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怕的桎梏


【明慧网2006年8月1日】我于97年得法。由于進京证实大法被恶警拘留,从那时起,来自家庭、单位、街道及派出所的干扰使我在不经意间不断的产生了“怕”的念头。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法理,我想由我的怕心这种物质在另外空间不断的堆积,以及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迟迟不去,就形成了一道屏障,或者说像一个壳把我包在里面,使我被它左右着而不能自主。虽然每天也学法,但始终没有突破这种被“怕”心困扰的状态。

2005年11月份,慈悲的师父把孩子的天目打开了。孩子用天目看到,当常人要说话时,就从另外空间飞来一个黑球,黑球上面有字,当黑球放大到与人的脑袋一样大时一下子就進入常人的大脑,这时常人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跟黑球上的字一样。

这使我悟到,常人被旧势力牢牢的控制着,每当我们被常人干扰出现“怕”心时,都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思想或行为有漏造成的,旧势力牢牢的控制着常人,再寻找机会让常人对我们大法弟子進行干扰。此时你要在法中行事,就能破除旧势力干扰,否则将混同于常人,给法带来负面影响,同时也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常人不都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常人真的是不清醒,虽然是他在说,但实际上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很可悲的。

孩子用天目看到,同修们发正念时,修好的一面、神的一面庄严神圣,有的是佛的形像,有的是菩萨的形像,不同法器也发出不同形式的功,铲除了许多残余黑手。

是啊,我们应该每个整点都发正念。既然师父给了我们这么大的能力,在正法时期我们决不能辜负了师父对我们的期望,辜负了正法对我们的要求。于是从那时起,我便每天每个整点(从早6点至晚12点)发正念,坚持了2个月左右。结果我意外的发现:我的思维明显清晰起来,读法时能入脑、入心,有一种只要读就能装進去的感觉,和以前学法完全不一样了。以前读法后,仍觉得头脑发空,不能深入清晰的理解法的内涵。我想这一定是坚持发正念,清除了自己头脑中许多许多不好的东西(后天观念、各种人心等)的缘故。这些东西都是旧势力强加的,正是它们阻碍我学法入心。

同时,通过坚持两个月每天每个整点(早6点至晚12点)发正念,我对清理自己及清除另外空间许多的黑手烂鬼在法理上有了清楚的认识。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过“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此时,我悟到,如果我不断的排斥思想中执著的东西,特别是怕,师父都给拿掉之后,我们的思想应是“无”的状态,是去除一切观念、一切人心的状态,相生相克的理(旧宇宙的理)就不能制约我们了,而相生相克的理(旧宇宙的理)只能制约“有”。我一下子豁然开朗,那么“无为”的状态救度众生,这不就是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吗?不就是破除“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警言》),破除人的观念,破除一切人心吗?此时,我们就已跳出相生相克的理(旧宇宙的理),旧势力是不能干扰的,否则它也会被打下去的。

我们只要在法中修,以修心断欲去执著为根本,每时每刻按法的要求去做,你就是一个摆脱了旧势力的安排(一切观念,一切人心)、不受相生相克的理制约的、无私无我的生命,是新宇宙的生命。

接下来,我就观察我的每一念,包括遇到每一件事时所动的念,当我发现念中有“怕”时我就尽量排斥,我就想:“怕”是旧势力的安排,它不是我,只要我的心放下,那种物质就不存在了。就这样我一次次发现它,找到它(旧势力安排的“怕”),并从根本上挖掉它,解体它。哎,悟道是多么的重要啊。当你在法中完全明白时才能在法的指导下去掉它,就是要“在法上认识法”。这样,我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终于,有一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一种超然,好象自己变了一个人一样。真的从那个旧势力强加的、由一切观念、一切人心(特别是怕心)形成的壳中脱胎出来了。此时,只有慈悲心的一念,只有救人的一念,其它人的东西荡然无存。这时我感到我真正的自主,真正的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了,由此感到自主的我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一定会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走的越来越稳健。

一次,孩子在天目中看到的情景,使我更加确信“在法上认识法”是我们必须做到的。那次在做具体的事时,我出现了怕心且心绪难以平静,孩子这时说:“您空间有16个黑手。”我一惊,立即发正念,而后孩子说:“铲掉了9个”,并问我:“你动的什么念?”我说:“是怕心。”孩子说:“怕心在另外空间好象是一块腐败的肉,腐肉黑手喜欢,是它把黑手引来了,任何时候不能动怕的念,是你的执著把黑手引来了。”孩子纯真的说:“您修好的一面高大、威严,您不动念谁能动了你呀!”我恍然大悟,眼前的一切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孩子又说:“你光靠发正念不行,得真正把那颗心放下。”我振作起来,想师父讲的法,那颗心放下的时候,孩子看到黑手被打成碎片。

我想到了师父说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的法理,此时感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而我真的在师父的呵护下成熟起来了。我会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回归的路。

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