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其实很长时间我就想把修炼心得体会写出来,可总觉得自己文化低,写不好,天天看明慧网,我就想,大法是圆容的,有那么多同修都为明慧投稿,我也是大法的一份子,如果人人都象我这么想,那怎么去圆容明慧呢?今天我终天提起笔把我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享。

我是一九九九年农历二月开始看《转法轮》的。修炼前我从头到脚都是病:高血压、冠心病、头痛、颈椎病、手麻抽筋、关节骨质增生,手上打封闭针打了五年,胃病严重时,吐起来七八天汤水不進,真是生不如死,常年打针吃药,全年的收入都不够医药费。

我刚看书学法时,就觉的书上说的这么好,这么有道理,越看越舍不得放下,觉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溶在我的细胞里。这时我感到身体一身轻,于是把从前买的药都不要了。

修炼大法不长时间,我就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梦见一个老人坐在我身旁,穿着古代的衣服。我的身边围着一圈虫子,老人把虫子一个个的抓在手里,我醒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把不好的东西都拿掉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打压法轮功,我想这功法这么好怎么就不让炼呢?后来我悟到打压正的就一定是邪的。二零零零年五月初八,我和一个同修去北京正法,讲真相,回来后儿女不理解,更有怕心,看管着我,说我再炼再去北京、发传单,儿女的工作就会受牵连,我也有怕心表现出来。一次,同修晚上十点打电话让我在某楼下接真相传单,我很害怕,我说不去,放下电话马上知道自己错了,生自己的气,气的浑身哆嗦,一夜都没睡,心想从今以后我一定修去怕心,跟上正法進程。

二零零零年第一次讲真相发传单,我约一个同修晚上去外村去做,我在村头等她,等很长时间也没来,我想她可能走不出来,于是决定自己去,我回到家告诉老伴(常人)后就独自一人上路了,走不远,老伴觉的我是六十多岁的人,路不熟不放心,就跟着来了。我一路上跌跌撞撞摔倒好几次,膝盖磕破了继续往前走,过了河,到一个村子,很顺利的做完了,由于师父的加持,一点儿没害怕,心里很踏实。

一次我去外地讲真相,同修嫌我走的慢,不让我去,我想人家不让去就不去这不是求安逸心吗?我一定要去。当时是冬天,大雪封山,路上的雪足有膝盖深,我们走了五个村子,回来的路上经过一条结冰的河,我的一条腿突然踩塌冰面,陷進刺骨的冰水里,在同修的搀扶下我们一点点探着冰面向前爬去,这时,我想起师父的《神路难》:“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回到家已是凌晨三点多,鞋冻在脚上脱不下来了,袖口裤脚都是冰,可我们不觉的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