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师父的大法弟子真的很幸福


【明慧网2006年1月1日】看到了第二期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文章后,我从内心感到了自己的差距,虽然自己的稿件并没有发表,但知道了这种差距后带给我的反省和领悟及帮助是很大的,这次仅仅抱着平常心想写一下自己修炼路上的一些点滴体悟与同修交流,希望同修间互相扶持,走正剩下的路。

自从大法被迫害开始,也就是我刚刚懂事开始我都没有和妈妈在一起生活过(妈妈是同修,因去北京上访和坚持走出来讲真相在公安局工作的爸爸受不了而被迫离婚)。面对当公安的爸爸和花枝招展的继母,在被迫害下被拆散的家庭,虽然我抱着坚定修炼,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信念,但有个心中的根一直都没有深挖,导致有时矛盾激化令我感到痛苦不堪。爸爸受党文化影响很深,所以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命令、审问交加,所以我以前特别怕他,又讨厌他。尽管我可怜他的生命,一次次的告诫自己我是他将来能否得救的唯一希望,但家庭环境仍然非常紧张。尽管比以前好多了,但继母给我的生活费非常稀少,根本不够用,还常常在我面前哭穷,一跟她要钱马上变脸,而我知道妈妈给我留下的钱足够我的生活费及学费。这一切也使我感到非常痛苦。

我知道自己有太多的执著,所以感到痛苦时都能冷静之后静静的学法,不断压制心中的不平和生活中的无奈。因为我坚信只要我做的正,一切都会善解。可是说起来容易,因为当时没有摆脱“因为我坚修大法所以似乎是被迫害的对象”的阴影,因此似乎在家里我是在乞讨生活,十分被动。这种被恐怖笼罩的家庭中我也就潜移默化的变的小心翼翼,几乎不说话,也不愿意听他们说的情欲满身的人话,我真的感觉到了十分疲劳。当我清醒过来或者跟同修妈妈切磋之后那种慈悲能化一切的正念一次次的助我改善环境,可并不能完全改变,我一直苦恼问题出在哪里,也不只一次的哭着求师父如何更好的善解这些生命,弟子真的想做好……。

直到假期,因家里突然装修,我就阴差阳错的跟妈妈住在一起了。妈妈住的地方条件比较差,因象妈妈一样的同修都在省吃俭用一心救度众生,所以生活十分清贫。在这其中我发现了自己的执著于人间物质享受的心。例如不能经常回家换衣服(我对衣着有执著)这方面的欲望得不到满足,甚至生出了一丝伤心,导致心不在焉、不耐烦、想发脾气。妈妈很了解我,马上就看出来了,并告诫我这种心都是要去掉的。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么舍不得这些东西,将来圆满了这些难道还要带走吗?这种心不去何谓修炼?再想到那么多被迫流离失所的同修,我心淡了,这点算什么,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能放的下!在妈妈的帮助下我畅通无阻的学法、炼功,那种身心上的舒适与坦然无法言表。可我内心中总有一种顾虑,那就是我一直有点害怕妈妈的关心,心里很想跟妈妈亲近,但表面上强制自己,我们是同修,应当放下这种情,因为我把亲情当作了情,由于长期被拆散,现在又是正法时期,所以我怕。怕什么?我怕万一我们之间有情,那是要被迫害的,而妈妈肩负着资料点的工作,所以这种顾虑一直困扰着我,我觉的很痛苦。我知道又有问题暴露了必须给它曝光。

我跟妈妈如实的谈了我的想法。妈妈说了一些话,令我震惊。妈妈说:母女之间的这种血缘是上天安排给人的,是最亲最真的感情,是与生俱来的缘份,这是生命的本性啊,再加上我们是同修,所以更亲,不是吗?要不是这场迫害,我们本应在一起,妈妈有责任抚养和爱护女儿的,可现在你把连天生的这种母女关系都视为情要远离,这多变异呀。当初在梦中得到点化师父让我好好带你,这也是妈妈的责任。修炼人应当“顺其自然” ,不要怕这怕那,更何况我们五年多没在一起,这一次是师尊慈悲于我们,给了我们母女团聚的短暂的机会,妈妈真的知足了,妈妈真的很珍惜。听了这一席话,我的又一根深蒂固的执著去掉了。我认清了这是怕心作怪,旧势力黑手在作怪,它看不得我们彼此之间更精進。这一把握,心就不再闹了,真是邪恶最怕曝光。

过些天房子装修完了到了回家的时候了,心中毫无牵挂,因为我和妈妈心连心,无论身在何处。

刚到家的那一天,一進门一股“陌生”的寒气扑面而来,一切都很陌生——包括爸爸和继母。要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收拾东西回想着当继母看到我回家后的冷冰冰的笑容和现在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欢声笑语,我在嘀咕着,这一切全都是假象,无论他们对我多不好,那也是邪恶的操控所致,就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好让他们全部被淘汰,不是吗?

