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认识“正念”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今年春天我到南方某公司上班,也开始在当地讲真相,半年过去了,从同事到老总把自己认识的人讲的差不多了。老总及所长都口头保证一定会保护我,直到他的能力无法保护为止,我当时点点头说:“您应该保护我。保护不了不是您的错,不保护就是您的错了。”他笑了。

后来因为婚姻离开到另外一个地方了,听男朋友说他那里同修特别少而且他做的事情很重要,就决定要过去。就在这时候,当地国安也开始到公司上门骚扰,当我去和老总辞别时,他告诉我,说国安把我当成重点监控了,而且他被国安灌了一脑子不好的思想。但是他还是说:把你的手机连同卡一起扔掉吧。最后他又补充说,“你要离开之前,一定要先和我打声招呼,我有重要的事情。”当时我只是有点纳闷。

当我到自己的办公室时,主任过来了,跟我说:“你走之前,国安的人想见见你,说是只想看看,没什么的。”他说的很坦然自然,我当时无意识中就答应了。话刚出口,就想起来了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时头脑里立刻明白了他们的险恶用心:欺骗公司人相信它们只是想见见我,当见到我并认识我之后,会在公司外绑架我。立刻我就对主任说:“我不见它们,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您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就是想骗我,见到我后,然后出门绑架。”直到这时,好象主任才如梦初醒,赶紧告诉我,“你不要走铁路了,从公路走,走哪个站,如何如何。”我点点头就离开了。当时我也意识到老总也是被国安欺骗了想让我见见国安。

出了公司门,我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加持,绝对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抓到我。当时想起从前看同修文章时,有同修被追踪的经历中是不断找自己执著心,然后才摆脱的邪恶。但是,我当时想,如果认为只有找到执著心才能摆脱邪恶,也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也就意味着“如果我有执著心,你们迫害也就对了。”所以,我当时根本没找自己的执著,更加坚定的一念彻底否认旧势力的迫害参与,我的执著心我会在师父的安排下修去。同时给我认识的同修用公用电话通知找人帮我发正念。回到家里,我把手机所有的号码抄下后,就把手机留在了当地,让邪恶误认为我还在它们的监控范围之内。

当我收拾东西的时候,脑子里冒出一念:这些东西不要了,我人走了就好了。当时立刻意识到不对。为什么不要了呢?我收拾自己的东西是应该,如果再到当地去买还要花很多钱,这也是承认了它们在经济上的迫害。最后我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后,就直接去了汽车站,并没有走主任介绍的路线,转另外一个城市离开了。就这样,邪恶连我的影子都没见到,我就到了现在这个地方了。

其实,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中间也走了不少的弯路,但是从来没被邪恶抓進去过,很多次都是有惊无险。我想主要原因是我是彻底的否认旧势力,只相信师父的话。

记的爸爸(同修)曾说,“不敢出去讲真相,怕被抓進去,承受不住,走向反面。”我说:“不会的,师父说过‘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当时爸爸举了很多被抓的例子,我虽然不知道这些同修为什么被抓,但是我对师父这句话的坚信却没有动摇。

后来,到了另外一位同修那里,这位同修帮助了我很多。但是她被绑架过两次,怕心也重,也担心我被抓。她说:“你小心点,别被抓了。”我说:“不会的。”她连说了三遍了,我也连说了三遍“不会的”。后来她突然明白:“这就是正念。”我说:“师父不会给我们安排到监狱里修炼的。我们是师父的弟子,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

一次警车就直接在我身后呼啸着;一次我刚发完资料,警车就堵在了大门口;一次在大学被保安看到了;还有在医院里被人看到了……但是我当时想:“跟我无关,我不是坏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这样,我就坦然的从警车面前走过。有一次直面恶人时,就想起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了,修炼、发正念、讲真相,就堂堂正正的讲了真相,他的口气就缓了下来了。

最近背法特别多,现在已经背到第九讲了。随着背法,很多不明白的道理都明白了,而且是从内心深处真的明白了“我们才是宇宙中最安全的生命”。那一天,在亲戚家讲真相时,突然发现自己思想中所有的念头都没有了,包括怕与不怕、包括邪党理论、也包括常人所有的思维及伦理都没有了,思想中真的只有法,只知道照着法做,讲“三退”原来是这么容易,自自然然的只几句话就行了。走出门外,好几次泪水都差点顺着面孔落下来,也真正的感受到正念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嘁哩喀喳”的样子,而是慈悲祥和,心里只有众生,行为上越来越能自然的符合法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世人在我们的善下得救了,邪恶在我们的慈悲下溶化了。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地是希望同修们能彻底的否认旧势力的迫害,看到明慧文章中有很多并非是完全的正念,介绍如何跟了恶警去了派出所,然后正念走出,我个人认为这只是一开始没出正念,接受了邪恶迫害,然后才出正念、解体迫害的例子。我认为,被邪恶唤的时候,不要听它的,心也不要动。邪恶本不应该在宇宙中存在,更没有说话的权利,别说支配大法弟子了。我们心里要明白清醒的装着师父的话,记着师父是怎么要求我们的,我们就怎么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有讲真相,但可没有受迫害。也不是说被带过去后,再堂堂正正的反迫害走出来才是正念,而是根本就不被它们迫害,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那才是正念。也希望其他同修不要有英雄情结,好象只有被打不屈服的才是好样的,才值的佩服。

另外,提醒同修多学法。我在背法时,无论脑子里冒出的什么念头,我都排除用法来取代。我就要同化法,我就要同化法,其它的我什么也不要。其实背法后,才发现很多平时我强制性的去不掉的心,在背法中自然就没有了。面对世人时怕心也淡去了,讲真相比从前更自然容易了,因为这是法啊,而法在这一阶段就是这样要求我们的。当法学的多的时候,有时候旧势力演化出来的什么所谓的魔难,就象大人在看小孩在身边摆积木似的,任你怎么摆,我也不会去爬你的积木,你如何能左右的了我啊?在现在大陆魔难的假相中,我的步子一点也不会缓下来。从前我走在这条路上,因为能看到两边有悬崖,我不怕,走的快,现在虽然旧势力搞的雾迷迷的,不知道脚下哪一步安全,但是面前有法的明灯,每一步都是坚实和安全,因为我法学的多,所以我的步子也是一点也不会缓,紧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因为我坚信法,坚信照着法做就是最安全的。

真正证实好法,是修炼好心性的同时讲清了真相救度了众生,法带给众生的是美好,只有这样,也才真正证实了法的无所不能,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而不是在迫害中如何的不屈服,其实这已经是一种变异了。

以上都是个人的一点体会,可能有啰嗦或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