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面揭露重庆市北碚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事实:

1、一次有预谋的“转化”迫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为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策划了一次有预谋的迫害。恶警中队长雷科金先把法轮功学员古香林、伍群、亢红从严管三组调到严管二组去,再将个头高大的吸毒犯范栓栓从二组抽调到三组,集中邪恶力量,暴力“转化”严管三组剩下的唯一的法轮功学员白天时。

二月十五日早饭后,三组的犯人头、吸毒犯付亚强(人称“毒手强”)叫人关上牢房门后,逼向白天时问道:“你写不写三书?”白说:“不写。”付亚强吼道:“今天不写不行,你不写日子难过。”其他几个吸毒者立刻围了过来,两人抬脚,两人抬手的将白天时抬到床头,两脚分开捆在床当头的横条上,臀部坐在矮凳上,双脚和臀部中间成了空心的。恶人付亚强又问:“写不写?”回答:“不写!”付亚强叫道:“不写老子今天要你尝尝坐‘土飞机’的味道。”

于是付亚强和苟长华两恶人各按住白天时的双膝关节处,用力往下压,白天时强忍着疼痛对恶徒们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不要这样,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恶人根本不听,付亚强和苟长华按得时间长了,累了,两人便站到白天时的大腿上。此时白天时满身大汗,巨痛难忍。在两旁的黄小东、范栓栓按住白天时的肩膀,不让其动弹,范栓栓时不时的还说:“写了‘三书’就不整你了。”站在白天时大腿上的付亚强吼道:“不写就往死里整,整死了大不了算自杀了事。”说完还跳着加力,威胁白不准叫唤。

整个上午的迫害直到中午开饭。饭后邪恶之徒累了要休息,他们把白天时放下后,强迫他正坐,为防止白打盹,黄小东打来一盆冷水,将白的双脚泡在冷水里,舀一杯冷水倒入白的脖子里。当时天气很冷,屋外还下着雪。黄小东为了不许白天时打瞌睡,又心生邪计,拿来一只筷子,夹在白天时两膝处,筷子上头顶住下巴,一打瞌睡筷子就会顶下巴。黄小东威胁道:“筷子不准歪倒了,不准掉落地上,否则没有好日子过。”

下午两点,邪恶之徒休息后,又把白天时强拖到床边,依旧双脚捆在横条上,大腿上两边各站一人,继续折磨,为逼写“三书”,恶人更加疯狂,恶徒黄小东拿来钢针,在白天时脚上、手背上猛刺,迫害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钟。白天时被折磨的无法站立,两腿毫无知觉,大小便要两人挟持着。

因劳教所对犯人下了命令,必须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晚上恶徒们让白天时背靠着墙,坐在小凳上,以挺直姿势坐,两腿并拢,姿势不准变。恶犯黄小东又打来冷水一盆,将白天时双脚泡于水中,又往白天时脖子里倒冷水,接下去恶徒又是暴打。大约晚上十点钟,恶人黄小东又开始用钢针对白天时满身猛刺猛扎,范某拿着盛饭的木铲子,专敲脚踝,敲得骨头钻心的痛,没敲多久肉皮就敲破了。迫害直到深夜十二点,邪恶之徒累的疲惫不堪才收场。这时白天时被折磨已无法行动,被四人抬上床。

第二天,劳教所有预谋的叫来吸毒犯刘东,此犯大学学业,能说会道,他假装同情的劝白天时要识时务,说了一个上午。白天时在邪恶的软硬兼施下,动了人心,被迫写了“三书”。不久,劳教所给恶人付亚强减刑期六天,其他几名参与迫害者每人减刑期三天。

2、古香林被恶犯按入马桶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一天,被非法关押在所谓严管组的法轮功学员古香林,在厕所倒马桶,帮教黄小东、苟长华以马桶没洗干净为借口,恶狠狠将古香林头按入马桶闷水,按下去拉起来又按下去长达几分钟。被关在严管组,古香林坚决不向邪恶妥协,不写“三书”,经常遭到帮教的打骂和无理折磨,被迫害得不成人样。古香林于今年九月份解教离开劳教所后,现情况不明。

3、李冬明被暴打头部受创

二零零五年十月,法轮功学员李冬明拒绝写污蔑大法的文章,招来帮教余宁、姜曾的毒打,两个恶人拳打脚踢,余宁一拳又一拳直打李冬明胸部,姜曾用脚猛踢李冬明上半身,李冬明被打得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整个上半身全是青紫的。从那以后李的视觉、听觉、明显减退,两腿站立不稳,大脑反应迟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