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堂堂正正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一个新学员,刚开始在家偷着炼。由于丈夫的事情(丈夫是比我得法早几年的老学员,“七二零”后,在我和公公的严管下,公安国保人员又屡次上门骚扰,丈夫被迫离家出走,后被非法抓捕判刑),公安国保人员经常骚扰我家。有一次我在家看书时,被他们发现,他们很吃惊,对我的得法觉的不可思议,因为“七二零”之后我没得法的这段时间里,我对丈夫管的很凶,非常反对大法,大法弟子也都知道。当时我就对公安国保人员说:“你们想想吧,一个那么反对大法的炼上了,你们就能分清这个功法是好是坏。我和孩子需要健康、平安,只有大法能给,还不用花钱,你们能吗?再就是我丈夫出事后,我求你们帮助,你们说工资都不开,拿什么给你找人。大法弟子就不同了,我每次找他们都是有求必应,无论多热、多远,我一个电话他们就来,帮助我,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对我好,打动了我,引导着我想了解大法,后来开始看书,直到得法。还有我愿意跟炼功人接触,那里是净土,他们那里是真正的净土。”最后公安国保人员说,那你就在家炼吧,不许出去参与活动。从那天开始,我就公开了自己的修炼身份,并严格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并发誓要用自身证实法,改变常人的态度。

还有一次,我要去见我丈夫,到公安局开介绍信。一个国保人员说:“我们没去搜你,要搜你家肯定有你们师父经文等资料。”我当时就肯定的回答了他:“你不用搜,我有,因为我是修大法的,我就接师父的经文,不然我怎么修啊?你在公安局上班,局长给你什么指示,你不也当宝贝似的吗?”说的他哑口无言。以后到我们家也没有搜过,有一次问过我是不是三退了,我说是,并且用真名退的,共产党把我家迫害成这样,我能不退吗?问我跟炼功人接触不?我说接触,我们修的是一个大法,能不接触吗?写到这我想说的是:我们修炼人之间的来往是很正常的事,常人都是下棋有棋友,打麻将有牌友,我们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呢?记得有一次,我和同修约好去发资料,到了地方同修忘拿贴的标语了,我等着他回去拿。我当时想,黑天半夜一个女人在路边呆着不好,我就跑河沟里躲着,刚往那一蹲我就想:我堂堂正正的一个大法弟子,怎么能这样,我就走回路边等着。一边等一边发正念,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没有一个人路过,直到同修回来,才过来一个人。我和同修一个串胡同,一个负责推车子、贴标语,很快把那个沟做完了,过程中有两个打麻将散场的发现了我,问我是谁,我也没理他俩,只管走自己的,他们也没敢上前盘问。回来后我总结经验是:发真相资料时,如果对方没有发现你在做什么,你就不要怕、不要躲,越躲、越跑,越让人怀疑。如果有同伴更好,两个人就一边走,一边聊天,如果两个人都默不作声,那更不正常。走路也是正常走,不急不慢,不要怕有声音,哪个胡同不走人呀,狗叫也没有关系,我们发资料时提前发正念就能抑制住狗叫。

由于是自学,自己又不精進,我就有好多好多问题:比如发正念,我就不会发,想问也不好意思,自己发也觉的没效果,最后想还是问吧,我也不在乎不好意思了,学会发正念才是重要的,这样和同修学会了发正念的要领,后来我又帮助了好几个老年大法弟子学会了发正念。

同修都说我提高的快,其实我心里最清楚,每当我有问题正待解决时,迷失了前進的方向时,都是师父安排同修帮助我点醒我。感谢师父原谅我以前的所作所为,尽管我在网上已经声明向师父认错,但那也远远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深深的内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