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九评促三退”系列之二:突破障碍(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续上文)

突破障碍(共产党情结、中共改良的幻想和既得利益)

许多中国大陆的民众由于长期受中共的无神论、暴力论、党文化和对法轮功的各种谎言的毒害,信仰和道德的底线都不高,这成其得救的最大障碍。突破这些障碍的过程,就是我们分析找出其观念的变异,善意的用良知善念引导、理智解释,令对方从内心选择善、摒弃恶,从而真正得救的过程;也是我们冷静向内找,去除自身执著,突破自我的升华过程。以下是我们在劝退时遇到的部份典型问题和障碍,在此作些初步探讨。

*  破除共产党情结障碍

“你反共,就是反对中国……”

——中国和中共可还真是两码事。中国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共的历史只有短短几十年,它不过是个舶来品,怎能代表中国呢?我们三皇五帝、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及先贤们的位置在哪儿呢?我们创造了灿烂文明的祖先的位置又在哪儿呢?

在西方民主国家,哪个政府、政党不好了,民众都可以把它选下台,这是做人的基本政治权利,难道我们中华民族就低人一等,不能拥有这种权利吗?中共做了那么多坏事,退出它,让人民远离恐惧和不幸,享有更多的自由,有什么不好呢?反共为什么不可以呢?相反,反对荼毒生灵的邪恶中共,退出作恶多端的恶党,才是真正的爱国。

“你吃共产党的,还骂娘”

——照您的逻辑,因为希特勒振兴了德国经济,让德国人过上了好日子,德国人就不该骂他杀了六百万犹太人,而该给他树碑立传纪念他?人类的正义、公理何在?古代明君都会接受臣子的批评并改正不足;作恶多端的中共,怎就不能被人批评?怎么不容人揭其罪恶?这不正说明它心虚吗?

更何况,我们吃的是自己辛勤工作的报酬,不是共产党恩赐的,它既不种粮食、生产产品,又不搞科研、教学,它没创造任何社会财富;相反,它贪污腐化,压榨民众的血汗,是地地道道的寄生虫、吸血鬼。

“你丢中国人的脸,跑出国就骂娘”

——如果说出中共不好的事实,就是丢中国人的脸,那美国媒体揭露克林顿的性丑闻,揭露美军虐待战俘,就是丢美国人的脸?这逻辑对吗?

您可知道:江贼将我国近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相当约四十个台湾岛的面积)的大片河山拱手送给俄国;中共政权连续多年被国际人权组织评为人权恶劣的国家;中国人在世界上申请难民的数字最多;中共通过历次运动和种种人祸残害了我们八千多万同胞;作为堂堂大国的政府,炮制所谓的“天安门自焚”的弥天大谎诬陷法轮功、残害信奉“真善忍”的修炼人,甚至大规模的活体摘取他们的人体器官贩卖给外国人牟利!……这些令我们海外华人倍感耻辱,丢中国脸的不是别人,而是中共。

在国内批评反对中共的声音也很多啊,比如中国十大律师高智晟,他公开致信国家领导人,呼吁中共停止对人权和良知的践踏,停止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者的迫害,他自己公开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的恶党,还呼吁大众一起用退党的方式来和平解体这个为害人民的祸根。他的名字和义举为全世界所传诵,您说丢中国脸的是中共还是高律师呢?

我们中国要進步,就不应做讳疾忌医的齐桓公,要学以魏征为镜的唐太宗,您以为如何?

“改革开发后的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这有目共睹……”

—— 古人云:不可焚林而猎,不可竭泽而渔。今天中共的所谓经济发展,其实是彻头彻尾的断后路经济。如果一元钱的经济收入的代价是五元钱的环境污染,那么根本就不能称其为发展,何况环境科学家已论证,许多自然资源的破坏是不可逆的,是无法用经济投入来恢复的。世界发达国家其实都具备所谓“中国特色的经济高速发展”的可能性,但是他们不会也不敢这样去做,因为他们不愿成为历史和国家的罪人。

而中共的贪官们却不在乎,他们知道中共已烂透了,长不了了,于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便成其信条。他们只顾自己拼命捞钱,疯狂掠夺和浪费自然资源,给中国造成巨大的生态灾难。他们早已把黑色收入转移国外,老婆孩子安置妥当,有朝一日拍屁股走人,全然不顾广大民众还要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上生存。这样的“经济发展”真是我们想要的吗?中共不早日解体,生活在那片土地的民众以后还有活路吗?

