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九评促三退”系列之一:开始给国内人士讲真相(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续上文)

使用电话小帮手

电话小帮手是一种很好的打电话促退的辅助工具,我们可用电话广播的形式大面积传播大法真相和九评三退信息,这有助于营建正义之场,形成三退大势,也为我们进一步向尚有障碍的世人讲清真相和促退打下好的基础。

* 电话小帮手辅助人工打电话的方式

先用电话小帮手将准备好的大陆民众的电话号码自动拨打一遍,对发回电话联系请求信号和收听真相广播时间较长的接听者,我们或在自动电话过程中智慧的人工介入,或事后及时跟进打回访电话,进一步讲清真相、消除障碍和促退。

一般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世人都有不同成度的怕心,当他们在电话中听到敏感内容时,电话小帮手的真相广播对接听者而言感觉相对安全,在心情比较放松的情况下,接听者更易静心倾听;没听过电话真相广播的人,也可能出于好奇听一听,只要听,世人明白的一面就会受到震动,还可能把消息传开。听多了,世人思想中的邪恶因素清除多了,胆气壮了,就容易做出正确抉择。

这种方式,既可收到好的效果,也有助于排除电话清单中的错号和无人接听的电话,提高效率。

* 人工介入和打回访电话的一些经验

我们在人工介入或打回访电话的第一句话尤为重要,既要把接听者的思路牵引过来,又要不令接听者惊诧、顾虑,使对方能比较轻松的开口讲话,形成互动。

比如,将电话转为人工方式时,如果我们的第一句话是:“您好,您刚才是不是听过电话广播了?...” —— 相当一部份接听者会因恐惧而支支吾吾不敢承认,还有一些则干脆予以否认:“没有呀!”对方处在尴尬、紧张的状态下,交流就难以进行下去了。

假如,我们做些改进,以亲切、祥和的语气道:“您好,很高兴您刚才收听了我们的电话广播,听得清楚吗?您对此有何看法?”—— 祥和的气氛感染着对方,听者往往情不自禁的回答“听清了”,或“不太清楚”;也有顺着问题脱口而出“真有这事吗?”或者“有证据吗?”……这样一来一往,就容易说上话了。比如:

北京的一男士回话:“听清楚了,但不具体。我要找公安一起去,一一登门核实。要真有这事,我跟他们没完!……”这样我们就可很自然的转入较深入的讲真相;

有人问:“是真的吗?”答:千真万确!接着一一列举证据,还没等说完,他就大声说:“我要退党!”;

沈阳的一农民回应:“听的不太清楚。”于是又择要点再讲,讲到恶党的魔鬼暴行和对农民的掠夺压榨时,他气愤的直骂恶党,当提到三退,他说:“没说的,与这个狗党一刀两断!”。

也有回答“听清了”之后就不吭声了,这时可单刀直入的问对方:“我用‘如意’这个名字帮你办三退了吧,远离了邪恶,你就平安吉祥了。你可要记得转告你关爱的人啊……”

一些实际案例显示,采用这种方式切入显得轻松自然,双方都有话可说。最重要的是,在做的过程中,保持一个纯净、祥和的心态和救人的强大正念。

* 选择能震撼人心、有说服力的内容

打电话劝退要求在有限的时间内,讲出能震撼人心、有说服力的内容,心灵深受触动的世人自然会认为恶党应受天谴,生出三退的愿望。我们揭露中共的作恶多端,是为破除其“伟光正”的谎言,帮助世人认清其迫害大法的邪恶。一个生命能否得救,主要还看其对大法的态度,即使三退了,若没能进一步令其对大法有个正确态度,这个生命照样不会有未来,那将是多大的遗憾。

我们可用恶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炸醒世人麻木的心;接着以恶党害死八千万无辜同胞展现其一贯邪恶的本性;最后讲其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和对世人的危害,唤醒世人良知。

1.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考虑到有人诋毁、有人怀疑、还有些善良人不愿相信世上会有如此惨烈的事,可参考以下内容,从多角度来说明其真实性:

