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孩子的任性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1月9日】家中有两个大法小弟子,与我一同修炼大法近四年。孩子在这几年来都能自己独立学法炼功,修炼状态还不错,惟独缺少比学比修的环境,有时候会出现常人的安逸心。大女儿个性温和,比较不需要我操心;小女儿聪明有主见,但个性倔强这点较让我伤脑筋。

随着修炼后对法理有较深入的领悟,我懂得要用“真善忍”来引导孩子,尤其到近一段时间几乎是很少打骂孩子,遇到事情尽量用交流的方式来取代责备。可是小女儿似乎不领情,越来越不像话,时不时就顶撞我。我开始产生疑问“爱的教育”真的管用吗?是不是要像古人所说的“棒子底下出孝子”才管用呢?

昨天小女儿又为了我要带她们去剪头发闹情绪,别扭起来简直是不可理喻。这段期间,当她做错事我经常和颜悦色的劝告,但似乎是不管用,我总不能再坐视她任性下去了,于是采取适当的体罚方式来制止她的行为。

从法理上理解:我觉的自己是不应该打孩子,我们修真善忍,日常一言一行都应该符合真善忍,体罚孩子似乎不太符合法理。

我问自己为什么孩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使性子,究竟我那里有漏还没有修好以致她用这种方式来对待我。几天前,我内找后觉的自己心性上应该没有问题,我认为是孩子在修炼过程中也有顽固的执著心要去,我试着从孩子身上着手,告诉她不要和魔为伍,要分清楚那顽固的执著心不是自己,不承认它、否定它,并且告诉她要听师父的话去执著,也要听妈妈的话。

隔天孩子似乎乖了一些。到昨天孩子又开始任性了,我觉的自己已无计可施了,只好用体罚的方式警告她以后不许再使性子。我认为打孩子不是好办法,只能暂时去她的魔性,并不是根本解决之道。因此,我心里也不能平静,总觉的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为什么孩子不对先生使性子只是冲着我来?用人心看待:我会认为是先生较严肃,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少,孩子每天和我在一起,没有距离,才敢没大没小的顶撞。

我觉的修炼人会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不应该用人心去看待孩子吵闹的问题,应该从法理上去领悟。也许是我有向内找想要把事情做好的愿望,瞬间,我脑海里浮现一幅景象:小时候我经常看到母亲对奶奶顶嘴,我也耳濡目染经常给母亲顶嘴,我的孩子也看到了此一景象,有样没样的把它学起来了,这是从人的这层理来看。从法理上去悟:我觉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否则就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根基”一节中说:“而黑色物质就是做坏事,做不好的事情所产生的,它是业力。它有这样一个转化过程,同时,它还有一个携带关系。因为它直接跟着元神走,不是一生一世的东西,是一个久远年代积累下的。所以讲积业、积德,而且祖辈也可以往下积。我有的时候想起中国古人或者老人说:祖上积德,或者是积德、缺德,那话说的怎么那么对,真是非常对的。”

后来又让我联想到:在修炼之前,我不只会和我母亲也会和我婆婆顶嘴,开始修炼后这些业力都得偿还。而且我觉的孩子的表现与“祖辈的业力”往下积也有关系,说白了孩子也是在帮我提高心性及让我消减业力。

修炼以后所发生的事都是有缘由的:如果我以前没有顶撞长辈,现在孩子也许不会顶撞我,其实这也是一种因果关系,过去曾经造的口业,现在孩子也在帮我承担、让我偿还。这些因缘关系,只要我们能在法上认识提高上来,终将会善解的。

师父讲:“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当然,也许孩子的任性有其它方面的原因,也许自己在做师父教我们的三件事方面有需要提高的地方,比如和孩子一起学法,向民众讲真相,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等方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