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工作、生活、家庭和修炼的关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

我是在国内接触并开始修炼大法的;提到修炼,法是得了,但当时并没有那么严肃的用大法来要求自己的心性。虽然每天早上去公园集体炼功,但修心性做的较差。当时只有一颗“向善”的心,觉的法好,很正,并没有在理性上和法理上及时提高,直到国内迫害后才觉的正法的宝贵,才真正看到学法的重要。现在脑中还时常出现迫害前大法洪传时国内空前盛大的炼功场景。早上上班的路上,沿着大街和广场、绿地,都是人们在炼法轮功,晚上八点左右也常看到人们集体打坐炼静功。因不知精進和修炼机缘的宝贵,在那段时间我一直是单盘,还总是跷的高高的。我第一次双盘是在二零零零年的旧金山法会。那一天,我终生难忘,因为我生平第一次见到了师父,那一天也恰巧是我的生日,我觉的是我的重生之日。

出国前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那天我也正好路过中南海后门,亲眼见证了学员们那祥和慈悲的场和国内弟子面对不公待遇时一颗纯净的心。现在身在国外还时常想起国内集体炼功的感人画面,也感受到现在正法修炼阶段修炼环境的不同和大法对弟子要求的不同,也切实感到法大和师父的伟大。下面谈一些自己目前修炼的一点体会。

(一)平衡好社会、工作、生活、家庭和修炼的关系

师父从传法之初到最新的经文,都谈到如何做好方方面面,从中修好自己并反映到日常生活、工作中去。只是自己一路走来磕磕绊绊,反反复复。自从有了孩子以来,有些方面体现的更为突出。我们的修炼方式是大道无形的。法大,才使我们能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从中提高。对大法弟子来讲,生活中任何一件事自然也都是修炼和提高的因素。如何在过程中修好自己、平衡好各方面,本身就有难度,从中还溶入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证实大法。

在日常工作中,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遇到一些心性上的考验和过关。每一次心里不舒服时,知道是自己和宇宙法理拧劲了,使自己的执著心暴露出来了。记的好几次,都是公司里同事不服气或瞧不上自己。开始并不在意,但事情不刺激到心灵不好使,事情总是会越来越激化,最后把自己的争斗心挑起来了,心里越不舒服,矛盾就越激化。虽然不会影响大法的项目,但最后逼的自己不得不认真学法,放弃掉自己隐藏起来的不好的东西。这个过程说起来容易,法理也都知道,但对自己是一个很苦的过程。但真的放弃了执著之后,发现一切又都变了,不是当初自己所看到的,同事又像没事一样。我想使自己隐藏的好胜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等比较强。这样的事反复好几次,去自己一时发现不出的各种执著。

有了小孩后,孩子又成了我们家修炼的一个重要因素。自己的修炼状态也时常能从孩子身上体现出来,有时表现的非常明显。有一次我和太太因一件小事吵起来了,但晚上接孩子时,发现孩子在学校里擦伤了脸,差点伤到眼睛。我们两个立刻意识到我们心性上的问题。意识到之后,孩子的伤很快就好了。还有好几次都是自己心性一出问题,马上就被钻了空子,孩子第二天就出现消病业的状态,一下就是一周,有时甚至必须要请一天假在家看孩子。有几次都是这样,非常准。如果自己和太太状态较好时,孩子从来没有事。自己修的不好时,孩子真的是在替大人承受。几次下来,自己在家里做的不好的,真的是要立刻改正,否则可真的要心惊肉跳,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孩子还小的时候,我总是想,“孩子是大法小弟子,以后用大法教育引导他,现在不急。”所以每天晚上一吃完饭,就把孩子丢给爷爷奶奶和太太,自己做事去了,家务也做的很少。孩子刚开始非常好,一起炼功、学法,非常爱看法轮和师父的照片。时间一长,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孩子慢慢长大了,但缺少与人的沟通与交流,说话也较慢,很爱说“No!( 不)” 。还有其它一些小毛病。我和太太开始注意自己在家的状态和修炼环境,用大法中的东西去引导孩子。最重要的是自己做好,首先做一个像样的家长,关心、引导孩子,而不是光顾自己学法,让孩子自己玩。有时管孩子还要生气,真的是心性问题。

当我们开始努力做好自己在家中的角色时,一切也都慢慢在变化。我们发现孩子懂事多了,不再说“No!”,也活跃多了。现在孩子很喜欢大法的歌曲,很愿意和爸妈出去讲迫害真相,能背《洪吟》中的一些诗,有时在公共场合大声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我和太太在家里还有很多要做好的地方,也都很忙,但我们很明白一点,“孩子是大法小弟子,家里任何一人有问题,就是这个修炼环境有问题,或个人修炼有漏了。”

