感恩师尊点悟 重回正法路


【明慧网2005年12月22日】

(一)感谢恩师点悟

我98年开始修炼大法,在大法受迫害后,2000年逐渐脱离了大法。

2004年,由于情感问题我开始回想大法的法理,试图从法理中找到安慰。暑假的一天中午,我坐在床上,忽然看见硬币大小无色的法轮在我两眉处转过来又转过去,当时我感到很惊讶:我已经停修了5年,怎么还会看见法轮呢?(99年大法受迫害后有一段时间我经常见到同样的法轮在我两眉、手臂上转来转去。)我觉得不可能,没把这件事当一回事。不久后一天,我又在梦中听到师父的声音,接着我就醒过来。心想:这么多年了,师父还没把我丢下,我应该是个有缘人吧?但我还是不把这当一回事。再不久之后,我装了宽带,上网QQ没几次,就有功友加我为好友,给我传了一些真相资料和上动态网的网址,当时我也想到:应该是师父安排弟子来点化我吧。在脱离大法的这几年,我没接触过一个同修,没听到过有关大法的任何信息,甚至连《转法轮》的书名都想不起来了,更不知道人类有这么大的法洪传是为何,因此不懂得领会师父的慈悲点化。总之,悟性太差。每次看着动态网上的“明慧网”,我就想起两年前在公司上班时老板的警告:哪个上明慧网,公安局来找我麻烦的话,我就找你麻烦。因而,由于怕心我始终不敢点击。

接下来,我大病了一场。当我向医生描述我的病情时,她们大脑都不使用一下,就说我不可能会有什么问题,花钱做这样那样的检查都没有结果。每次花掉几百元钱买回来的药,吃了不但没效果,反而越来越严重,脸变得消瘦、干枯、发黑,上课站40分钟,腿酸冷得直发颤。再后来开始站着不行,坐着不行,躺着也不行,说不出的难受感觉。走路时更是痛苦万分,每一步都是挪着走,10分钟也走不完5米的路。每个月都等着发工资了,就去看病,钱花光了却越治越糟糕,我也越来越看不到希望。

一次我想,到医院看医生不能给我诊断是什么病,那我就到网上去看吧。当我看到自己的症状与“××癌症晚期”一样时,我忽然间象掉進了一个阴深的无底洞里,从此浸泡在伤心绝望的泪水中,不管是走路、上课还是做其它事时,每当想到自己的病,我的眼泪就抑制不住的往上涌。很多次自己一个人在屋里想到自己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夭折了,死亡的恐惧让我禁不住绝望、痛哭。出于求生的本能,我换了一家又一家医院,四处求医,耗尽了每一分钱都一无所获。我是追求完美的人,我觉得我应该有美好的未来,而命运却无情的摧残着我。不能象自己想象的那样生活,活着没有希望没有幸福,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于是跳楼、撞车、服毒、割脉,一次次的在我的脑中出现。刚好那时我母亲因农忙时劳累过度晕倒了没钱治病,我弟读书欠费,学校催交欠费1万多元(我供他读书)。我感到天塌下来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孤苦无助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我,我的眼泪经常象开着龙头的水一样的流。最后,我下定决心,我最后去这次医院,再不好我就等死,把钱留下来给我弟读书。

就在我要去医院那天早上,洗完脸照镜子时,我忽然发现那天我感觉很好,好象什么病也没有一样,觉得很奇怪。中午时分我才明白,是因为那天我将得到《转法轮》。

从此,我所有的病痛荡然无存,曾经的无限伤心、绝望、凄凉顷刻之间化作无限美好的平静、安详与幸福。死而复活,我感到自己时时刻刻都处在无边的幸福之中。

后来我才明白,在我远离大法的这5年中,师父一直都在看护着我,而且想办法让我一定重获这千万年等待的修炼机缘。只是,我很差劲。其实早在2003年我就看见过法轮,只是觉得不太可能。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身体的很多毛病:胆固醇偏高、头胀、鼻痛、腰痛、坐骨神经痛、肠胃炎、乳腺增生等毛病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无病一身轻,我感到生活变得很自在。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去表达师父的慈悲救度,只有任感恩的泪水一遍一遍的从生命的最深处不停的流。

(二)怕心导致大搜捕

从2004年11月从新走入大法后,我基本上只看过《转法轮》。大多数讲法、经文都没有看过,连对“旧势力”都不太清楚,对大法的认识还是99年7.20以前的状态。

2005年3月20日,在执著心的带动下,我去向我癌症晚期的姨妈洪法,希望大法能带给她最后一线生机。本来她一直住在医院的,偏偏在3月19日就出院了。医生告诉我她已出院后,我径直去了她家——广西区公安厅。当时只想着让她快点好起来,没多想什么,而且觉得是自己亲人,不会有什么的。

