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我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大法弟子,九六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第二天炼功抱轮,天目看到了师父的法身,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在大法中修炼受益匪浅,我知道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才能走正这条路。由于学法不深,摔了几跤,慈悲伟大的师父啊,一直呵护我走到今天。现将在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这条路上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法中归正 否定迫害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我被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迫害两年又加期五十天释放。回到家中,准备在单位办理买断。第三天我与经理见了面,经理马上说:“你被劳教二年,一切待遇都没有了,单位把你开除了,职工大会已经公布完了”。我说:“我做好人,劳教已经对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左胳膊被铐残了,丧失了劳动能力,现在又换种方式迫害我。”经理赶紧推托说没办法。我就给他讲我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这时我又用法衡量了一下,表面是由于我被两年的非法劳动教养所造成的,其实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对我的经济迫害。我全盘否定。想到这,我对身边的妹夫说:“它们迫害了我两年多,回来又用另外一种方式迫害我,我没犯罪,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不行,我得往上找。”说着我来到劳动局,说明了情况。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这样说:“这是真的,职工大会已经把你除名了。”我没动任何人心,给他讲了真相后,我对另外空间的生命说:“你想用这种手段让我放弃大法,放弃修炼,你做不到,我也不承认你,你根本就动不了我的心,是我的不丢。”但此时又不知道怎么去做。

回到家中,我同家人说明了情况,及我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全过程。弟弟马上与一位亲戚找到单位领导要求恢复我的工作关系。这时领导的态度变了,说:“这样吧,你们去找政法委,他们同意我就照办。”弟弟回家告诉我,我立即明白了,应该向更多人讲真相

第二天我去找政法委,没见到人。回到家中,公婆说:“你这种情况,一分钱都捞不着。”我没灰心,第二天又去政法委,还是没见到,我又去找当年“包保”过我的一位上级,说明了情况。她说:“你的事我不管了,你也不听话。”没办法我找机会再去。我这样又找到经理谈话,他告诉我有人要买我们的单位,说我大约能拿一万三千多元钱。我明白了,这钱我找回来了。人认为是不变的事物,在神的眼里它是变的。师尊说:“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大约九月中旬,单位通知我们去领钱。我到单位一看人员都到齐了,有位职工说:“这钱恐怕不能发了,有个领导不签字,咱们经理与他交涉呢”。顿时屋内一片哗然,怨声载道,我不动声色,心想:这钱一定能发,谁说了也不行,大约十分钟,经理打了个电话说发钱,一万多元钱发到了我手里。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我又被四五个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急于救度众生,从而采取了一些常人的手段。后来师父借功友的嘴点化我,才清醒过来及时归正自己,从法中认识法。这时已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又被强制判了两年劳教。我认识到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而在思想中排斥,否定邪恶:这是人判的,人说了不算,我师父没安排,你送我去劳教所就是我出去的那一天。我让劳教所拒收我,我一分钟也不在那儿呆,立即释放我,我要出去救度众生。我决不戴任何械具。

十二月二十八日这天,我与几位功友被送往劳教所,临行前看守所长说:“咱们乡里乡亲的,就不给你们戴械具了,路上互相照顾一下。”到了劳教所,我浑身抽搐。劳教所那里气氛十分恐怖,警察骂骂咧咧,采用威胁和恐吓的手段,说我是装的。我心里很坦然,眼前这一切我没放在眼里,边发正念,边请师尊加持。过一会儿,邪恶的气焰没了,劳教所不要我。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闯出魔窟,我投入正法洪流中去。

正念劝退 救度世人

一次我去乡下亲戚家劝“三退”,下了火车找到汽车站点,上了通往乡下的小客车。到了亲戚家,邻居热情的打招呼:“你是打车来的吧,这个时间没有车。”我说我坐小客来的,她很惊讶,我知道这是师父特意给我安排的。于是我开始细心的,从对方能接受的角度去讲“三退”,从共产邪党的腐败,讲到天要灭它,我们必须顺天意,才能免于淘汰的危险等。当晚我就给几个人退出了邪党。

第二天,亲戚家中的孩子回来,由于着急,我顺嘴说:“天要淘汰人啦”。她听完瞪着眼睛惊讶的看着我,突然“嘎”一个箭步蹿進大屋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吧”。大人笑了笑说:“是,别怕”。然后孩子就愣愣的坐着,此时我的心仿佛受到了伤害,自尊心受到了挫折,不知怎么办才好,非常矛盾。一想:孩子是被邪恶因素控制了,我不能上邪恶的当。立即解体干扰孩子的邪灵烂鬼。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稳步向大屋走去。一進屋我微笑的对着她说:“你看我象坏人吗?这个江××真不干好事”。于是我对孩子包括屋内的人讲,由于江××的妒嫉,疯狂迫害法轮功,北京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的造假宣传,讲到自己在劳教所亲身经历的酷刑迫害,天要灭中共等等。孩子的表情渐渐由恐怖变成了微笑,最后她接受了,同意退出少先队。我送给她护身符,保佑她。那次在乡下住了一些日子,发出了一念:让有缘人来串门,救度他们。就这样我帮几十个人退出邪党,还包括五六个基督教徒。

六月份的一天,我叔叔的儿子结婚,父亲说:“你经济困难,别去了”。我一想:这是多好的一个救人机会啊,我必须去。于是我拿了五十元钱上路了,尽管第二天是正日子,但头天晚上我就赶到了,讲了好几个。虽然我的脚磨了几个大泡,但我的心情非常舒畅。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亲戚是多年未见面的,还有陌生的。但是他们见到我如见亲人一样热情,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并且,他们还退出了邪党组织,他们有的握住我的手,含着泪一个劲的说:“谢谢!谢谢!”短短一上午,退了近二十人。

还有一次在街上,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我的眼帘,我麻木的张了张嘴,话没说出来。心想,过去就过去吧。就在这人将要走过去的一瞬间,他转头正好与我打个照面,他立即停住脚步,热情的上来打招呼,说他从漠河回来,刚下火车,客套之后我帮他退出了邪党组织。这时我想起了师尊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的话:“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慈悲的师父啊!不错过每一个可救度的人,我太惭愧了。我写出来,在今后的救度众生的路上,不错过每一次机会,救度更多的众生,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点滴体会,如有不正之处,请予以指正。谢谢。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