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所剩不多的时间


【明慧网2006年1月7日】我是95年开始修大法的,这十年的修炼中自己经历过很多磨难,走过不少弯路,在这第二届大陆弟子书面交流会之际,我把自己的一些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面对魔难

宇宙中旧的势力用它们变异的观念安排了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考验。这场考验对每个大法弟子来说都是严酷的。旧的势力随时都会给大法弟子安排一场意想不到的魔难。

我姐也是大法弟子,她快生孩子前我去照顾她。就在我姐要生产的前几天,我陪我妈上街,回家时我姐不在家,我以为她是出去办业务上的事。晚上做饭时,从她的呼机上接到一个陌生人名的传呼,大意是:我在朋友家,请放心。到晚饭后我姐老不回来,我才开始着急,打电话到处问同修也没问到她的下落。当时我感觉就象天塌下来似的。

晚上睡在床上我想到师父的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我才慢慢的冷静下来。我想到呼机上那条传呼可能是我姐发的,呼台小姐听错了名字,如果是那样她在外面还是安全的。

第二天早晨,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我姐夫,并且不同意他去找他在610的朋友帮忙找人的想法。我说我姐已经定了几号住院,到时候我们直接到医院找她,到中午后我们又接到我姐打来的传呼。全家人才放下心来,几天后我在医院见到我姐,才知道那天她去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她正念正行被放后,摆脱便衣跟踪,才打车到一个同修家。

在医院里我们又被邪恶盯上,到处都有便衣,我们一看带着孩子出走已不可能,只好回家。接下来我一出门就有人盯梢,邪恶想利用交电视费的名义搞到我的指纹和笔迹。被我识破,两天后我出去买东西,回来坐车时,过十字路口,看见在路旁相距不到30米就有两个交警,一辆中巴车就停在路旁不远处吆喝,我没警觉,上了车,我刚上车售票员就说:“有交警,快走吧!”我一看车上除了一个坐在后排的女孩外,其余几个都是盯梢的,都很紧张的看我,我很自然的走到后排和那个女孩坐一起,车开出不远又上来一个便衣,也很紧张的看我。我没理他们,开始背《心自明》“法度众生师导航……”可是干扰很大,背一点就断,我想我一定要背下来,就闭上眼一句一句努力背,刚背完睁开眼睛,就看见车开到一个路口,本来中巴车应该直行,现在却拐了一个弯向另一个方向开,我马上警觉起来,问:“这中巴车往哪里开?”售票员说:“你别急!”我反问她:“什么叫不急?”问完后车又拐一个弯开回原路。我看快到站了就说要下车,刚说完,那个坐在车门口盯梢的走到我旁边坐下,那个穿便衣的公安换到车门口的座位上,我没有害怕,顺着刹车的惯性走到车门口下了车。下车后,我明白今天如果不是师父的呵护,我要有一点怕心或其它不好的念头,就会被邪恶绑架。

我在被盯梢后,主要利用出去办事的时间跟认识的人讲真相,我找自己为什么敢面对面的讲真相,而不敢去发真相资料,我找到自己有怕被邪恶抓到证据的心。有一天晚上我在打坐时想到:如果我要是发真相资料时被发现了,我就善意的跟他讲,你拿你领的这些钱去做点好事该多好。刚这样一想,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向周围放光,威力无比,可以去消灭一切邪恶,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我明白了佛法神通的伟大意义。从那以后我出门去讲真相,发资料,从一栋楼走到另一栋楼,再也没有被盯梢的感觉,就这样我靠着正念正行破除了旧势力安排的这个巨难。

2003年萨斯病期间,由于自己怕更多的人被淘汰,情起来了,着急的心也起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绑架,并被搜走了所有的真相资料。在被抓之前,我完整的看了《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就记住师父说:“正念足就能否定它”。

在看守所里警察提审我时,我明确告诉他:“如果你就我的案子问我什么,我没什么可说的,如果你把我当成朋友我可以跟你谈大法真相。”谈完后提审的警察挺高兴的,我知道又一个人明白了真相。

