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天津农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李清莲,女,六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田辛庄人,一九九八年十月一日得法修炼

法轮功之前,她患有高血压、心脏病、颈椎四至五节狭窄、腰间盘突出、胃出血等多种疾病。练法轮功之后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奇迹般的康复了,多年的顽疾也都不翼而飞。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八日,李清莲进京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被乡里赵晓光等人绑架至乡政府后送派出所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转天又被送进看守所拘留半个月。

同年十二月份她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可刚到天安门广场前就被子女找回。回家后被家里人严加看管着。她想办法进京。第三次进京是在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五号。她绕道到京。可刚到天安门又被子女们发现了。这次乡里和派出所已经进京找她三天了。当得知她被找到时,乡长李广华当晚就带人再次把她绑架至派出所监禁一天一夜,十八日被绑架至看守所拘留一个月。

从拘留所回家后,乡里派李森、刘旺到家里干扰,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她不写,不配合他们。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号北京的中央开会,乡里却把离北京老远的李清莲拘禁到洗脑班,施行连续5天的监控。乡长李广华、刘旺等人采用多种手段来“转化”她。她的儿子在乡计划办公室工作,他们还以此来威胁她儿子,让他看着来清莲。二零零一年三月八号,刘旺手里拿着来清莲丈夫从存折支出的2000元钱,让她儿子交给县洗脑班,同时将李清莲送至梅厂洗脑班。她儿子没吃饭流着泪就走了(刘旺已遭报死亡)。

每次乡里都是由赵晓光出面把学员们送梅厂洗脑班“洗脑”。 (现已遭报死于煤气中毒)梅厂洗脑班有六十多工作人员,政府机关、法院、公安、保安、陪教、厨师等等,都是用钱从社会上雇来的。

在洗脑班期间,他们利用各种手段,如体罚、强迫跑步、面壁(两脚脚尖顶墙、鼻子尖顶墙、小腹顶墙三点成一线)及坐马扎至凌晨三点不准闭眼,不准睡觉来迫害大法弟子,谁做不到位恶人就打、骂、踢。

洗脑班的邪恶头子不知叫什么名字,大家都叫她“沙主席”。她丈夫是法院副院长。李清莲丈夫也在法院工作,那个副院长威胁恐吓李清莲说,天津市开会通知了,哪个法院工作人员家里有练法轮功的,就要扣工资,就是要给你们生活造成困难!

法院的杨××、恶警柴××,何大队长等人用尽各种方法对“洗脑班”的同修进行逼迫,逼他们放弃信仰。

李清莲因为不放弃大法,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五号被绑架至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板桥劳教所,六月一日又被绑架至建新劳教所。

六月五号开始,劳教所规定,谁不“转化”就不让睡觉,逼她们干活、坐马扎到凌晨三点。五点就又叫她们起来谈“转化”问题。这种迫害持续了两个多月。

李清莲刚到几天,劳教所的小队长袁明值班,就逼她写“三书”,不写的话就让吸毒犯魏红打她,揪着她的头发,拳打脚踢,逼她撅着,不让她上厕所。

在建新劳教所,邪恶们想尽各种方式毒害大法弟子,打、骂、体罚、超强度劳动。二零零二年春天,劳教所每天给坚定的学员们吃两顿萝卜,不放油,长达两个多月,致使大法弟子们的身体逐渐消瘦,身心极度疲惫。他们想以此达到他们“转化”的目的——写“悔过书”。李清莲对大法始终坚定不移。

到二零零三年三月,在邪恶的迫害下,李清莲得了高血压(高达二百四十五以上)。三月十八号那天又得了脑血栓。邪恶们不得不把她送进医院抢救。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让她的家人把她接回家。

李清莲被迫害致残,生活不能自理,但邪恶的劳教所仍派人找她“谈话”,镇政府和村干部们仍时时对她进行秘密监控。李清莲依然不配合他们。

按照师父要求,尽量做好三件事,证实大法,李清莲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