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师尊对我的再次慈悲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九月二十三日晚,当我们正在发真相资料时,在路上接到了电话得知一位前一天才刚与我们联络的同修甲在家中被邪恶绑架了,我等几人在候车的小公园停了下来,盘腿立掌,一同为这同修发正念。尽管对我来说,在中国大陆这个邪恶迫害的环境下,在户外人众的场合立掌发正念尚属首次,当时却没有太多的顾虑,一心只正念除恶。因为我们几人中有几位老同修,念很正,所以在这正念的场中我才能做到。

而后却仍因为学法少的缘故,我的心很快也受到了波动。其中一位同修有怕心,认为甲同修受迫害了,考虑到自己的安全,尚未发出的真相资料她不适合带回家,所以要把余下的真相资料都交给我。那一刻我没能守住心性,内心很委屈的认为:被迫害的同修与我关系更为密切,我的安全隐患更大,更不应该由我来保管尚未发送出去的真相资料。我的心在另外一位同修大哥自愿请大家把尚未发完的真相资料交由他带走的行为下,显的更渺小不堪。

在回家的路上,又接到电话说让我多注意安全,因为今晚被迫害的同修甲已经被恶警跟踪了很长一段时间,警察并清楚知道我与她一起在外吃过饭,接送过真相资料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是又一个大的考验,因为没有精進实修,我的怕心已经滋养到了超乎我想象的大了,由于从同修甲手中接过来的资料还较大量的,存放在我的住处,而两年前该同修在被迫害时,被传闻说在迫害中没有守住心性、向邪恶提供了一些学员的资料。种种这些因素,让我更为不安,心里急切的想要转移存放在家中的真相资料,并想另谋住处,更担心同修甲知道我工作的地址,怕她要是守不住的时候,我无法躲避邪恶的干扰。我的执著心暴露无遗,使我认识到自己平日里只考虑常人的工作,放松了学法。以往同修们总说我单纯、没有怕心、真好,此刻这怕心让我看到了。发正念时,我祈求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免受邪恶的迫害,多争取时间学好法提高心性。

第二天,同修大哥再确认我是否需要转移真相资料时,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论转到谁家,都是对同修的考验,自己过不好的关推给其他同修更是不该了。经过了一晚时间发正念,“怕”的物质少了一些,所以同修大哥建议与我一起在知道同修甲被跟踪迫害的情况下再次外出发送真相资料。在约定出发前,我再接到电话,叮嘱我要小心注意安全,说是恶警的跟踪可能会知道我的情况。没有扎实的学法使我的怕心再度加大催化,不知如何是好时,只得对着师尊的法像,求师尊加持,并抱着与邪恶决一胜负的坚持要去发送真相资料。

在同修大哥问及是否有同修甲的更多消息时,我不敢说她一直被跟踪并且我与甲碰面已经被恶警掌握这事,本来是担心同修知道后可能不敢与我一起去发真相资料,后又觉的不应该隐瞒他,就说了出来。在发送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们配合的很好,每一份都安全的派送出去了。同修在我们回家的路上对我说,我们请常人去向公安要人,也为同修甲加持正念,现在我们把她送过来的真相资料用于救度众生,每份真相资料也都有同修甲的付出,她一定可以正念闯出的。我满含泪水的对同修说“谢谢”。在这个时候,在同修正的言行帮忙下,我才能被带進正的场中,去掉怕心,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路上。

师尊!这一路跌跌撞撞,是师尊一路看护才让弟子有机会越走越正。一路走来,去掉肮脏的各种大小人心中,感念师尊始终的慈悲,一次次给我机会,安排我修炼的路上让我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