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恶梦 走出亲情的“心牢”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一直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虽遇几次危险,但总能化险为夷。几次邪恶势力想抓我,都被我全盘否定了。

今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自己误走到一个地方,因想母亲等我回家,我开车,避开一次恶意撞车事故。回到家,又返回去找儿子,我和许多人被关在一个邪恶的集中营,里面很恐怖、很肮脏,被关的人随时都会被在饭中下迷药,吃了那些东西就会被拉出去摘掉内脏而被杀害。我在想办法,让大家一起从魔窟中突围。这时邪恶欲对我下手,一个“厨师”模样的恶人,端着炒瓢,强迫我吃饭。我意识到那里面放着迷药,我不吃,我担心别人吃了就没命了。我一把抓住“厨师”,重重的打“厨师”的头,“厨师”不动了,我从梦中惊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回想着“恶梦”,首先想到:不要这样的邪恶考验,我是不会去那种鬼地方的,我只走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

从梦中,我悟到:“牢笼”有两种,一种是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监狱、集中营有形之牢,一种是执著于名、利、情等无形之牢“心牢”。

我虽然没有被关進过有形之牢,但由于执著于亲情,执著对母亲、儿子之情,在所有讲真相过程中,给他们俩讲真相,效果最差,相反给不认识的人、给其他亲朋好友讲真相,由于没有对亲情的执著,或者有对亲情的执著但慢慢已修掉,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师尊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一文中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原来恶梦是点化我太执著亲情了,以至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执著于亲情,就象喝了“迷药”一样,陷在情迷中,讲真相效果当然不好。

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有一些人对家里的人讲真相总是做不好,是因为你做的不对头。一个是你不知道他误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你不清楚。再一个呢就是大家跟家里人讲真相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家里人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而不是当作要救度的众生。你是个修炼的人,你是超越于常人的,你知道这一世你们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你知道她这辈子是你妻子,下辈子说不定给谁当妻子?这一辈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辈子他是谁的孩子?

作为修炼人都应该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了,不能陷在常人亲戚的这个观念中。要把他作为一个众生、和大家一样的众生去救度,你去做工作的时候效果就不一样,保证是这样。你先别把他当作你的亲人,你把他当作你要救度的一个对像跟他去讲那就不一样。其实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也知道,我这辈子和你是一家人,下辈子我会和别人成为一家人,他生命的本质是知道的。可是你真的用正念、救度他的时候,他的真念是分的清楚的,也不会陷在常人的情中了。”

师尊的《洛杉矶市讲法》刚在明慧网上发表,我就认真的学了两遍,已经认识到:不能陷在常人亲戚的观念中,告诫自己把亲人当作要救度的一个世人。在过去很难给父亲、弟弟讲清真相的情况下,讲清了真相,他们都在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母亲生病住院期间,弟弟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避免了重大医疗事故在母亲身上发生。

父亲因便血在医院检查,父亲一直担心可能是恶性肿瘤。我给父亲讲许多绝症病人因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起死回生的例子和水结晶的故事,希望父亲默念,以减轻痛苦,父亲只说了两个字:“迷信”,并怀疑我怕麻烦,不想在他住院期间陪侍他。我在工作非常忙的情况下,请假陪侍他。检查结果是良性肿瘤,得做手术,手术前大夫说:“手术后要住10天医院,才能出院。”父亲因过份相信医学,手术过程中忍受了许多痛苦,术后通气、排尿困难,父亲过去做手术后排尿很痛苦。这时我想要救他就把他当作我要救度的众生之一,我一直在发正念清理他身上的邪恶因素,在他身边给他念《转法轮》,全盘否定旧势力对父亲的邪恶安排。我对父亲说试一试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即使您不相信,又不损失什么。父亲终于点点头,同意默念。果然一试就灵,父亲一会就通气、排尿,原定住10天医院,只住了两天就出院了。

父亲的一位老朋友因脑积水,住在同一家医院,父亲手术前去看望他的老朋友,老朋友已认不出他是谁,父亲说他的老朋友没有救了,只是时间长短问题,父亲很悲伤。我跟父亲说,我去看看这位伯伯,让这位伯伯也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如果他肯默念,就会发生奇迹;如果他不肯默念,也不损失什么。父亲同意我去帮助这位伯伯。

到了伯伯住的病房,我向伯伯和伯母讲真相。伯母是一位医生,所有能用的医疗方法她都用尽了,她已无能为力。我一到病房,许多天不认识人、不会说话的伯伯认出了我,并和我说话。我给伯伯、伯母讲父亲、弟弟默念大法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故事。我问伯母愿不愿意试一试这种不花钱、简便的办法,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她每天都在默念‘佛主保佑’,愿意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送给她一张护身符,告诉她默念时一定要虔诚,并答应送给她一本《转法轮》书。临走时伯母非常感谢我,拥抱了我。当我再次去病院送《转法轮》书时,病人已经好多了,病人的家属都很开心,我告诉伯母看《转法轮》的方法:只要有时间就一字不拉的给伯伯念。

我父亲听了我讲伯伯、伯母和家人的情况,他会心的笑了。

过去要把真相卡片、传单、光盘送给两个妹妹和其他亲友,怕他们反感,都是乘他们不注意,偷偷放在他们的包里、家里,搞得自己做善事像小偷一样。当我把妹妹们当作众生的一员,在陪侍父亲做手术时,当面给她们《2006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她们都高兴的抢着要。是我自己受亲情“心牢”的束缚,影响了讲真相的效果。

我执著于亲情,讲真相效果就差;放下对亲情的执著,讲真相效果就好。恶梦使我惊醒,我一定要放下常人亲戚的观念,走出亲情的“心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