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老汉正法修炼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我是山东省的一名大法弟子,感谢师父赐给我们这次交流的机会,在此我将几年来修炼的一点体会向恩师做一汇报,与同修切磋交流。

一、大法显神奇

九八年春,我喜得《转法轮》,看了一遍,觉的无限的美好,这正是自己大半辈子所寻求的,我就自然的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是偏僻山村的一个老农民。农民抢场播种很要紧,但我得法后,只要县城有法会,我都去参加。很神奇,好几次,我参加法会后回家种地,场情会更好——下了中雨,而且有人帮我种。一开始我就尝到了修炼的甜头,决心好好修炼,结果,师父为弟子展现了无数奇迹,给我创造了证实法的机会。

我修炼不长时间,身上的许多病有的好了,有的轻了;特别是风湿病,以前严重时我躺在炕上动弹不得,修炼二、三个月后就彻底好了,从此再没犯过。我自小就哮喘,肺气肿憋的我都不想活了。我自以为活不过六十岁,但是我现在快七十岁了,活的很轻松,连家人都跟着沾光。例如:查体时,我老伴以前的顽病——头痛、胃病也好了;我女儿婚前B超透视卵巢两侧有瘤子,她没医治,却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我有两个女儿,我修炼前,小的读书,大的也没有正式工作;我修炼后,女儿、女婿都有了正式的工作。他们对我都很孝顺。这样压在我身上的三座山——疾病、债务和沉重的农活,都在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上拿掉了。我好轻松!而且我种的庄稼也长的特别好,病害、风灾、虫害都绕着我的地块走、甚至会拙种巧收。

例如:二零零一年,因为忙,我的地瓜地没耕地、没施肥、也没浇水却大丰收,最大的一颗长了十二斤;又如: 二零零二年我雇一新手种花生,因机器、技术等原因种的特别浅,许多种子在地表,但那年天反常,种后春雨连绵,别人的烂种,而我的因浅而苗齐、苗旺,直至丰收。

使我最感激的是师父多次救过我的命。例如:我开手扶拖拉机很不在行。一次,下坡放空档,飞速中主动轮掉了一个,把我摔在沟外。在那一瞬间我没有害怕,而是想自己是炼大法的、摔不坏。果然,我就毫发未损。还有一次,滑车上档,车没停下来,我坐在车上,象打炮弹一样落在石磊中,但只有身下没石头,而皮毛无伤! 还有一次,我骑自行车快速行進中和一飞速摩托车相撞,情急之中,我喊:师父救我!目击者都说“完了”,后又说我“腿撞断了”。因为他们近前看到了我紫黑凸肿的干腿。撞我者吓坏了,要我去医院检查。我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我用手正了正摔坏的自行车,心里请师父加持,一咬牙就上了自行车,嘴里念着:我是炼功人,难忍能忍,一口气就回了家,而且没耽误炼功和农活。我知道这都是来取命的,是师父保护了我、救了我的命,我只有精進,来报答师恩吧!

二、学法

师父教导我们要多学法。要精進首先要多学法;学法是修炼的保障。我每天学法在两个小时以上,我认为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常人中的事情可以不干,法却不能不学。我学法以看《转法轮》为主,新经文看后,就挤时间背下来,其他大法书,三、两月看一遍。有时看书发困,就变换看书姿势,如:跪着看、盘腿看等;再不行就发正念,象清除思想业一样,把它看作第三者,清除它。问一下自己,大法弟子是神,会困吗?用师父讲学法重要性的法,提醒自己……但毕竟有时迷糊过去,但又懊丧的不得了。这样时间长了,就很少困了。

我学法时,师父经常点化、督促我。如:有时看书中的字很大或很小,有时是立体字,有时字是蓝色、绿色、黄色、橙色、五颜六色。字里行间有许多金星。有时每一个句号都是一个旋转的小法轮。这些都使我更加信师、信法,努力修炼。

三、讲真相、发正念、劝三退、救世人

我得法后不久就受益匪浅。学法后,也深知自己身负光荣伟大艰巨的责任。所以很想洪法。张嘴就说大法的事。很多人不理解、说我钻里头去了……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讲真相时挨骂、受辱、受驱赶是常有的事,挨过打、遭过举报,但我不苦恼,不灰心、就觉的他们可怜,也怨自己法学的不好,救人本事差。我经常从自己讲的内容高低、形式、场合、多少、态度等方面找原因。并叮嘱自己,要象《转法轮》讲的那个云游去执著的人,“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转法轮》)。