“大家生活越来越好,这不是共产党的功劳?”

—— 改革开放后,大家的生活确实有所改善,那是因为中共在经济被它搞到濒临崩溃之际,它不得不放松了管制,靠中国人民的智慧和辛勤工作取得的。因此,如果硬要找出中共有什么功劳的话,就是它的暂时放手不管。其实,没了中共搞运动和动乱,没了它的“外行领导内行”的瞎指挥,没了它对人民的思想和创造力的束缚——它干脆彻底消失,我们的生活会更好。

由于中国的廉价人力、自然资源和巨大市场,吸引了外国投资者,一些大城市出现了表面繁荣的景象,一部份政策的受益者确实富裕起来了。但您看中国广大农村和国有企业的衰败,看被强占了土地无以为生的农民,看众多企业的困苦的下岗工人,看那些去上访被抓被打的有冤无处申的访民,看那些挣扎在贫困线的城市居民,看中国日益被污染的江河山川、日渐沦丧的道德和冷漠的社会,看官场、医院、学校、媒体等各行业无处不在的黑暗与腐败……,您说这又是谁的“功劳”呢?

“我不听这些,我是个坚定的共产党员!”

—— 请告诉我你坚定到什么程度?当您知道中共所有的部级以上的子女都已移民海外,拿着非正当途径获取的钱财在海外花天酒地时,您还会说这么说吗?当您看到《中国农民调查》书中揭露的在贪官欺压下的农民的贫苦生活后,您还会说如此说吗?当您知道中共在窃政后,通过历次运动和种种人祸造成我们八千多万同胞丧命后,您还会这么说吗?当您知道中共每年几千贪官席卷几百亿国家资产潜逃国外时,您还会如是说吗?当您知道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已证实中共正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的人体器官贩卖牟利的暴行时,您还这样说吗?如果您现在无法再说您是坚定的党员,欢迎您進一步了解真相……。

*  破除对中共改良的幻想

“上海陈良宇都倒台了,说明中共反贪腐力度加大了,中共在改良……。”

—— 就象目前中国的足坛,只处罚某个“黑哨”、教练,或禁赛某个卖球的球员,而不改腐败体制,能从根本上振兴中国的足坛吗?陈良宇不过是中共内部权力争斗、用来化解民怨的牺牲品。

陈良宇一伙贪腐超过一百亿,是早该被清算了;可最近前上海中国银行总裁刘金宝揭发,江贼一次就存入瑞士国际结算银行二十多亿美金(一百六十多亿人民币),江氏家族被称为中国的真正首富;罗贼也在阿根廷用巨额赃款为自己购买了矿山……。中纪委统计,中共高干家属卷巨额资金逃居境外的人数已突破一百二十万,厅以上干部的子女已没有几个中国人了(都办了外国身份了);据商务部的公告,单去年一年,中共贪官外逃的人数就达四千多人,卷走五百多亿……。对这个世界上当之无愧的最大贪腐党来说,“不反贪腐,会亡国;反贪腐,则亡党”,中共能真反贪吗?

“胡温比江贼好多了,要看主流,看发展,中共正在向好的方向变……。”

—— 胡、温目前比江贼的确要好一些,但:

从中共天性看: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说共产党是个“幽灵”,一个天性嗜好暴力杀人的邪恶幽灵。这个邪灵以附体的方式,通过其从中央到基层、从城市到乡村,从各级政府、企事业到街道办事处的遍布全国的邪党及外围组织,附着在民众身上吸取血汗。这些大大小小的党干部们,不做工、不务农、不经商、不搞科研教学,不创造任何社会财富,却掌握着国家财经大权和对百姓的生杀大权。其天性就是邪恶、暴力和吸血,怎能指望它变好?

