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转变观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自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整整八年了。回想自己走过的路,有痛苦、有喜悦,有彷徨、有无奈,坎坎坷坷,连滚带爬……能够走到今天,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在此,向尊敬的恩师说一声:“谢谢,师父辛苦了!”

修炼的路走的不好,因为在人中形成了许多的观念认识不到,形成的常人的思维逻辑很严密,再加上恶党文化的长期熏染,使自己在修炼中对法的理解很难到位,所以在观念的带动下,在人心的支配下,走了无数的错路,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尤其多次被抓、被抄家、被非法拘留,甚至两次被劳教,在迫害中用人心看问题,向邪恶妥协,说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在此,我郑重的向师父说声“对不起”!向同修说声“对不起”!

跌倒了,爬起来!我是这样做的。几经摔打,有了很大的提高,随着人心越来越少,对法的领悟越发的清晰、明朗,深深懂得法的深不可测。随着对法的领悟愈来愈深,也有了一些自己的体悟,下面我就转变观念的问题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希望与同修共勉。

一、通过家人的转变谈讲真相中观念的转变

我的家庭,没有人相信神佛,尤其是我的父亲,受邪党文化迷惑,是一个典型的无神论者,除了相信自己和邪党,什么都不相信。初得法,我回家告诉家人大法好,没人信,而且我弟弟和我爸爸烧了我的大法书,亲戚也没有谁相信修炼的事情,就知道挣钱、过日子,姐姐长年病重,几经生死,一跟她提起大法,她就反对,说我傻,尤其“七·二零”以后,我的多次被抓,更是让家人愈发的不理解,他们只相信恶党的话,不相信我的话,不许我说“法轮功”,也不许我炼,我就是非要炼,他们拿我没办法。丈夫是干部,怕丢公职,更是阻挠我,长期的打骂,离婚挂在嘴边,苦苦相逼;我虽不动心,但毕竟家人还是没能接受大法,一跟他说“三退保平安”,丈夫转身就走。

今年,我的家人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仅几个月的时间,就有了天壤之别,家人都变了,不仅三退了,而且大都要了护身符;尤其我丈夫,不再阻挠,看上去高高兴兴的样子,不再因为我而担惊受怕,而且跟我相处也挺好的,不管我出去干啥,都不再干涉,而且自己有啥难事,都喜欢跟我谈谈,我就告诉他我认为咋办合适,结果他的工作挺顺利,心情自然也就舒畅。

这么大的反差,我现在感觉到其实是因为我修炼中根本性的转变,师父在《洪吟》中讲:“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以前我只是表面信法,师父让干啥就干啥,但是心态不纯,掺杂着许多人心,所以效果不好,而且导致被抓。现在我就知道了,不管做大法的任何事情,都应该心态纯正,这样效果就好!比如,以前我和人家说大法好,大法神奇,是站在人的心态上讲;而现在我就边讲边发出纯净的一念:“我是神,我在救度你呀”,同时还发正念,清除操控人的邪恶,他们就听着我讲,尽管有的不理解,也尽量不反驳我,而是耐心的听。其实只要他们听,不好的思想就会被清除,所以我的家人都变过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理解到,要想别人转变观念,自己得先转变观念,要想自己转变观念,不仅要多学法,而且要把自己放在法中悟一悟,看一看师父讲法里提到的那些不好的现象、不正的思想、脱离法的行为表现,在自己这里是不是有?是怎样表现的,有呢,就赶快放下,别那样了;师父在法中给予肯定的那些正确的、好的行为表现,其实就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应该做到的。比如,跟家人讲真相,他们开始时不仅不听,还特别蛮横,使我无从开口。以前每逢此时,我就无可奈何。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难度需要考虑时,要从自己这方面去找,顺应大法弟子与正法所需的环境状态。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通过学师父这段法现在我就知道再遇到这类情况怎么做了,先看看自己哪不对劲,讲真相没有错,自己心态是不是正呢?所以我就不讲了,让他们讲,先听听他们说什么,看看他们需要听什么。这个心只这么一调整,家人不仅不说那些反对的话了,而且还愿意听听我说的,丈夫也是这样。我就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你要向心去修,你才能够修成”,“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

