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打开家人心结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我的老伴是一个退了休的学校校长,业务很棒,但一生不入团也不入党。邪党的几次政治运动使他吃尽了苦头。八十年代,在做了中学教导主任和校长时,别人把入党申请书替他写好,让他签个名交上去,就是走个手续马上就批。他婉言谢绝,坚决不入。他和我说他早就把××党看透了,坚决不入那玩意。按理说这样一个人,该好救吧,其实也不然,下面把打开他心结的过程谈一下。

我97年得法,在个人修炼阶段,老伴因看到我身体的变化,非常认可大法的神奇,也非常支持我天天不着家到处洪法。走入证法修炼阶段后,4.25我去北京、7.20去省政府证实法,被第一批拘留迫害,因我是干了一辈子的教师工作退休的,学生又多,知道的人多,这爆炸性的新闻一下把他击垮了,尤其在他认为一生与他毫不相干的“监狱”一词,使他无法接受。他几天来不吃不喝,也不睡,整天在外面走。从此他一反常态,对我修炼非常反对,并说修来修去,修到“监狱”去了,从古到今哪门哪派有这样修的?

当然,对于不修大法的人,他们怎么会理解呀。你一句话两句话又说不明白。但无论他怎么阻拦,凭着我对师对法的坚信,一直坚定不移的往前走。有时闹翻了天,我明确告诉他,我什么都可以放下,绝对不能放弃大法修炼,我就是一修到底。就这样他也没有办法,也只好默认了。他告诉我在家学炼都行,千万不能出去,也别和其他炼功人联系。从此我就偷偷的和同修做着证实大法的事。

有一天,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提到:我们天天想着出去救度世人,自己的家人和我们更有缘份,我们也应该救啊!起初我一点信心也没有,说他就是不可救要那伙的,该讲的也讲了,大法书也有,真相资料也全,摆在他身边不看不理,怨谁呀。反正我机会也给你了,你自己不要,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们应该也放下这个“情”。后来随着修炼的不断提高,从法中悟到:这哪是放情,这分明是不善!得救他。

于是我又尝试着把真相资料放在他容易接触到的地方,心想,只要他能看,慢慢会明白真相的,他还真无意的拿起来看了。可是时间不长,有一次一份关于“江××腿坏了”的外界资料让他看到了,恰巧那几天“江××”天天在电视上出现,这下坏了,从此真相资料一点不看了,有时还说些不该说的话。这下我真有些失去信心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想去救他的事了,似乎对他放弃了,心想真是不可度。我越有这个心,邪魔控制他越厉害,越让他表现出对讲真相的不理解,最后有一次他知道我和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后和我大闹一场。

过后找自己,发现我给他讲真相心不纯,不是真心救他,我想的是:他明白真相了,省得以后总干扰我出去讲真相,他不管我我就随便了。抱着一个为我的私心。随着不断的学法,在讲真相救世人的过程中,觉得在给别人讲真相和给他讲真相时心情不一样,对别人可有耐心了,对他两句话说出去他再不理解就火了,不想和他说了,随他去好了。仔细一挖根,是我对他的亲情太重了,对他产生了气恨心,还有急于求成的心。以前总认为他如何如何,其实是我的心促成的。

悟到这我发自内心想救他。我理解到几年来他为我承受的太多,是邪恶势力害他。当初他也曾手捧精装《转法轮》爱不释手,读一遍又一遍。是邪恶势力造成的迫害形势使他放弃修炼,又使他在刚想回头重新认识大法时,看了那份不妥当的资料。想到这,对他没有了恨,反而感到他太可怜了,他也是得了法的,他也应该是大法弟子呀!我现在才明白,不是太晚了吗?我求师父加持我,清除他背后阻碍他回到法中来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必须救他!

有这一念,师父和大法就给我智慧了。我和修炼的女儿商量,买了一台VCD。老伴说:买那有啥用?电视那么多频道还不够看哪!女儿说:“你看电视剧时,省得一集一集的看着急,租个碟想看多少看多少。”他没出声。于是我们天天发正念,清除他空间场的邪恶干扰。

有一天我选了一些和实证科学有联系的光盘,对他说:“电视整天你一个人把着,这会有点空,我也用一下电视。”他说“你用吧。”我假装不会用VCD,让他帮我放出来。这样无意中他也跟着看,看着看着他也坐下来很认真的看起来了。边看边说这个讲的有道理。第一个光盘内容是玛雅预言、太极和一个美国科学家谈人类科学和宇宙规律的联系。就这样,在他不用电视时,放真相光盘。第二个光盘是“谁是新中国”。他边看边说:“说的真对,这才是实事求是的真实评价。××党尽说谎骗老百姓。”

有了这个基础,接着一次我放“九评”。他看的还直来劲。边看边赞不绝口,写的真好,太有水平了,真是人才。就这样,我又放了“风雨天地行”、“天安门自焚伪案”、“六四”、“九评研讨会”等。对一个不看真相资料的人,光盘打开了他的心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这对他在认识上真是一个飞跃。他真的得救了。

我想,师父慈悲,开了个好头,还应让他看师父的法,不更能彻底打开他的心结吗?有了这个想法,师父又给我安排机会了。有一次他眼睛碰了一下,让我给他上眼药,上完他躺在那,我说你也不能看电视,我给你念一段法吧,我念了一段又一段,他听着不出声。我想,不出声就是接受。几次上眼药,都这样念。有一次他说:“不用念了,放那一会我自己看。”起来后,他把《北美巡回讲法》一气看完了。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他真的变了。再提到师父时都用尊敬的口吻。同修来找我或我去找同修,也不阻拦了,并且表示热情招待。

但是认识还真的需要一个过程。他隐隐约约知道我在做证实法的事。在这个严峻的邪恶迫害形势下,他很担心我,就告诉我:“你修炼我不反对,但别太多人聚会,自己的身份应该明白,出事了都得你兜着。”就这样,我只要和他在一起,有聚会场合讲真相,他总是在一边插话换个话题。于是有他在,我讲真相时,他又成了阻碍了。我想这状态不对,得冲过去。有一次他说:“不管什么场合见谁都让退党是不是太过份了?”我说救人心急呀。他说:“你们修炼好就自己修,总发资料挂条幅有什么用啊?”我说:“那不是救人吗?越好的东西越不能只自己得到就算了,越应该告诉别人,都在家自己修,谁救你们哪?”他说“挂条幅就救人了?”

我说:“这是师父最大的慈悲,对有些人,连救他的资料都不想看,我师父还给他最后的机会,只要有正念,不反对大法,记住‘法轮大法好’几个字,你就远离灾难得救了。多大的慈悲呀!人真是难救,你救他,还说你这么做不对,那么做不对,真象我们师父说的:‘好比一个人掉在水里,你去救他,他说你不能用手救我,得用一个我喜欢的船救我’。”听完他扑哧笑了,说“可也是”。我感觉这个心结又打开了。

最近有几次同学聚会,我都在他面前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劝三退,他也不阻拦我了。有时还帮腔。

感谢伟大、慈悲的师尊,让我闯过了给亲人讲真相的这一关。使他也得到了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