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证实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已是第三次参加网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了,能有机缘为法会投稿我觉的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是师父再一次给大法弟子树立威德的机会,所以这是我们值得万分珍惜的。但今年我刚看到明慧编辑部发出的通知时,严格的说我的心态并不好,觉的自己前两年已写过了,没什么可写的了,这次就算了吧,不知不觉把它当成了常人的事情。最近看了师父的经文《成熟》,又和同修交流,觉的自己这样的想法很不好,是对正法机缘的不珍惜,是求安逸心的表现,太让师父失望了。就这样,在归正自己的心态后,我下决心要认认真真的把法会稿件写好,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重望。

一、大法弟子的能力法中来

二零零二年,我参与了本地区的资料点工作,同修让我负责技术项目。当时,我对电脑一点不懂,连碰都没碰过。但由于缺少技术人员,就答应了,心想,只要自己用心,一定会学会的,再没多想。也许是当时自己的心态比较纯正吧,连我自己都未想到对电脑操作那么快就掌握了。因为在校读书时,我一直觉的自己理性思维不是很强,灵活性也差;而电脑这“高科技”的东西,想必我学起来一定会很慢的,所以在参与资料点工作前,我从未想过要学电脑。然而当正法需要时,我竟能如此快的学会,真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打那以后,我一直在资料点承担技术工作,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在负责技术工作的这几年,我最大的感受是:做证实法工作心一定要正。所以学好法是保证良好心态的前提。没有好的学法基础,是很难做好证实法的事的。

几年里,每当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一个新的技术项目,并使这项技术在证实法中起到很大作用时,都是在自己心态比较好,没有个人因素的条件下,大法的威力就会奇迹般的体现出来。

举例说:有时资料点的工作中又需要一个新的技术了,而且是必须要用的。因为我不懂这些技术,只好上网查找相关教程,给自己起到指导的作用。有的教程写的比较详细,学起来还比较容易;但遇到没有教程、或教程写的很简单的,就全靠自己去琢磨了。但不管什么情况,大多都是超乎自己的想象,用很短的时间把新的技术掌握了。同修们夸我聪明、伶俐,但我并不这样认为。我知道每次的成功,都是因为自己首先想到既然大法需要,那么我一定要学会它,尽管我不懂,但师父会帮我的。每次都是在这样的心态下,我才很快的学会了该学的。

在钻研技术的过程中,有时遇到弄不懂的地方,当自己没有急躁情绪、认真思考时,脑海中就会突然闪现出一句话,“这么做一下就好了”,然后我的手会不自觉的把鼠标滑到该到的地方,轮番按左右键,自己想要达到的目地立即就达到了。而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想到那一步骤。通过学法,我认识到那一刻都是师父在开启我的智慧,告诉我该怎么做。因为这样的体会太多了,所以每当证实法中又需要新学什么技术时,我便不会有过多的畏难情绪,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师父会帮我。而自己这种对师父的正信,又全部来源于平日里的学法。学法修心真的是太重要了。

但是对于我的这种亲身感受,以前我并没有更清楚的法理认识,直到师父《洛杉矶市讲法》的发表,我才明白。

师父在法中说:“……那么也就是说呢,不论你在哪一个领域里,你的技能方面能够提高那是你不断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后的表现,表现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从人的角度上来讲你在变成好人,由于学法内修你做的越来越好,神就会给你应有的智慧、给你灵感,让你在学习中明白很多、让你创造出更好的东西、让你技术更高、让你超越。大家想想,在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正当的行业是不是都能够这样?你既在做好工作中的那一切同时你又在修你自己,你是不是就能够提高?在当今社会,我选择任何一个形式作为你们修炼的形式都能使你们修成,……”

师父的这段讲法,让我明白了为什自己心态纯正时就能很快学会新的东西,同时我也深刻的认识到原来自己研究技术的过程实质上是个修炼过程,并非单一的常人式的研究技术。

也许是年龄的原因吧,由于我岁数小,所以不能每时每刻心态把握的都那么好,有时在研究技术时会产生常人的兴趣,觉的很好玩,本来要达到的结果已经达到了,我还浪费时间鼓弄,结果反而弄巧成拙,使结果变的很糟糕,白白丢掉了宝贵的时间,还耽误了正事,严重时导致电脑出现了故障。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态不对了,一遍遍的向师父承认错误,弟子错了,求师父帮忙,弟子一定改正,再也不这样了。当我心态调整好后,一切又变好了。真是“好坏出自一念”!

