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纯净自己的善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自从04年我县邪恶抓了一批学员后(现已被非法判刑),我县证实法的工作与整体提高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那些怕心较重的同修就更不敢出来了。有的同修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干扰,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包括我在内。尽管在这两年来,知道自己在证实法中的责任重大,担负着资料点的协调工作,总想让我县的大法弟子们早日提高上来,但是由于没有从根本上真正认识到自己是带着一种做事心在做大法的工作,在学法中没有踏踏实实的把法学透,也还带着自己执著:自私、争斗、显示、不善之心,所以在平时不论对同修、对孩子、对家人、对亲朋,都带着自己的观念,想让他们迅速提高。直到有一位同修提醒我说:某某同修不愿来我家。至于为什么,那位同修也不知道,但他把自己的看法说了一下。

当时我并不能接受,也更谈不上向内找自己的原因,还自圆其说给自己找借口,说这位同修如何如何等等。师父曾在讲法中说过:“当两人发生矛盾时,第三者看到了还要向内找。”更何况是我们两个人之间呢?不几天,又有一位同修告诉我说:某某不来你家的原因是你看不起她。(因这位同修一直有一个很大的执著——疑心不去,我的确对她有看法。)这时我猛然一惊,忽然醒悟。原来师父一直在利用同修的嘴在点化我,让我赶快放下一切不好的观念,走正、走好,修好自己才能整体升华。原来自己后天形成的不善的语气,常常刺伤这位同修。根本不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只是按照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去说对方的执著,强加给对方,那怎么会让对方接受呢?所以才使她对我有那么多的意见。尽管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但未从根本上去净去完。

就家庭而言,我家五口人都在修炼,在修炼中也难免有关要过。主要还是自己的语气生硬不慈善,尤其婆婆上了岁数,对利、情比较重。有一天,我家磨了一些玉米面,因城里的亲戚多,给他们分了一些后,还剩下一点,最后我们打算把剩下的那一点都给了我爱人的同学。这时我婆婆就不干了,和我们闹开了。当时我也很不善,就说了几句很生硬的话:“就这么点玉米面给人家,你就舍不得,人家要有,人家还不稀罕呢,你也太自私了。”说完我们拿上就走了。

在路上,我还不停的数落婆婆太小气,太自私。这时不爱说话的丈夫说话了:你看你什么态度,修什么善,说起别人一套,轮到你就不行了。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我可就守不住心性了,就一古脑的把婆婆以前的不是全部倒出,越说越来劲,早已把自己是一个炼功人忘了个一干二净。我们回到家中,见婆婆还气的不愿意答理我,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尽管我忍住了,但从心里也不舒服。

过了两天后,我的身体被旧势力黑手钻了空子,身体很不舒服、胃也痛。这才引起我的注意,在修炼的路上自己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如果不正就会被旧势力、黑手烂鬼钻空子加大魔难,因为你生气了,你就是个常人,常人生老病死那是天经地义的。通过静心学法认识到了隐藏在自己思想中的不善、为私、为我之心。假如当时我心平气和的按一个修炼人的状态给她讲清楚,她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她也会很高兴的接受呢,为此还是没有从根本上按法理要求自己,更谈不上像慈悲的师父在讲法中说的“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更何况是自己的家人,又是同修。

当这一关还没有完全过去时,接下来的事又把我的不善暴露出来。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切磋,我们是大法弟子,应该为我县的众生负责,尤其是我们街的父老乡亲们,他们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们先发资料引导,然后再面对面给他们讲真相,所以当天晚上就把资料发出去了,因我二大姑子和我们是一个街上的,第二天她们知道了资料的事,她就和同修讲: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一看那资料就知道是她发的。当时我听到后没有用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还觉的她不可救度。下午她大女儿带着孩子来我们家,还没等她站稳,我就说上了:你回去告诉你妈,以后不要说哪儿有了资料,就说是我放的,以免给我找麻烦。说完,就看她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那里。后来由于不断学法,意识到自己又错了,根本没有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只管自己用人心把不平衡的心里全部倒出,其实自己从根本上也还有怕心。至此我感到非常惭愧,深挖自己,才发现自己在常人中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是它在影响着我对大法的圆容,因此我决定从新找回自己的善心、纯净自己的善念。

这几件事是一连串发生的,而旧势力抓住我的执著不肯放松,给我的身体造成不同程度的干扰和破坏。至此我加长了发正念的时间,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强学法、正念正行、坚信师父、坚定大法。对家人和同修的接触中逐渐去掉自己的不足,提高自己的心性。以后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先替别人考虑,这才是修炼人的状态。

因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