中共从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成为世界上器官移植发展最快的国家。九九年之前平均每年大器官移植手术约三千例,二零零五年则超过一万二千宗。目前中国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遍地开花”,这些医院一般许诺在几周内就可获匹配的肾、肝、心等器脏,而在器官捐赠系统发达的西方国家一般都需数年,国外竟有许多器官移植旅游团赴中国换器官,中国成为全球器官移植中心;

通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加拿大独立调查团获得十八类证据,其中包括沈阳苏家屯血栓病医院陈姓主刀医生的妻子安妮的指证(其丈夫在约两年中,就亲手从二千多位活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了眼角膜。这些包括老人和孩子在内的无辜的人们,在被中共的黑医活摘了眼角膜、肝、肾、心后,遭焚烧灭迹),以及大陆十余所医院、劳教所、监狱、法院承认盗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录音等证据。该报告已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并引起极大的震撼,国际社会正在酝酿抵制二零零八年中共的北京奥运会;

二零零六年七月,美国波士顿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期间,与会的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长陈忠华、复旦大学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等人被以反人类罪刑事起诉。之前,他们向国际调查员承认,他们亲自盗取的活人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大陆医院的网站竟公开炫耀其“业绩”,比如,第二军医大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的公开的肾移植数是二千八百例、肝移植约三百例;清华大学附一院副院长管德林一个人就做了二千七百多例肾移植;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林民专也做了二千多例肾移植;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该中心的“病床年周转率”可达上万次,手术中心可同时进行九台肝移植及八台肾移植手术……;

2. 害死八千万无辜同胞:八千万条命债,这数字可是来自中共自己,是从其文件、历史档案、报纸等中共自己的渠道统计得出的。它认为这是历次政治运动的成绩,而不是血腥、罪恶和见不得人的事。比如:

“镇反”、“三反”、“五反”、“反右”、镇压少数民族等:窃政后,杀害600多万地主、资本家、国民党成员、会道门成员和有海外关系等类人,这些人既没造反,也没犯罪,仅因其身份就被杀害。恶党的所谓“革命”就是“谋财害命”。接着又使“阳谋”“引蛇出洞”,要知识份子帮党整风提意见,转眼就划定二百多万右派,整死五十余万;

大饥荒:五八年刮共产风,粮食放卫星,在风调雨顺的三年里饿死四千万农民;

文革:恶党一号、二号头目之间的权力争斗,导致二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胡耀邦后来对南斯拉夫记者说文革是一场浩劫,约一亿人受牵连,占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

六.四:小平头上台后鼓励一部份人先富起来,谁富了?中共高干亲属们富了。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反对腐败,遭到中共用坦克和机枪镇压,海外媒体网站上有很多天安门广场满是尸体和鲜血图片和录像为证。当时三十八军军长不干,被抓起来;赵紫阳不同意,被软禁到死。小平头声称:“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可这是恶党暴政的稳定,不是百姓安居乐业的稳定;

……

3. 迫害法轮功:可用对比的方法来摆事实,谁正谁邪,世人自会得出结论,也容易引起共鸣:

用法轮功的“真、善、忍”与中共的“假恶斗” 的理念的对比,来讲邪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原因;

用八十多个国家支持与大陆中共一家镇压的对比、所谓的“一千四百例” 与镇压前国家体育总局作出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的对比、“一千四百例”的万分之一的死亡率与中国万分之六十五的年死亡率的对比等,来佐证迫害的荒唐无理;

用镇压前和其它国家无一例自杀、杀人,与中共的谎言对比(着重讲清“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揭示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以谎言开道;

用中共取缔法轮功的“保护人民免受危害”的名义,与行残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破坏幸福家庭之实的对比,来揭露其国家恐怖主义的邪恶;

用中共花费中国四分之一的GDP打压“真、善、忍”,将中国引入深重的道德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来说明中共迫害法轮功令人人深受其害;

……

当明白了中共的令神人共愤的罪恶,良知尚存的世人就容易接受三退。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