在资料点的工作中,由于自己技术能力及办事能力的不断增强,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很强的自强心理,这在以前我从没认识到。直到前一段时间,偶然碰到了一位几年未见的同修,当他跟我提出我有一颗自强心,让人感觉跟我说话时有种不平等的感觉,我才发现自己这颗很强的执著心,而且它已经隐藏很长时间了。

刚开始同修提出时,我并没找到,还觉的自己平日里挺谦虚的。但心里想,同修既然提出来了,肯定是有。于是那几日我又问了其他和我比较熟悉的同修,是否看到我有自强心。但同修并没说出什么。但我还是向内找自己,到底在哪方面体现的呢?也许是师父看到我这颗想要改正的心,一天在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时,突然我清晰的感受到从身体内飞出了一个由“自强”构成的我,而且就坐在我的对面,同时我的这颗自强心什么时候产生的,表现在哪些方面一一的都呈现出来了。而就在我认识到的那一刻,我感到这颗自强的心已远离了我,全身无比轻松,祥和,内心的舒适无以言表。我知道师父已帮我拿掉了这颗执著心。我好感动,感动师父的慈悲点化,感动同修的直言不讳,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如果没有同修指出来,自己将来很可能会膨胀到谁也碰不得。

现在想起以前那个自强的我,做事时是多么独断,以自我为中心,我的就是对的,固执己见,总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强加于人,别人不接受就不高兴,愿意指导别人,不愿意被别人指令,缺少修炼人应有的平和。这都是我那颗自强心的真实体现。

如今当我发自内心不再要这颗执著心时,真的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而且觉的自己变的平易近人了,也不愿与人争斗了。此时此刻,我不再看重自己的能力,我那点能力本来就是法中给的,跟伟大的佛法相比,也简直太渺小了,不可比拟。我只有无条件的同化宇宙大法,那才是生命真正的归宿。

二、在帮助同修中提高心性

二零零五年八月末,一同修告诉我,我们以前熟识的甲同修劳教期满,已经回家了,但状态不好,希望我能找该同修聊聊,督促他精進。甲同修以前是我们地区主要技术负责人,后来遭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这次听说他出来了,我非常高兴,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在同修的安排下,我和甲同修顺利的联系上。在闲聊的过程中,我发现甲同修由于长期缺学法,所以对问题的认识很多都站在常人的角度上去思考,而不能站在法上去认识,因而常人中的魔难很大。但这是初次见面,由于自己的后天观念,我并没急于从法理上说服他,怕他接受不了,只是委婉的和他聊以前大家在一起证实法的事,想引起他的回忆,把心收回来;并督促他多学法,把落下的撵上来,不要急于做这做那。那天,我们聊得还算是比较好,自己也很高兴,觉的没白聊(其实这里已隐藏着自己执著结果的心)。

后来,由于一些偶然的机会,我和甲同修又见了几次面。但当我发现甲同修状态仍不好,不爱学法,甚至有时还不如以前时,我的心开始波动了,心想,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怎么就不知道上進呢?埋怨的心油然而生。但出于责任心,我还是尽力规劝他,希望他能重视修炼的机缘,不要过于看重常人的东西,把精力多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可是话中已明显带有指责的成份。由于我的不纯,和甲同修聊完后,他没有什么改变,而且在聊的过程中,因为他说的一些话也触及到了我,顿时自己觉的很委屈,心里不平衡,心想怎么能这样说我?我不是为你好吗?此时为他人着想的心没了,光向外找,心想再不管你了,自己不知道上進,别人有什么办法。结果是没有帮到同修,自己反而情绪化,忿忿不平。

