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病业”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很多时候想动笔写此文,都被自己的懒惰、麻木和旧势力干扰等因素使自己正念不强,一直没成文。近来由于自己有“病业”状态出现,开始自己总是处于一种麻木、消极承受的状态并没有记清这是旧势力的邪恶迫害。过段时间后,发现状态不对,才主动正念否定和清除邪恶因素,身体很快正常。这种以病业形式干扰和迫害的旧势力安排,使我想起一年前母亲(大法弟子)所遇到的魔难。

那是一年前妹妹出嫁时,母亲因情放不下(男方没住房),再加上长期执著心不去(修大法前怀疑肚中有“疙瘩”),随着修炼时间加长,可思想中总没有放下这个“肚中之物”。在这件事上,没在法上,也就是没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你放不下,就是在求,那么境界在常人中,那“病”就能压進去,邪恶旧势力就是在这人心上捣乱,干坏事,并加大此难。于是便出现了“病业”状态:肚子剧痛,不能進食,身体消瘦,吃什么、喝什么都吐,并伴有吐血。看上去让每个人都惊怕,再加上邪恶利用常人的嘴吓你(精神迫害),尤其父亲(不修炼)被邪恶操控,对母亲施以逼迫就医用药,用夫妻之情干扰,在这件事上旧势力使尽了招,以达到它们考验实为毁掉大法弟子的目地。

母亲作为一个修炼人,此时若不能认清邪恶,不正念对待“病业”,思想不在法上,内心对师、对法摇摆,那么此难很难走过来。再往大了说,会使很大一个区域的众生难以救度,会使多年来同修们的助师正法所付出的而大打折扣。同时也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从而使旧势力所要干的得逞。

在母亲“病业”过程中,师父不断点悟和保护,在母亲痛的难忍、父亲威逼的情况下先用了药,后去医院检查,第一次B超什么也看不清,医生说手能摸到象小孩头大小的硬物,明天来作彩超吧。在当天晚上妹妹(同修)打来电话给我(我在异地工作),才知道此事。我电话中告诉妹妹,这一切全是假相,要全盘否定它安排的一切,要坚信师父、坚信法。

但是第二天母亲还是被父亲拉到医院,检查结果是住院做手术,这时母亲的正念还有,思想中还有法,便回家了。这时,我也坐车赶回了家,看到很多同修都围在母亲身边发正念,当时时间正是下午3点,我们这个整体包括母亲進行了一次20分钟的正念清除邪恶。过程中,我天目看到第一梯队的邪恶全被这个整体的正念灭掉了,只剩下一个操控这些邪恶的坏神,而剩下第二梯队的邪恶和坏神就只是在观望了。看母亲的选择看她的正念。这时母亲能喝水了,也不吐了。

在此我不得不说说旧势力的狡猾和邪恶。在母亲“病业”中,每个大法弟子一進入我家,我父亲就被旧势力利用口说:医院检查结果她肚中有一个小孩头大的瘤子,目地是让大法弟子思想中承认它。我听到后,第一念就是这是假相,并告诉父亲。在发正念之前,父亲被操控着说:“出了事,法院上见。”我和同修都没理他。到4点,这个整体又发正念40分钟。母亲能進食,并下床活动,到后来一直我和母亲在正点发正念,一直到晚上12点后,方睡下。

在整个过程中,同修和我不断让母亲在法上认识法,并给她读师父最近发表的关于病业关的经文。让她认识到这全是假相,并请师父加持。到我回家第二天,母亲已行走自如,進食正常。

这件事使常人的父亲内心震撼,并从不同程度上相信大法。没多久,母亲参加了本来取消了的妹妹的婚礼,并让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见证了大法的伟大与威德。没过几天,母亲又参加了我侄女的结婚典礼。母亲用这个机会讲了很多真相,并让很多人退出邪党组织。

这件事让我悟到,大法弟子在关键时能成为一个整体,都能在法上认清魔难和旧势力,正念对待“病业”,每一思一念都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魔难、“病业”都会烟消云散。所以母亲这件事,才由被动变为主动,由坏事变为好事。从个人角度来讲也由人向神迈進了一步。

由于自己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