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進不懈怠 助师正法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尊敬的同修好:

我是一名政府系统的大法弟子,在看到《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通知》后,我的第一念就是珍惜这次机会,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因为我就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写修炼体会是正法修炼的一部份,这是我应该做的。前几日的一次睡梦中,“用笔”两个字打入我脑海里,我突然惊醒。我悟到,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点悟我,让我拿起笔来证实法。

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说:“成绩是学好法充实正念的威德,不足是修炼中要走的路”。在正法修炼中,我有时做的好,有时做的不好,在做的好的时候,师父就会鼓励我,在做的不好的时候,师父就会点悟我,引导我爬起来,别趴着。但是不管怎样,我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笃守着这一信念,在风风雨雨中我随师父走到了今天。

一、利用自身条件搜集电话号码

以前我经常想:我为什么会在政府机关工作?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我悟到,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根据我的意愿安排的,我要在这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要在这里兑现誓言,要在这里做好我应该做的。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救度我们操尽了心,吃尽了苦,我们无以为报,唯有永怀感恩的心,勇猛精進,做好自己应该做的,才能不愧大法弟子的称号。

正法修炼中我悟到,用电话讲清真相、震慑邪恶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这种讲真相方式既安全又有效,不仅能够直接与人沟通,有针对性的讲,而且可以实现双方的互动,达到较好效果。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你讲的话对他来讲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 。基于此,我把搜集电话号码作为讲清真相中的一件重要事情来做。在师父的点悟和安排下,我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先后搜集了省政府有关部门、市委市政府、市直各部门、市辖各县市区、当地“六一零”邪恶组织、当地公安系统的电话号码,包括单位领导及一般工作人员的办电、宅电和手机号码,并上传到明慧网。同时我还把到外地开会、参观、考察的通讯录整理出来,传到明慧网。在我整理电话号码的时候,我经常看到一轮金光在电脑屏幕上闪烁,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鼓励我。前段时间,我经常听到本地政府工作人员说,我接到法轮功的电话了。听到这些,我感到很欣慰,同时我觉的,我们应该把打电话讲真相持之以恒做的更好、更扎实。

二、正念清除邪恶

发正念是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必须做好。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有很多学员不重视发正念,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敏感。不管敏感不敏感,师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决不是一个形式!师父决对不会叫你干没用的事。(鼓掌)要是那样,这对你、对我、对正法与你们证实法、对众生来讲都没有意义,而且发正念已经摆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了。大家一定要重视,不管感觉到、感觉不到,都要正念强一些去做,时间长了我想都会有感觉。”

我非常重视发正念,在定点发正念的同时,在工作中也很注重发正念清除邪恶。以前,我单位门口摆着一个恶党保先的牌子,我每次路过那里都要对它发正念,清除它背后的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经过持续发正念,过了一段时间,这块牌子突然不见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从中我感受到了发正念的威力。

有一次,我有机会到中南海办事,在中南海中我时时保持正念。办完事后,朋友带我到中南海中转转,他边走边介绍,这边是中办,那边是国办,这个方向是江××办公的地方,我一边走一边集中精力对着江魔头办公方向发正念,努力清除操控它的一切邪恶烂鬼。

邪恶的“六一零”经常在我办公室旁边的会议室开会。我每次知道后,都在办公室里对着它们发正念,并请师父法身加持,清除那里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那里另外空间所有的黑手烂鬼,一个也不放,使那些被恶党毒害的人有机会得救;并做到会议不停,正念不止。在它们散会的时候,我都要来到门口或窗边,近距离对着从会议室走出来的人发正念,清除邪恶。

三、智慧讲真相劝三退

一方面,向有关政府工作人员传递破网软件,引导他们上大法真相网站,了解大法真相。另一方面,向一些关系不错的政府工作人员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明白了真相的政府工作人员纷纷表示用化名退出恶党。同时,我还以写信的方式向当地“六一零”领导小组成员讲真相。此外,我还利用在会议上讲话的方式谈《九评》、谈退党。

