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里的老年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5月4日】04年,我们地区的一个技术方面的协调人被邪恶非法抓捕后,牵连到他提供技术支持的下面几个资料点,致使一段时间内这个地区真相资料短缺。当我们对自身的修炼中的漏洞進行深刻反思的同时,我们也進一步认识到让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必要性。

当时曾试图找些较年轻的同修承担这项工作,但因条件不成熟而不得不放弃。而后,在我们从新组建资料点和建立新的家庭资料点的过程中,我们地区的老年大法弟子在其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他们不等不靠,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克服重重困难,不但使原来的资料点从新运转起来,并又建立起两个家庭资料点。

作为修炼人我们所遇到的一切事都有我们修炼的因素在里面,组建资料点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几位老年大法弟子遇事都能主动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执著,他们的坚定和正信破除了旧势力的重重阻力,保证了资料点的顺利建立和运行。(以下都是化名)

芳姨

芳姨约有六十五、六岁了,一直非常精進的做着三件事。她负责她们那一片地区的资料传递工作。我们资料点做出来的真相资料有大部份是被她取走的。

资料点被破坏后,芳姨焦急万分,多次尝试在她们那一片建立个新的资料点,为此曾找过几个较年轻的同修,但都因种种主、客观的原因而落空,如有怕心,或家人不支持、工作忙等。几次失败之后,芳姨并没有抱怨和指责他人,她悟到:我为什么总想找年轻人做资料呢,是不是认为他们年轻、学技术快?这不也是一种依赖心吗?一种在常人中形成的固有观念吗?修炼是超常的,修炼中的人不分年老还是年轻,也不分在常人中的知识水平的高低,只要按照大法去做,只要心性到位,悟到这层法理,大法就能展现其殊胜的一面。人家握锄把的手、还有朝鲜族老大妈都能建资料点,我为什么不自己建一个,还等什么靠什么呢?

说干就干,在懂技术的同修的支持下,芳姨买来了一体机,由下载资料的同修负责提供各种资料的稿样,这样芳姨的资料点就建立起来了,解决了她那一片六、七十位同修的资料供应问题。从此,各种真相资料源源不断的从芳姨的机器里印出来:《明慧周报》、各种讲真相的小册子、《九评》等等,为她们那一片大法弟子讲真相提供了充足的资料。尤其是《九评》推出后,单靠原先的资料点已根本无法提供那么巨大的《九评》需要量,此时芳姨的资料点更凸现出了它不可或缺的作用。

芳姨的资料点也是冲破了重重阻力才建立起来的。首先是来自家庭的阻力。99年“7.20”后,芳姨曾被非法关押过两次,之后她成了街道和派出所的重点监管对象,老伴和儿女都为她担惊受怕。但芳姨的资料点是经过了理智的思考,对安全因素進行过冷静的分析才建立起来的。随着邪恶因素被清除得越来越多,世人对大法的态度也在发生着明显的转变,她的家人也是一样。当然家庭条件的变化与芳姨的正念正行是密不可分的。开始时,芳姨做资料都要等儿女上班、老伴上午到老年活动中心后自己悄悄的做。随着不断的对家人讲真相,加上自己的正念正行,芳姨的家人对大法的态度也悄然发生了变化,由起初的同情到后来的理解,進而到现在的默默支持。偶尔子女回家碰到母亲在做资料,他们就开玩笑说,“哟,妈,您的地下工厂又开工了?”《九评》出来后,芳姨的机器更是忙个不停,现在家里人有时还主动帮她买纸张等耗材。

其次,还有技术上的难度。芳姨文化程度也不高,而她所用的一体机的操作键和显示屏都是英文设置。虽然芳姨没有多说什么,但可以想象芳姨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克服了多少困难,有技术上的,也有心理上的。现在芳姨还学会了拆开硒鼓灌粉了呢。在困难中,时时刻刻都以一个修炼人的角度出发去看问题。出现问题先向内找,大多数的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有一些芳姨和机器之间发生的神奇故事,因为打印机已成为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法器了。这类故事明慧网上已登载了许多,这里不再赘述。

在芳姨自己做资料之前,她们那一片有一户全家都是大法弟子,每次无论芳姨拿回去多少真相资料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够,他们只好以手写标贴的方式讲真相。芳姨主动帮助联系懂技术的同修,根据他们家的情况买了台一体机。当看着从机器嘴里接连不断的吐出真相资料时,他们全家别提有多高兴了。从此,他们全家出去发真相资料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想带多少就带多少了。如果去外地讲真相,一般都可以拿上两、三千份。他们讲真相的方式很象过去行脚云游的僧人,有机会的话再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莲姨和刘叔

