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见证大法威力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身心受益很大,无病一身轻,特别是明白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义。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邪恶政治流氓犯罪集团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污蔑我们伟大的师父。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我悟到不论魔难多么大,我一定要走出来证实大法。我曾先后五次到北京上访,为大法鸣冤。

自迫害开始以来,我顶着压力,用炼功的方式在外面洪法和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我们七八个功友在外面炼功,被当地恶警非法抓到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六个小时后,才释放出来。第三天,我一个人继续出去炼,换着地方到楼群里炼,不让邪恶抓着。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早,我正在外面小区公园炼功,有一位功友来告诉我,北京天安门这几天抓了很多大法弟子。我立刻感到不能呆在家里了,我要到北京天安门去炼功请愿。当天下午,与同功友一块乘火车上北京,在济南转车时,在检票口被公安发现,我被强行拖上警车,送到济南火车站派出所。

由于我不报姓名地址,一个公安说:“大姨,我们是执行任务,你快说了,我们好去吃饭,累死我了。”

我心态平和的说:“你快去吃饭,歇歇吧。”

另一个公安把我叫到一个办公室说:“我就是所长,你把姓名地址说出来,就放你回家,我说了算。”

我说:“我们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不给政府添麻烦。你们是管坏人的,把我抓到这里来干什么,我自己走就行。”

另一个公安看我没有说的意思,急坏了,就拿起了桌上的一本《转法轮》,威胁我说:“你要是再不说,我就烧书。”

我心里一动,那么珍贵的大法书,决不能让它烧。我稳定心态,想到了师尊的教导:“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我心里默念:“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果然,那公安拿着打火机,怎么也打不出火来,他不烧了,把书递给我说:“嗯,你在这看书吧,我不管了。”我双手捧过大法书,就在办公室里,学起了大法,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当天晚上,在这个火车站派出所里,连我在内关了二十位大法弟子。我因不报姓名地址,被单独看管。晚上,在公安换班的时候,他们把我叫到关押其他大法弟子的房间,我们在那里一起交流。

不知不觉天就亮了,又快到公安的换班时间了。我心里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可是他们看管的很紧,窗户有铁柱子,关着门,还有一公安坐在双人沙发上堵着门口,走廊里有几个值班的公安来回巡逻。我求师尊加持,弟子要正念走脱,心里默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

到换班时间,另一批公安接了班,开始查人数,一个公安人员用手指一个一个点,说也奇怪,我就在他们身边,他们就是没看见我,嘴里还说:“十九个正好,一个不少。”我马上悟到,是师尊在点化我,机会来了,准备走。果然,有两位功友要求上厕所,他们把沙发搬开一条缝,让两个功友侧身走出门,由两个公安跟着走了。

等了一会儿,我主意一定,和身边的一个功友说:“我要走了。”说着就向门口走去,坐在沙发上的公安看了我一眼,没吱声,把沙发搬开一条缝,我侧身走出了门口。公安一直盯着我,我没有一点怕心,正念很强。走到走廊中间,迎面碰上两位去厕所的功友和那两个公安回来了。他们与我擦身而过,好象没看见我一样。我出了走廊,路过大厅,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就这样,我一步一步走出了门。

来到大街上,正好碰上一辆电车,我上了电车,后转乘汽车,正好碰上一位大法弟子。我俩搭伴一路顺利到达北京天安门。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和师尊法身的巧妙安排。

经过严肃的十多个小时的正与邪的较量,我感到伟大师父加持的力量,感到一个大法徒是多么的幸运、幸福、无时无刻不沐浴在伟大师父的洪大慈悲中。我站在了天安门上,喊出了压在心底多年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我没有文化,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