一次,基层邀请我参加会议并讲话。开会前,我心里想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一定要在会议上讲出大法真相的内容。开会时,我发正念清除会场中的邪恶,虽然恶党的书记坐在我旁边,但我心中充满了正念。轮到我讲话时,我心怀坦荡,想方设法插入真相内容,在论证事实胜于雄辩的观点时,我列举了一个例子,用第三者的方式谈出了《九评》,谈出了退党。例子的具体内容是:有一次,我与网友在网上聊天,网友对我说,有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写的很好,很多人看完这本书后都退党了,到目前已经有八百多万人退党了(当时的数字)。网友对我说,共产恶党不好。我与他辩论,他说共产恶党谎言、腐败、暴政,并列举了一些例子,我被他说的哑口无言,这就是事实胜于雄辩的好例子。我记的,刚开会的时候,与会人员普遍有些精神不振,心不在焉,可我一提到《九评共产党》与退党时,我看到这些人都精神起来了,我知道,他们明白的一面都精神起来了。

四、整体协调形成合力

在注重安全的情况下,我经常与同修联系,协调做事。如帮同修下载师父的经文和明慧文章,帮同修上网三退,帮同修刻录光盘,教同修上网技术,有时还参加小型法会,与同修互相切磋,整体提高。同时把自己节省的钱给同修做资料,救度众生。

当地有一位政府机关的同修,他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放弃了修炼。其他同修都与他接触不上,我利用工作条件经常找机会与他谈心,并把《转法轮》、师父新经文、明慧文章、《九评共产党》、《永恒的诗篇》、《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等书籍和光盘送给他,后来他终于走回来了,并由我主动找他变成了他主动找我要资料。

一次,在师父的安排下,我看到邪恶“六一零”的一份秘密文件,它们计划非法绑架迫害一些当地同修,我当即将此文件复印,并连夜送给同修,使同修们提前知道,并做好相应准备。同修们知道这件事后,相互协调,高密度发正念,加大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力度,同时把文件的内容在明慧网上曝光,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

五、怀大志拘小节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胸怀的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志,同时在小节问题上也应严格要求自己。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虽然有时做的不好,但我明白后马上就改,我感觉,生命真正在法中升华了。下面列举几个严格要求自己的小例子。

在工作中,我增强了责任心,淡泊了名利心,我所负责的工作连续多年在省市名列前茅。这些都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心性得到了提高才做到的。我悟到,大法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修心断欲去执著”(《洪吟》〈谁敢舍去常人心〉)来不得半点马虎,同时大法修炼又是非常殊胜的,堂堂正正、干干净净。

由于自己的工作能为别人办事,所以有时别人给我送钱送卡,对此我都严肃的予以拒绝,并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师父教导我做好人,并借机向他们讲真相。一次,我帮了一个政府采购的事,客户挣了不少钱,他为感谢我,送给我一信封的现金,我当即退还给他,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并帮助他和孩子办了三退,他非常感动,并表示什么时候需要他,他一定帮忙。

由于工作关系,招待和用车问题都不难解决,可是我自觉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坚持办单位的事花单位的钱,办自己的事花自己的钱,自己待客自己掏腰包,回老家乘公共汽车。一次妻子出差,孩子自己在家,单位来了客人,中午要招待,不能回家给孩子做饭。客人知道这个情况后,让我把孩子接来一起吃饭,我婉言谢绝了。吃完饭后,我从饭店给孩子拿了饭,在饭费结算中,我用自己的钱结算了给孩子拿的饭钱。

另外,由于工作关系,我有时还要陪领导到歌厅唱歌,领导每次都要小姐,而且每人安排一个,不要还不行。在那种情况下,我都注意把握好自己,第一坚持保持正念,第二不唱恶党歌曲,第三与小姐保持距离,并在活动快结束时向小姐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小姐听完真相后很感动。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所做的这些平凡的小事,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精心安排下做的,我做的还远远不够,按照大法的要求衡量,与精進的大法弟子相比,差距还很大,我决心在今后的日子里更加勇猛精進,争取做的更好,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