莲姨和刘叔是老俩口。莲姨今年73岁,总是红光满面,脸上挂着慈祥和蔼的笑容。刘叔今年76岁了,可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很让与他同龄的老人们羡慕不已。老俩口自从学了大法以来,除了在7-20时中断了三天以外,每天都从未间断过学法炼功。近来老俩口负责他们那一片的资料传递工作。他们除了将每周的《明慧周刊》等真相资料送到各处,还负责及时将师父新经文和各种最新的真相资料底样送到下面的资料点,每周都要出去几趟。有时还要坐两趟公交车到另外的大资料点取资料,如各种小卡片、护身符及光碟等,以补充家庭资料点在真相资料制作上的不足。由于他们两位的无私奉献,使他们那一片的真相资料种类丰富多样,更具针对性和灵活性。他们都是70多岁的人了,来来回回四趟车,又爬坡又爬楼的,却从未叫过累,从未延误过资料的传递,尤其是师父的新经文,无论天气如何恶劣,他们总是在第一时间传到同修手里,保证了同修及时读到新经文。

《2005年旧金山讲法》出来时,正赶上本地区连降大雪,雪已经下了一天一夜,地面的积雪已经很深。为了保证同修及时的看到盼望已久的师父经文,老俩口拿到经文后连想都没想就分头走出了家门。有个拿到经文的同修问莲姨,这样的大雪天,天冷路滑的,有你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上街的吗?莲姨爽朗的笑着说:哪里有啊?连年轻人都少呢!

莲姨和刘叔近年来不间断的发真相资料,每次买菜都要揣上几份,越发越有经验。可是迫害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怕心很重,连一份真相资料都不敢发,听到别的同修讲做真相的事他俩的心都紧张的怦怦直跳呢。但现在他们取资料传资料,常常是拎着满满一口袋资料四处跑。这一切与他们不断的学法修炼和时时保持正念密切相关。尤其是近来,没有极特殊的情况,他们四个整点的发正念从来不落,而且只要有时间几乎是逢整点就坐下来发正念。六年多来他们从未间断过阅读明慧网上同修们的切磋文章和修炼故事。网上同修们精進实修、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故事给了他们很大的启迪和鼓舞,再加上不时的与周围的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他们很快的从对自我的执著中走了出来,成为今天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

我们这一片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修口方面和安全方面做的也都很好。比如,芳姨从未因自己做资料而有显示心和欢喜心,她总是默默的做着,除了下传资料的同修和跟她来往非常密切的一两个同修外,许多长期从她那儿拿资料的人都不知道后来的真相资料是芳姨印制的。以前的资料点被破坏后,被牵连到的同修家中的电话遭到监听。新的资料点建起后,这些老年大法弟子们很注意这方面的安全,在传递资料时几乎从不使用电话,因为相处时间长了,对彼此的生活规律都大致了解,即使有时碰上吃闭门羹,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没什么,只不过再多跑一趟而已。”他们为他人考虑、为同修负责、为大法负责的正念正行,给资料点的运行增加了一道安全保障。

自从《九评》推出后,借鉴《明慧周刊》中弟子们交流的劝退经验,他们在劝退方面做的也很出色,从他们那里传来的“三退”名单一直源源不断。

李奶奶和韩老师

李奶奶今年快80岁了,在讲真相方面从没松懈过。她大多以面对面的方式讲真相。她利用去菜市场买菜、出门散步的机会与人唠嗑讲真相。她住处附近的菜市场、公园和大街小巷都留下了她讲真相的足迹。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时,每讲明白一个人,李奶奶都在自家墙上划一道,有时一天能划上十几个道道。她们家墙上已经划了400多个道道。不过划道道已经是大概两年前的事了,李奶奶现在早已不划道道了。当问及为什么不接着划下去时,李奶奶笑着说,一是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划不过来了,再就是,在划道道的时候也发现了自己隐藏的欢喜心和对人数的执著心。是啊,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在讲真相中发现执著去掉执著,精進的同修就是这样不断的在法中提高着自己。现在李奶奶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是越走越稳健。

韩老师是快80岁的大法弟子了,是位退休教师。几年来一直利用辅导学生功课的机会给孩子们讲真相。有趣的是所有经过她辅导并明白大法真相的孩子学习成绩都会取得跳跃式的提高,慕名而来的人更是络绎不绝。韩老师自己也赞叹:“大法真是神奇,孩子们明白真相后成绩确实提高很大。我没有什么特殊方法,只是按部就班的辅导而已。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啊!”韩老师在生活上十分简朴,从不舍得为自己添置什么东西,但对资料点提供资金支持却毫不犹豫。除了必要的生活支出外,她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证实大法上,几年来她个人已拿出了十几万元给同修们建资料点、做真相资料。

以上几位老年大法弟子的故事只是我们这一片老年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故事中的几个典型例子。象他们这样的老年大法弟子还有很多。这些朴朴实实的老年大法弟子没有过多的言辞,他们只是在常人社会中踏踏实实的做着“三件事”。他们对师父对大法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信”字,从“信”中获得大法赐予的智慧,从“信”中坚定助师正法的信念,从“信”中正悟大法弟子的责任,从“信”中生出救度众生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