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路上正念正行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首先感谢师父给我机会,让我有幸参加这次书面交流会。前两次心得交流会自己都没有参加,第一次想都没想过,第二次想那是修的好的同修们的事,没有自己的事,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通过学法和看《明慧周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我改变了原来的那种偏见和错误的认识。修的好的同修们写出自己的修炼过程,对广大同修的提高肯定能起到促進作用,作为自己来讲写出自己境界的认识和暴露自己的不足,不也是一个解体邪恶和修炼的过程吗?认识到这一点后,就有了向这次交流大会投稿的想法,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就在征稿截止日期到来时我还是拿起了笔。

我是九八年三月喜得大法的,得法后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也很耐心的教新学员炼功动作,帮助新学员请书和做一些洪法的事等。但在修心性方面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正如师父《和时间的对话》经文中说的那样“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以前强了,比个别学员强了,就满足了,没有用法在不同层次的要求衡量自己。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们准备七月二十一日進京证实大法,结果在当天的晚上邪恶就动手把我们几个辅导员给抓了,折腾到过半夜一点多钟,准备送我们去拘留所,因路途远又没有车,就让我们回家了,还告诉说不许走,早晨到刑警队报到。第二天自己没有走上证实法的路,却符合了邪恶的要求去他们那里报到。之后,由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就放松了自己的修炼,每天只限于学法炼功,在单位在家里没事就是看书,二、三天就能看一遍《转法轮》,有时一天半就能看一遍。别的什么也不知道做,就处在这么一种消极麻木的状态中。由于我们地区特别偏僻,“七·二零”以后和外地的同修就断绝了一切联系,外面什么消息也不知道。自己也想过给中央写信,证实法轮功并不是电视里诬蔑的那样,和同修在一起也说过现在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去北京证实法多好(其实这时很多的同修早已走上了天安门,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自己只限于想和说,并没有实际去做。

二零零零年二月同修去外地带回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对自己的震动很大,各地同修早已走上了证实法之路,而自己还坐在家里想、说、等、看呢。看过资料后,再也坐不住了,当即就有二十来人决定第二天去北京证实法。晚上我给师父的法像上了一把香,并跟师父说:“师父,法不正过来我不回家”(这是当时的认识),结果当天的晚上就被一同修的家人给告诉了派出所,公安局连夜倾巢出动抓了几十人,最后我们四人被非法劳教。

在邪恶的黑窝,大家每天直接面对邪恶的迫害,时刻面临的就是讲真相、证实法和反迫害。关押我的中队走廊的墙上贴了十二张诬蔑师父诽谤大法的挂图,每天面对这些东西,心里特难受,每次经过走廊都抬不起头,不敢抬头。这是自己的耻辱,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怎能容忍这些邪恶的东西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悬挂!我心里一直在想用什么办法把它处理掉又不被发现,就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话,“吸烟点火一伸手指就来火了,我说那是功能!”就在没人看见的时候试了一次也没见效。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又想别的办法,后来又试了几种,结果都没见效。后来忽然悟到,为什么想用神通却绕着走呢,为什么不证实法呢?向内找还不是隐藏着一颗怕心吗?怕做了又被迫害,在师父和大法被诬蔑诽谤时不去挺身护法,第一念想到的却是保护自己不被迫害,一个多么自私肮脏的心理呀。认识提高上来后和同修们切磋,大家都有同感,就先给恶警写封信讲真相劝善,并要求三天之内撤掉,如不撤掉我们就要采取行动。等第三天的晚上她们还没有撤掉的意思,第四天的早晨刚喊起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冲了出去,还没等她们明白咋回事呢,就把那些邪恶的东西撕的粉碎了。这一下如捅了马蜂窝,恶警马上打电话告到了科里,并告诉今天全都不出工了,等科里来人处理你们。八点多钟科里来人开大会,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一次行动大大的震慑了邪恶,消弱了邪恶的嚣张气焰。

二零零一年末,五个恶警毒打一名大法弟子,整个女队全体绝食罢工反迫害,有七十多人参加,震惊了北京。内蒙古劳教局来了四个邪恶之徒坐镇指挥迫害。事后给我罗列几大“罪状”:带头绝食、带头罢工等,加期三个月。我不能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同时也利用这次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我拿起笔来给科里有关部门写了一封真相信。结果加期的通知下来没有我。我们这一次证实大法反迫害的经历,见证了师父让我们讲真相的作用和威力。

二零零二年五月邪恶又全面的对大法弟子進行了一次疯狂的大迫害,搞所谓的百分之百的“转化”,人人过关。邪恶公开的在大会上叫嚣,如果需要可以采取必要的手段。针对此事,同修们切磋“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每个人都行动起来,能面对面讲的就面对面讲,能写信的就给各个部门写信,讲真相劝善同时揭露邪恶的迫害。我和一同修找主管中队的警察讲真相,我又给科里的主管警察写信讲真相并揭露迫害。过了两天恶警把我叫去说,“你跟我们也讲,并且还给上面也写了信,这都是证据,我们就把你定为头,列为重点,跑不了你。”我告诉它们“转化那是不可能的。写信是在救你们。”结果晚上做梦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通过这件事再一次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在邪恶的黑窝里,由于每天面对迫害,证实法和反迫害的弦绷的很紧,也做了一些反迫害和证实法的事,但是距离法的要求差的太远太远了。

回到家中后,看到当地的同修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有的只是在家看书,有的几乎放弃不学了,还有一些邪悟的,几乎没有人出来讲真相的。同修们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也看不到明慧网上弟子们的交流,正法進程到了哪一步,根本一概不知。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难过极了,师父的正法進程突飞猛進的发展,而本地证实法状况几乎是处于瘫痪状态,根本没有整体,没有正念,更谈不上救度众生了。

面对这种情况,自己抓紧学法,用法充实自己,同时东奔西走鼓励同修们学法炼功发正念,整体提高,救度众生,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助师正法。这一方众生就是我们要救度的,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那么首先要把整体协调起来,有了整体才能做好一切。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地区的整体修炼、证实法、反迫害的形势有了明显的好转。二零零四年一学员去天安门炼功被带回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听说后我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想法,晚上看《明慧周刊》,有一篇文章写的就是同修如何正念正行到公安局讲真相营救同修,心想看人家做的多好,自己就不行,差的太远了。第二天早晨突然产生一念,都是师父的弟子,别人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正念一出立即去找另一位同修,当即我们两人就去了市公安局“六一零”讲真相,讲共产邪党对大法的迫害,讲劳教所对我们的迫害,揭露当地机构对大法弟子们的迫害,并要求放人。这次行动对邪恶起到了很大震慑作用。很快,很多同修都在法中提高上来,走出来面对面的讲真相,发《九评》和真相小册子。

二零零五年四月,四个邪恶之徒突然闯入我家,什么也不说,進屋就开始抄家。刚开始自己有一点紧张,后来一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就求师父帮忙,一张纸(大法真相资料)都不让它们带走。结果邪恶之徒里外翻了两个多小时,真是一张纸都没找着,败兴而归。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无事。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跟头把式的走过了九个年头,目前我体会最深的就是在魔难面前,检验你信师信法的程度,你真的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处处以法为师、用法的标准严要求自己,担负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是合格的大法弟子。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