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九评促三退”系列之二:突破障碍(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续上文)

突破障碍(无神论、怀疑、麻木和恐惧)

许多中国大陆的民众由于长期受中共的无神论、暴力论、党文化和对法轮功的各种谎言的毒害,信仰和道德的底线都很低,这成其得救的最大障碍。突破这些障碍的过程,就是我们分析找出其观念的变异,善意的用良知善念引导、理智解释,令对方从内心选择善、摒弃恶,从而真正得救的过程;也是我们冷静向内找,去除自身执著,突破自我的升华过程。以下是我们在劝退时遇到的部份典型问题和障碍,在此作些初步探讨。

*  突破无神论障碍,讲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提到“天灭中共”,受无神论毒害的世人常常反弹:谁是“天”呀?怎么灭中共啊?什么时候灭啊?五年还是十年?什么宣传迷信,什么愚昧呀……。在有限的救人时间里,我们可避开有神无神的直接讨论,围绕“天灭中共”这个中心,从以下方面来说明“天灭中共”的必然性:

讲天理天规:宇宙万物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这宇宙法则和规律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更不按哪个党的好恶和规则而定。“善恶必报”是天理,中共罪恶滔天,天理难容,必遭天谴。宇宙万物也都逃不出“成、住、坏、灭”的规律,中共坏事做绝,坏到顶了,下一步必然走向灭亡。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哪个朝代不都最后由腐败而走向覆灭?哪有铁打的江山?

讲国际参照:如果在一九九一年八月之前要是有人说苏共很快要垮台,人们一定也难以置信。然而同年的八月十九日,当时声明退出苏共的人数达四百三十万,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共产党政权在几天内就解体了。一九八九年的东欧共产国家不也一样说垮就垮了吗?

当事物发展到一个临界点时,其巨变就在顷刻之间。而现在三退人数已超过一千四百万,包括很多高官在内的超过十分之一的中共党员已退党,越是高层越知情,退的越多,中共的解体已是不可逆转了。前段时间它搞“保先运动”就是想挽回覆亡的命运,可这已腐烂透顶的党靠这走形式能“保鲜”吗?人力能阻止天意吗?

讲天象天意:可回避“天灾警示”的提法,因为好多受毒害的人会说那是自然现象,引起不必要的争论。我们可以列举中国一南一北两个地方的异象来展现天意、天象: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二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藏字石”,崩裂的巨石断面的天然石头纹路呈现着六个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中国的各路地质专家经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这“藏字石”上未发现任何人工的痕迹,海内外一百多家报纸、电视、网站转发了这消息,“藏字石”的图片还被赫然印在贵州“藏字石”风景区的门票上。河南省林县石板岩乡,也有块叫作“猪叫石”的奇石,自古以来,每当改朝换代和有大事发生时,这石头就会象猪一样的叫,现在它又叫了。人们都说,作恶多端的中共坏到这份上了,人不治天治,天要灭它了。

讲古老预言:世界上有六种特异功能被得到公认,其中就包括能看到过去和未来的“宿命通”功能,古今中外有这种功能的高人把未来要发生的大事用文字记录下来,这就是用以忠告、惊醒后人的预言书。如:中国的《推背图》、《烧饼歌》、《梅花诗》及《马前课》等;南朝鲜的《格庵遗录》;西方国家的《诸世纪》、《圣经启示录》等。这些著名预言的准确性已被历史所验证,并且这些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时期的预言都惊人一致地预言这几年中共要灭亡,还记载着天灭中共时其追随者被一同诛灭的可怕惨景。

如韩国《格庵遗录》中道:“六角千山鸟飞绝,八方万径人迹灭”;隋朝步虚大师预言曰:“四海水中皆赤色,白骨如丘满岗陵”;法国的《诸世纪》“最后的秘诗”中把迫害“真善忍”正信的中共比作复活了的迫害基督教的古罗马,将再次象古罗马一样惨烈无比的灭亡:街上满是腹部肿胀、嘴里喷出脓水、眼睛通红的尸体,重重叠叠,无人埋葬,腐烂开裂着……。其实历史早就做了安排,用预言形式白纸黑字的写着,用“迷信”一词来搪塞,是不是对自己生命不负责任呢?

至此,人们往往会询问怎解此劫,我们讲三退也就水到渠成了,谁愿给那血腥的恶党邪灵陪葬呢?

*  打破怀疑、麻木和恐惧等心理障碍,成功促三退

“你亲眼见到了那些杀人的场面吗?”

—— 您亲眼看过日本兵在侵华战争中残杀中国人了吗?您亲眼看过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吗?虽然您现在毫不怀疑这些暴行的存在,可当时也有许多人根本不信,因为这些施暴者展现给世人的也是彬彬有礼、和蔼可亲的一面,善良的人确实难以相信人性会邪恶到如此可怕的程度。而今天同样惨烈的事情正在发生,虽然没有亲见,但大量的证据和调查已明白无误的告诉人们堪比法西斯的暴行又在中国出现了。不管您是否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事实。如果你还怀疑其真实性,我们不妨再调低门坎:如果这些都是真的,你的态度又如何呢?

“你为什么要我退党?我活的好好的,我只关心……,三退不关我的事”

—— 为了你的将来啊。打个比方,我知道你前方的路不通,是悬崖,我告诉你,你如果听了,那你的危险就解除了。而我现在告诉你的正是与你性命攸关的大事,你无论关心什么,都得以拥有生命为前提,没了生命,一切成空。

你现在是生活的好好的,可智者有言:人要未雨绸缪。中共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离它远点总没错,你又不损失什么,等于不花钱就买了份生命保险,何乐而不为?

“我是过来人,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可被整怕了,也见多了,麻木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平平安安过日子就不错了,我可不想卷入政治,自找麻烦……”

—— 古时有孟母三迁的故事,我们不是教育子女要远离邪恶吗?对那邪物,咱老百姓惹不起还躲不起?这不是搞政治,既是脱离政治,也是保自己的命。又不要你拿枪炮去推翻它,倒不倒、垮不垮是它的事,坏事做绝了,人不灭天灭。再说用化名退党,天知你知我知,没人找你麻烦的。为保平安,已有一千四百万人退了,我是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自愿工作者,象我这样打电话的多着呢!说不定你的亲朋好友和同事早退了,党内高官为留后路也退了不少。你一个好人留在那个血腥邪恶的黑窝里干嘛?还有什么比你的命更重要呢?

“我不是党员,早就超龄退团(队)了,我又没干什么坏事,心里也不认同它,还搞什么形式?无所谓吧……”

—— 这不是按那个邪党的规则而定,超龄自动退团/队是不算的。你只是现在没参加它的活动,当年你加入时宣誓要为之奋斗终生,等于把自己的命和它连在一起。只要你不声明退出,这个毒誓就还在,你跟它还是一体。就象已分居多年的夫妻俩,只有办了离婚证,有了这个行动、这个凭证,才不是一家子,否则街坊邻居始终还会认为他们是夫妻。

如果你还留在中共黑窝里,哪怕没直接干坏事,但作为它的一个成员,你就是在壮大它的势力;而且它干的所有坏事,它都说是“代表党和人民”干的,那些血债自然就有你一份,它灭亡时,你就跟它玉石俱焚了。打个比方,一个癌症病人,他体内有癌细胞,也有健康细胞,病人死去后,健康细胞也一样给癌细胞陪葬。对那个马上面临被清算的杀人团伙,你还不快退出来?难道还要给它垫背?我想你绝不会无所谓的……。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