我要智慧的去讲,就先在亲朋好友中讲,在村中讲、登门讲。对好人我直接讲;对被邪恶控制的,我先发正念,转弯抹角的讲,这样邪恶就不容易迫害到我。当然我能安全,是与师父的巧妙安排、处处呵护分不开的。

例如:二零零一年,我到一于姓村民家讲真相,他儿子打手机要举报我,我把住他的手机,心里直发正念。他父亲便说:“世代邻居,举报什么。”还有一次,我到一王姓家里讲,他也要举报我,我心中发正念时,他的近邻赶到,他近邻明白真相,再三劝他后作罢。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二年春,村支书串通派出所,拿着抄家证来恐吓我:威胁我交出大法书和资料。这个时候,我正想到外面跟老同学、亲戚、工友(我年轻在外干瓦工)讲真相。便趁他们叫治保主任看我之机(治保主任听我讲过真相),借上厕所为名,溜之大吉——到外面讲真相。我外面亲朋好友众多,是师父又一次安排给我讲真相的机会。有师父保护他们找不到我,也只好不了了之。那支书因贪污后来被判劳改。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要我们要重视发正念。我逐步加大了发正念的次数、范围。由原来的四次(六点、十二点)发,逐步每个点只要我能集中意念就发。现在是任何时间,不管干活、走路,能集中意念就发。发正念的范围,原来主要对江罗一伙,后来放宽到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局、“六一零”组织、党委、政府、政法委、法院、劳教所等所有坏人的邪恶;现在是清除所有控制、干扰、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生命,包括人和物质,而且效果越来越好。只要我们站在法上发正念,我们叫有些人怎样他就怎样!很多事可以随心所欲。

在师父的巧妙安排、点化和呵护下,我越讲越敢讲、越会讲,越讲越安全。我不分白天、晚上、风雪、雨天、山里、田里、路上、场上、园里、街上、家里、集上、商店……几乎是逢人就讲、师父法身就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念正——证实法、救度众生,邪恶就不能迫害。我挂条幅、发传单、写标语、贴不干胶……心里常想着师父,经常发正念,理智、智慧的去做,样样顺利,有时有惊无险。

特别是今年麦收,我跟着割麦机走,一边帮割麦者割漏麦子,装麦袋子,一边讲真相,劝“三退”,那时讲的效果很好。为此,我割下的麦粒,曾遭雨淋透,大家看在眼里很佩服,讲真相效果更好。但我淋透的小麦遇连日阴雨,既没生芽,也没霉变。由于连日阴雨,村民的小麦恐怕要烂掉,心急如焚。而且天气预报报的明后天还有中到大雨。我回家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助,又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只想叫村民知道法轮大法好!然后我串大街奔小巷高喊:麦收下雨是咱县迫害法轮功招来的,大家都喊法轮大法好,天就会好!村民们别无他法,很多人都跟着喊:法轮大法好。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喊后三天无雨。

由于师父的安排,我的麦收夏种都赶在别人前面,这时一邻居,拖拉机坏了,需到外村修理,别人没有时间给他拖,只有我帮忙。我知道是师父又安排给我讲真相、劝“三退”的机会,结果水到渠成。在回来的路上又有一村民拉麦草掉到沟里,我帮他拖出来,他说:以前我不愿意退,这次把党退了吧!我信大法好!

我有一连襟,麦收时得一怪病——头晕休克,医院检查不透,叫他回家一级护理,观察变化。刚麦收完,我去看他,走大路。路上晒满了小麦,我边走边劝其“三退”,效果百分之百好。我那连襟,以前干过支书,我和他多次讲真相,效果不佳,由于另外空间的邪恶越来越少,我又和他讲了许多,他退了党,喊“法轮大法好”。他的病现在也不治自愈了。

师父转动法轮,正法洪势急速推進。我们三里五村也和全国一样,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村绝大部份人相信 “法轮大法好”,甚至见面也互相喊一声:“法轮大法好!”

但是我有很多修炼不好的地方,对不起师父,特别是我们村有三、四个原来修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不炼的学员,我没能帮他们从新修炼,甚至有的还说大法的坏话,我很痛心。

另外我和城里的同修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一直是单线联系,很少开法会、集体配合做大法的事。邪恶还在垂死挣扎,嚣张一时,还在绑架我们的同修,妄想阻挠我们做师父交给我们三件事。我要更加精進,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因我修炼层次有限,所悟之法理有欠缺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