师父说过大法弟子才是风流主,我们说了算,我一定能改变这一切。我打开门坐到了饭桌前,也生平第一次的真心夸奖继母一手的好手艺,闲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讲述着在学校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爸爸笑了……继母也笑了,那一刻我真的体会到了那种冷冰冰被邪恶操控假面具一旦解体,展现的是善良而真实的生命……他们说我一回家马上就不一样了,有了我才有了笑容。吃完饭我一如既往的帮着收拾碗筷并抢着做家务。因这一次我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了,我是真心的想为他们好,也真心的第一次把他们当作家人去对待,把我当成了这个家的一份子,而我以前什么都不闻不问的。灰暗的冰窖开始慢慢熔化,开始填充着色彩,化成一副暖洋洋的画面。

这一刻我才明白以前为什么总是圆容不好,是因为我一直想着他们是使妈妈和我被迫害的一份子,所以我恨他们,这一恨,让我吓一跳,多么可怕的物质啊!怎能生出慈悲来呢!

我感谢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温暖教育,师尊以安排跟妈妈住的形式让我体会到了宽容、慈悲和如何对家人的关心,如何做一个称职的女儿,我太感激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让我更加成熟,并看到了自己无数的根本执著。

在不断的认清和清除根本执著的过程中完全改变了我是被动的这一局面,为他们好,他们是知道的,我也在一直坚持每晚8、9点钟清除他们背后阻碍他们了解真相、同化大法、认清邪党本质的邪恶因素,应该带给他们新的正的文化,我就得以身作则。随着邪恶的减少,我知道他们在改变着……

突然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学校高年级的学长了,他跟我表白。可现实中我们并不认识,但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难道他跟我有缘,是让我跟他讲真相?随着好奇心,我开始注意他,经过几天的认识再加上执著心被放大,原来我一直在心中向往着的常人间所谓的美好“爱情”的人心被滋养,一旦被钻空子后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却一下子失去了理智,掉進情中不能自拔,糊里糊涂的表露了心愿,并没有得到答复,这一下我才清醒过来,后悔的感觉直逼心头,知道后悔没用,应当赶紧学法。我想既然事已至此,我应该把握机会跟他讲真相。

经过几次谈话,从他那得到的讯息是:他很自私、骄傲、并崇尚看邪党文物。我一谈到大法,马上被他打断,说什么有时间管闲事,不如用心于专业不更好之类的话,我无语了,我重重的受了一个教训。自己不正,怎么正人?他说的话是邪恶说的不是本性,是由于我选择这种身份的登场反而害了他。我很难过,当即马上意识到了——人怎能配我?对于人还有什么奢望吗?一下子变得很坦然,我做错了,我能做的就是回家静心学法,看同修交流文章。我心中一念,我做的正,该他了解真相的时候会了解的。这一刻我只能求师父原谅因自己没做好而给众生带来的障碍,并给予善解。

过了几天,同修A说你没事吧?前些天连续做你的梦,梦见你在苦海中拼命挣扎,你的世界暗淡无光,你不停的对我说:“帮帮我!”我听罢,感慨万分,我告诉了A所有的经过,我补充到“其实我不想告诉你来着,怕你责怪我,但我发现这不也是要去的心吗?曝光解体一切邪恶才是我们应该有的状态。”

我知道即刻起这不正的物质因素已经在另外空间被解体了。可没想到当写这篇文章时,又有些顾虑,心想这种事情不写也罢,多丢人呐。我立即纠正这不是丢人的问题,这是我必须正视的,邪恶怕曝光,写出来的过程也是去掉它的过程,也希望给跟我一样在这方面需要帮助的同修做个参考,为的是更加正念正行并认清人神之分。让我体悟最深的还有A做的那个梦,在这里看上去没有那么严重,可在另外空间却带来了世界的暗淡无光,多可怕呀!我真的决心不再被人心带动,我肩负着太重的使命,我得为我世界里的众生负责,也不能再让师父为我操心了。

漫漫修炼路,磕磕碰碰,有过无奈、有过信心、有过执著、有过精進、有过失落、有过后悔、有过欣慰。但由于师父的保护和安排,让我走过来了,我体悟到师父是永远相信弟子的,当师父的大法弟子真的很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