当然,恶党也拉入一些好人和优秀人才来装点门面,党内也有一些相比之人性强一些的领导人,比如,陈独秀不主张暴力夺权,刘少奇主张容许私人经济,彭德怀为民请命,胡耀邦想引進自由民主,赵紫阳反对镇压学生,但他们最终都被中共邪灵排挤、打压,结局都很悲惨。一个原本还善良的人加入中共后,要么放弃人性,于之同流合污,要么坚守人性,而遭到邪灵吞噬,这是由恶党的邪恶本质决定的。对其中哪一两个领导人抱有改良中共的幻想是不切实际的;

从国际走势来看: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国家都一阵风似的倒了,就只剩下一大(中共)三小(朝越古)。抛弃共产体制和清算其罪恶是国际潮流: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开工;红色高棉将在国际法庭受审;欧洲议会通过了“谴责共产独裁罪行”的决议;波兰议会通过法案,查处前共党政权的“同谋者”,禁止其担任公职,允许雇主解雇……。共产主义已是“昨日黄花”,一个已腐烂发臭的苹果,已没有机会变新鲜。

当通过和平退出中共,让人们都唾弃这个世界上最邪恶残暴的吸血贪腐党,中国就有了真正的希望。

*  破除既得利益者的障碍

“我是体制内人,在党内有好的条件,退党会影响我的现实利益……。”

—— 越是体制内的人,越了解共产党和中国社会的现状,越知内情,越对前途绝望,这不是一点利益所能打发的。一个中央高官在退党声明中说:我是一个中央级的高官,20年代就加入革命,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知道很多秘密,不好讲,但是越知道的多,对共产党就越绝望,于是他委托他的子女帮他退党。一位八十高龄有五十年党龄的老党员说:“国民党没有做到的,共产党都做到了;共产党不让人做的坏事,它全做了……。”

那些对退党漠不关心、甚至抵触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视权力、利益重于道义、生命的人,死心塌地的做中共党徒,一条路走到黑,心甘情愿的作共产党的陪葬品;另一类,就是那些从中共获得票子、位子、房子一类利益的人。对后者我们有如下忠告:

现在每天太阳依旧升起又落下,都市依旧歌舞升平,人们还在为各自的利益、目标而奋斗忙碌。多少人会去思考,会去相信历史上神的预言?南亚海啸中,多少生命在最后一刻还在享受着阳光和海滩美景,可大海啸一过,什么都没有了。利益有眼前利益、长远利益和生命的根本利益之分,不要因迷于眼前利益而不慎重思考生命的根本利益。眼前利益再多,一瞬间可能就化为乌有。何况,这个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及生命的根本利益并不冲突,真要保住这些利益,只需轻轻松松化名退党,就安排好了后路,就有了未来。

“共产党被退垮了,谁给我们发工资啊?中国这么大,社会将处于动荡之中,我们就不得安宁了……。”

—— 中国有两套系统,一套行使政府行政职能,另一套是党务系统,就是在政府部门之上再安插一个职位,而这个角色就是天天看报纸,理解上面的精神,打小报告,监视人、掣肘人,搞运动、整人害人。所以一旦中共垮了,它的党务系统垮了,各级党委解散了,行政系统就被解脱了束缚,就可以更好、不受干扰的平稳运行了。没有这套党务系统,经济会发展更快,社会将更为和谐。

中共恶魔在退党大潮中萎缩、化掉,避免了暴力流血。不是说共产党垮了,要砸烂现有政府体制,把党员揪出来,革他们的命,那些内心摆脱了邪恶的退了党的党员,只是脱了那件腐烂的臭衣服而已。其中那些德才兼备的人自然会成为没了共产党的新中国的栋梁,才能真正的为国为民自由发挥其聪明才智;摆脱了吸血鬼,消除了制造动乱的祸根,没了摧毁社会道德、掠夺自然资源、毁灭生态环境的罪魁,老百姓才能有真正和谐、安康的生活。

所以和平非暴力的退党不会引起动荡,是最平稳的过渡,是中国人自救、救国的最佳的方案。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