事后,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甲同修的不精進,让我如此情绪化呢?如果是其他同修,我会不会也这样呢?我在心里说,有的会,有的不会。那么致使我动气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此时向内深挖自己,我发现了自己的一颗私心。因为我的电脑技术就是甲同修细心教会的,并且当年他做的非常好,在证实法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心性也不错。所以现在看到他不精進,心里就格外着急,觉的甲同修以前做的那么好,现在却这个样子,太可惜了,赶快好起来呀。无形中,已把甲同修与其他同修区别看待,这不就是私心吗?如果是一个不熟的同修,也不精進,你会如此着急吗?那么自己带着这样一颗私心,人情,又怎么能帮助得了同修呢?我这不是太执著了吗?你越执著,旧势力就越钻空子。

就象我曾经一度执著母亲的状态,我希望她修的好,每位同修的优点都想让母亲具备,结果适得其反。每当我越希望母亲好时,母亲的状态反而不好了。当我放弃时,顺其自然,母亲有她自己的修炼状态,她反而非常好。这让我觉的,很多时候,是我的执著使事情向坏的方向发展了。

在继续向内找时,我还发现了自己一颗执著自我的心,就是当自己觉的抱着最诚恳的心帮助同修,把自己认为最好的认识告诉同修,想让同修提高上来,而同修不接受我的意见时,我就会不高兴,此时就是把矛盾向外推,认为同修心性不好,不能站在法上认识。而不是找自己的原因,是不是自己在劝说同修时,带有自己的因素,没有站在同修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而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指责同修为什么不这样,为什么不那样?

师父说:“我不是说不能指出别人的问题,我是说整个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必须是人人向内找的环境!(鼓掌)整个大法弟子的环境决不能是在互相人人指责中提高!(鼓掌)所以作为师父来讲,我只能鼓励你们向内找,出现问题找自己的问题。人人都能这样做那最好,认识不到的别人给指出来当然不是错,可是指出时一定是善意的。你修的也是慈悲嘛,要善意的。所以这两点都要注意、都要做到,我想很多问题都会容易解决。”(《洛杉矶市讲法》)

同时我觉的,自己忽视了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度人的是法,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作为弟子,不应把自己的认识强加于同修,而应是如何提醒同修,让同修自己从法上认识,主动的去同化法,怎么能让同修按照你的认识去做呢?说严重点,这不是把自己摆到大法之上了吗?这和旧势力有何区别呢?当我想到这时,渐渐的不再动气了,只觉的自己还有太多的人心,需要在这过程中提高上来,不是改变别人,而是先学会改变自己。

法理上清晰后,我就不再执著甲同修的状态了,而是心中发出善念,相信他有一天自己会精進起来。我们每个人都有师父在管,作为同门弟子,当我们看到同修陷入困境中,我们可以劝善,鼓励同修,加持同修,做好我们该做的,至于结果什么样,不要执著它,一切都会在师父的无边法力中自然归正,而不是执著出来的。

其实这次帮助甲同修的过程,正是自己应该从中提高心性了。因为以前我在帮助身边的同修时,经常会陷入各种执著状态,整个人都被情绪带动。

前几日,坐车正好路过甲同修家,便过去呆了小半天。事先也没想什么,只想过去看看。结果发现,甲同修的状态好多了,说话也在法上了,而且精進的心也强了。当他自己说看完《忆师恩》,劲头可足了时,我内心好感动,觉的只有师父的慈悲才能度人啊!师尊在《转法轮》开篇就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是啊,就拿自己帮助同修来说,表面上我是想帮助同修提高,实质上这个过程却是我自己的修心过程,是自己提高心性的过程。今后我要更扎扎实实的学法修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