我过去讲真相,只注重道理,让人感觉是在说教,人家就不爱接受,现在我注意在心上下功夫了,注意使自己的这颗心如何达到法的标准了,结果就不一样了。比如以前我丈夫尽挑我毛病,我就认为他邪,就跟他讲真相。可是丈夫说:“你说的对不?对,我就是不听。”就这样长期僵持着,我知道得在心上下功夫了,就先看自己的心态,看自己的心是不是正,有没有背离法,如果纯正,完全为了对方好,没有不好的心掺杂在里面,就应该能自动纠偏。结果,我这样不断的审视自己,发现自己有点硬灌,让人家感觉我把我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方了,所以不接受。我后来多关心丈夫,体贴他,谅解他,毕竟我被迫害,丈夫也跟着吃了不少苦,我就多理解他,结果他就开始转变。其实丈夫是一个常人,有怕心,怕我再次被抓,又气又恨又心疼,这样一想,心中只有慈悲,没有了怨了,丈夫跟我的关系也全变好了,也不再提我过去心性守的不好的事了,而且退了邪党,还向我要了护身符。

二、在安全问题上谈观念的转变

《转法轮》中师尊讲到“心一定要正”。过去,我总觉的只要学法呢、炼功呢、讲真相呢,就算是心正,现在我觉的不仅如此,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才是真正的心正。这些日子我们这儿的同修每周固定的在一个地方学学法,切磋一下,有同修提议:“一周一次太勤了,时间隔的再长点好,安全”,“别定日子,临时通知更好”。我想起师父讲过的法“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还讲“……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再说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就是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我就明白了是同修有怕心,有执著。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就分别的找同修谈,帮助他们在法中认识法,破除执著,不是象过去那样靠勇敢,为了去除怕心而不怕,而是靠师父靠大法,念动任何一句话,法都会起作用,法本身就会发挥威力。其实,这个过程就是信师信法的过程,只要我们符合了不同层次法对我们的标准要求,师父什么都会给我们解决,自然不会有危险。认为会被抓,认为不安全,其实还是人心在起作用,就这样我们的学法组正常的运行着。

由于自己多次被迫害,我也生出了许多怕心,可是师父赋予我们大法弟子清除这场迫害的使命,那么我们到底怎么清除呢?刚开始一动念就是人心想一些人的手段、方式、方法,而且还用常人的思维逻辑方式,比如:认为有资料就会被抓,其实这是人的思维,也是旧宇宙的理。想想师父是怎么讲的呢?在《转法轮》中师父讲过“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的法,我们不是不在五行中吗?干吗要被三界的理制约呢?我们大法弟子,不归三界管,更不归人管,只归师父管。其实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对如何破除旧势力的干扰,师父这样讲:“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他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所以我就守定这一念,我也告诉同修们时刻加强这一念,这就是我们破除邪恶、破除干扰和迫害的法宝。刚开始就常想邪恶找上门来咋办?不开门,把书藏起来。现在,我就知道了,我就守定这正念,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不要。以前我没认识到这一点,丈夫总是吓唬我:“你小心点,要不把你抓去”。现在我认识到了,我就守住这正念,不准邪恶出现,不准邪恶到我家来干扰。结果,丈夫也不吓唬我了。

后来,我每天晚上出去和同修一起学法,每天出去街上那么多人,邻里街坊都看见,开始觉的不安全 ,但我马上否定它,出去学法没错,我就只管放下这个心,结果,几天下来,发现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了,当然也就没人看见我出去、回来。其实,都是师父在帮助我,在保护我,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所以我就能够理解了师父所说的:“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 (《转法轮》)

还有一回买电脑,同修帮我装好系统,储存了真相资料乘火车回来,我担心检查出问题来被扣留,同修提醒我,有的同修检查出来被抓了。我就想,带一箱大法书,还要带电脑,目标大,又不方便,我让同修送我,两个人各拿一部份,我们请师父保护,不让他们检查。结果,车站上好多值勤人员,就没有检查我们俩个,甚至上车检票,没有人验我的票,递过去也没人接,以往乘火车几次,都没座位,只能站一路,这次带了真相资料,居然有座位。事虽不大,使我领悟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其实修炼,就是放下人的心、人的观念的过程,直至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完全按师父的法去说、去做、去想。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修炼几年了,方才真正理解师父的法,才懂得学法必须是用心,而不只是用眼。

我知道我对法的理解还很肤浅,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