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食”和中共的强盗逻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最近明慧网上很多同修都谈到了“绝食”的问题。我也想来说两句,悟的对不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那段日子,我一直努力揭露中共的邪恶,给犯人们讲“九评”,讲明我是被绑架在这里的。

因在看守所里一切都被剥夺,犯人们觉得有饭吃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甚至有人觉得给他们吃饭就是共产党对他讲“人权”的表现了。我说:“共产党垄断了社会的一切资源,厚颜无耻的让人民为它付出,而人民要一点自己的东西,却反过来还要感谢它。”他们说:“现在你是被共产党关押了,确实就是他在给你吃饭,你怎么办?吃不吃?”我回答说:“那个绑架人的歹徒,绑架了人质,也得给人质吃饭啊!不能说歹徒给人质吃了饭,他就不是歹徒了!更不会因为它给人质吃了饭,人质就得感谢它。更况且看守所还非法占有我的资金,而且我平时上班工作时,每月光交税就要交上几千元,它只不过是用我的钱来给我吃饭,怎么能说是吃了它的东西?我倒要反问它,为什么拿我的钱来欺负我?”

可能由于以前很多名大法弟子在此曾经绝食,看守的警察也很怕我会绝食。看到我吃饭,就不管我跟其他人讲真相

自己在以前也会想到,如果我万一被抓了,我要坚定的像其他同修一样绝食,正念闯出。其实,我觉得这是受到党文化的干扰影响。因为以前受邪党所骗,觉得“革命成功很不容易,是有许多烈士的牺牲换来的”,所以在思想中存在,“要为大法牺牲”的变异观念,简单的把“放下生死”和“牺牲”联系在一起,曲解了法。

由此,联想到了中共的强盗逻辑。

由于我一直在监室里坚持炼功,不穿囚服,很多犯人从一开始多人绑着我,到后来掩护我炼功。管教见自己阻挡不了其他犯人知道真相,并害怕自己的奖金拿不到,就把我送到监狱医院,后给我办“保外就医”。在医院里,有些犯人都被强行交纳医药费(按邪恶的惯例,看守所送去的病犯医药费自付,监狱送去的由监狱支付),当时他们问我:“如果共产党要你父亲来保你出去的时候,交两万元医药费,你出不出去?”我就回答说:“两万元钱换人,我父亲是会给的。因为他很爱我,不想让我受苦。但这并不代表我父亲应该给钱。你说你碰到了强盗,那个强盗拿着刀指着你,问你要钱,你不给,他就捅你,你咋不给?我本来就不应该被关押在这里,我就当被强盗抢去了!”犯人就说:“那它毕竟给你看病了呀?”我说:“我炼大法,是最好的强身健体的方法,它不让我炼,就是不让我健康,它说让我住院是为我好,大家想想,一个正常的人,可不可能一辈子住在医院里?它是想找借口骗钱才是真的。”

有一个护士有更加荒唐的逻辑:“你保外就医了,还得自己支付医药费,还不如干脆坐监牢,可以有劳保。”犯人们还觉得她说的对。我就反问她:“你那么羡慕这里的犯人,那我跟你换一下,我来给你打针,你来替我坐牢,你愿意吗?”她不吱声。可见中共的党文化,渗透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头脑中。在中共的种种强盗逻辑下,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更应该指出这种逻辑的错误,让大家明白它是流氓强盗,而我们不应该顺着这种逻辑走,否则,不是修成了共产党的教科书中的“英雄”?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有这样一段:
“弟子问:师父您好,我已退党,但是党费是通过扣工资办理的,怎么办?(众笑)
师:那就算被邪教抢去了吧。(众笑,鼓掌)没有关系。”

我并非反对绝食,有很多同修的绝食是来自自己的正念,这里,我只是谈我个人的一点想法。怎样利用生活中碰到的小事情,指出邪党的强盗逻辑,让众生明白共产恶党是真正的邪教流氓,才是真正的目地,而不是简单的“绝食”。这也反映出,我们在讲真相中,应该更加细致,中共的党文化是漏洞百出的,但中国人却没有判断能力去分清,我们大法弟子,应更加智慧去指出,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