我表姐、表妹都是在中共党文化中成长的人,对中共迷得很深。我表姐对我下逐客令之后,我表妹蓝妍玲拿着我的资料向公安厅警卫举报了我,于是我被广西区公安厅610非法扣住,问讯后被非法带到南宁市新城派出所,在那里又一次被非法问讯。之后南宁市公安局610成员到新城派出所做笔录,当天夜里我就被宾阳县公安局610成员及校长带回。等到夜里1点多时,宾阳610成员钟良威、雷锋先、韦林等五人到我单位宿舍非法抄家,没收了我所有的大法资料及电脑主机(之前已没收我的U盘)。此后我就被列入重点由610成员钟良威、韦林及管政教的副校长程宗良负责监视。

开始时,几乎每个周末610成员韦林都开着他的车(桂F—0478警)到学校听取“汇报”,而恶人程宗良干活也很“尽心尽责”,经常伪善的刺探我的事,后向校长廖泉源、610汇报。在此事中,恶人马岳文说我不配合,曾想放我到监狱去。

当时我被非法抓捕时,我随身带有多份大法资料,其中主要有一张约600M的大法资料的光盘,里面有《九评》。当610成员问我光盘资料的来源时,我出于怕心,说是“网上下载”的。于是很快就导致了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被捕;使全国的同修不能正常上网了解大法的有关信息;使很多同修(包括常人)的电脑受到病毒、黑客的破坏;导致了本校曾经修炼大法的同事被列入了监视对象;导致了长期在外流离失所的年轻女弟子陈秋桂走在广西北海街上时被绑架入狱,她绝食出狱后,杳无音信至今;还导致了曾经带着我参加各种活动的同修蓝桂华被洗脑、转化。

(三)郑重声明

由于法没学好,当610问我问题时,我满心悲愤,回答了610的问题,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给大法与大法弟子带来严重损失的同时也给我自己的历史留下了可耻的一页。

其实早在2004年12月时师父就四次点化过我,而我都没明白,事发后才明白过来。开始由于怕心一直不敢暴露此事。

一天,想着旧势力给我的安排,想着我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下的错,想到此事给今后正法造成的干扰,我感到极度痛苦,趴到床上不敢面对现实。我回到书边,忽然从《转法轮》中散出一片带着“发表声明”的柔和的白光。我知道师父在点化我。

现在,我郑重声明:我曾经对邪恶所说的一切作废,所签的名、画的押作废。解体旧势力给的一切安排。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

当我被层层610非法扣住时,整个过程不惊不怕,心里很平静。由于几年没好好学法,因为我知道我今天的性命是师父赐予的,死而复活,还有机会拾回千万年等待的修炼机缘,我还有什么可怕的?我坚信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还有护法神,而且在3月18日早6点发正念时我看到了一些白白的物质,因此知道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整个过程我就是不时的发正念、背《论语》(背得并不熟,很多地方接不上)。当时我心里琢磨的问题是:这么多年了,很多法我都没有学,要是我進去了,不能学法怎么办?我还欠别人1300元钱,進去了就没办法还了,怎么办?

2005年7月份,同修蓝桂华(已被强制“转化”)叫我去她家。到当地后我打电话给她,她说40分钟后到公车终点站接我,但我到站后却不见人,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她我就径直去她家。当我敲开门时,她第一句话就说:“不好意思,我睡着了。”我说:“也许你不该去接我。”(当时她已被暴露。)回来那天,太阳很烈,本想下午再走的,想想算了,还是中午走比较好。结果我走后,下午610就把她带去洗脑了。

在回来的路上,途中需转公车,我在等车时思想遛了一会儿神,、忽然惊现一辆车载着5、6个警察来到了我前面,个个都盯着我看,我赶紧发正念,他们很快就消失了。到家后想打个电话给她报平安的,但一直拖着,结果拖了三个星期后打去,她第一句话就说:“我刚从学习班回来。”

她告诉我,现在正在搞全国性大洗脑。开始我心很不稳,但很快从法中坚定了正念。一天夜里,我梦见邪恶来带我去洗脑,它们叫我收拾东西。我很不甘心、很不情愿的翻着衣柜里的衣服,心想:就这样被它们带走了吗?我不能修大法了吗?想着想着,我突然横下心:不去!这一念发出,我随后就得到了一根筷子式的棍子,刚一指向邪恶就“噼里啪啦”的响,象烧鞭炮一样,一会儿就把邪恶炸死了;指向另一个邪恶又“噼里啪啦”的响,一会儿就把它们炸死炸逃了,我紧追逃跑的邪恶,把它们彻底的消灭。

我很清楚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但我一直没有走好自己的路,心里很惭愧。我知道师父一直都在保护着我,谢谢师父。我还是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把剩下的路走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