我刚被抓就开始绝食,看守所的警察怕送我上医院自己染上萨斯病,就把我送回原籍继续关押。在被送回原籍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在野外有一个污水处理系统,大概有十几米长,里面被一格格的隔开,一股黑色的污水被放進这个处理系统,每经过一格就干净一点,每经过一格就清亮一点,到最后一格就完全净化下来,里面长出无数的小鱼。后来我又梦见我们给一个人献上一束鲜花,那个人又用我们送的鲜花加上其它的花扎成一个比人还高的大花篮,又回赠给我们,我在梦里正欣赏花篮时梦醒了。醒来后我悟到我原来的生命就象那放出的黑水一样被污染了,经过修炼后被一点一点的净化,最后净化到可以有自己的众生。后一个梦是师父点化我,我用正念正行给师父献上了最好的礼物,师父将用更大的礼物回报于我,鼓励我做得更好。

回原籍后我继续绝食,并写下十几页的讲真相资料,办案的警察看后也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在我被送劳教之前,有个警察扔下一句话:“你能救别人,你救得了自己吗?”我被送劳教所的当天,因为在看守所多次绝食被劳教所退回。邪恶没有办法只好把我放回家。

《九评》出来以后,我去以前去过几次的地方发《九评》的真相资料。我直接上到六楼在墙上贴了两份,等下到五楼,被看门的人给截住,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上到六楼把我贴的两份真相资料揭下来,让我跟他一起到收发室。在路上我想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到收发室他问我干这个拿多少钱,我说我们不拿钱,是自己掏钱在做,并给他讲大法和《九评》的真相,把自己带的《九评》留给他看,讲完后发正念堂堂正正的离开了。

二、修去对情的执著

我修炼中遇到的最大、最难过的一关是情关。我修炼之前在感情上遭受很大的挫折,是带着对情强烈的执著走進大法修炼的。刚开始每天炼完功,回家就看电视,倒不是因为电视好看,而是因为心里难受,用看电视来消磨时间,其间师父用梦点化我,我当时也没有悟到,大约隔了半年多的时间,才明白自己已经修炼了,要放下对情的执著,心情才逐渐的好起来。

虽然明白了,可真正情上来时,关还是很难过,我因此在修炼出现五次炼功招魔,听到声音,每次几乎都是在要不要修大法之间做出选择,都是一场生与死的抉择。

我第二次听到声音时是在99年7月20日之后,当时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我想到修炼简直太难了。我一旦觉得自己修不成,就退回去做个好人,等稍微缓过来劲来,我又觉得能修下去。

我第五次听到声音醒悟过来以后,在学《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时,我悟到自己以前在无明的转生中曾经和旧势力签过约,答应旧势力从情这方面来考验自己,所以旧势力不肯轻易放手,但师父讲了正念足就能否定它。后来每次感情上来,在心里翻腾时我就强烈的排斥它。渐渐的情的干扰越来越小,我也曾在同修面前感叹我这一生什么都没有,同修告诉我得了法就是最幸运的。随着修炼,我越来越明白就是为得法而来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三、关于学法

我对学法有一个逐渐的认识过程。刚开始修炼每天炼功,很少时间学法,所以一直泡在情中出不来,后来《法轮大法义解》出来,师父让学员多学法,我就想师父让学法就学吧,也没有很用心,从法中悟到的法理也很少。

2000年,我到天安门被抓后,关在驻京办事处的时候,连一篇完整的经文都背不下来,那时候就后悔以前没好好学法,出来后有时间就学法,但当时由于情不去,不能很好的把学法与修心结合起来,也没有觉得学法对修炼的重大意义。

我在第三次炼功招魔听到声音之后,冷静下来真正感到学法对修炼的指导作用,开始用心学法。我那时帮我姐带孩子,每天还要买菜做饭,学法炼功的时间很有限,我就利用做家务活的时间听讲法磁带,减少睡眠时间挤时间来看书,这样大法的内涵一步一步的展现出来,就象师父说的:“有人真的看到了大法的法理”(《走向圆满》。

现在已经到修炼的最后阶段,我一定要珍惜这所剩不多的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