自己感觉常人的工作、家庭、社会的方方面面既要做好,又要平衡好于大法项目的关系,不能做过了。平衡好这一切就是一个修炼去执著的过程。有一次单位里有一个设计项目自己很想去负责,努力的想做好。所以花了很大的精力,还加了一阵儿班。结果各方都很满意,但事后想起来,想在常人中做好的那颗心里包含了较强的“求名”的心,觉的自己在某方面做的不错,应该做到一种什么样的水平,因此而额外的付出了时间和精力。在目前正法项目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这就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总觉的在单位里没有什么太强的名利心、显示心,但这一次想做好的时候,已经超越了个人修炼“应该做好”的尺度,而是觉的自己“行”而做的,隐藏了很深的“名”的心又翻了出来。既要做好,又不能过,知道什么是第一位的──个人修炼、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安排的时间也是我们个人修炼的一部份,方方面面中都能从中发现自己的执著,在否定旧势力的过程中,在师父的安排下去掉它们。

(二)放下常人心,正念做大法项目

师父在法中讲过我们特殊的修炼状态和修炼方式。正因为有常人心,才能在世俗中修炼,才能在世俗中救度世人,成为走在人成神的路上的生命。自己也时常能感受到自己常人的执著,各种心一遍一遍的去。有时感觉正法之势太快,自己的某个心还没去干净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下次这个心又翻了出来,有时在难中还觉的为何其他学员不理解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总是自己在某时某刻的做法没有为别人和项目着想,或做的不够圆容,不够恰当。正因为这样,再加上看不见的执著和干扰,才会遇到种种阻力。当某件事做的较好时,一定是自己心平气和,较少强烈的人的东西,而只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的时候,尤其是当前“九评退党”这种接近常人社会的救人方式和修炼方式,表现的更加明显。

我参与了向国内打电话的项目,另外在每次集会活动前也要给VIP和媒体打电话。我并不擅长现场说话,只是觉的应该有更多的人去做,有的打的好,有的打的不好。开始的时候容易被常人带动,觉的这么说好、那么说好,有时受到鼓励,有时比较消极。时间长了,意识到自己只是法中的一个粒子,个人讲的好坏其实并不绝对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是证实自己还是证实大法。放下自我的时候,效果就比较好。起作用的是整体的法力和其它一切正的因素,加上自己的正念和善念。这样打电话也不紧张了,可以比较自如的去说,遇到不好的反应,我也不会轻易动心了。

有一次给迫害大法的某地区政法委打电话,告诉他不要迫害法轮功,讲国外的形势,讲“九评和退党”,他都一直在听,还问我“那怎么办呢?”我又给他讲了为什么退党,退党的好处。最后他真的退了。这下我倒有点惊讶,我打电话之前可没有想到六一零的小头头也退党了。打完电话自己回想了一下,一方面自己提前学法,发正念;另一方面自己只是做弟子该做的项目,并没有很强的目地心,大法的威力自然会显现,“无求而自得”。

给西方社会VIP打电话也是这样。有时声援退党活动前需要邀请一些当地官员或向VIP申请支持信。其实是通过这个过程讲真相,请他们来了解“九评和退党”和中共的本性。我的英文并不好,当学员们都在忙不同的项目,我也就多参与了一些。打电话前我先发正念,然后告诉自己保持祥和的修炼状态,面带微笑,平心静气。这样一来,我既不紧张,话也比较自然,沟通方面就没有什么问题。不管是留言还是当面讲,我都尽量保持祥和的心态,不被对方的态度而带动。有一次到自己所在地的议员办公室讲“九评和退党”,对方答应给我三十分钟。自己准备了一些材料,利用上班空闲时间去了。因为他给我的时间太紧,自己领带都没打。但是好象没有担心自己的语言能力,心里想的是“我一定要去”。结束时我问对方是否都能理解我说的。他说,“我们支持你们,你讲的很好。”

请市长们和议员们写声援退党的支持信也是向VIP讲真相,让他们了解退党大潮的方式之一。感觉自己只是在做应该做的事,人的能力可以帮助我们,但根本上是法的威力,过程中我们修好自己,去掉执著。有一次联系到一位市议员愿意给我们写支持信了她的幕僚叫我中午去取,我很高兴。虽然不断提醒自己,但还是动了欢喜心。一旦学员动了不该那个修炼状态所动的心,很多大法项目就可能被干扰。中午去时,被告知议员因为某种原因,尚未签字,让我回去等电话。自己心中一下冷静下来,不再动任何心,同时发正念,下午还是拿到了支持信。

在向国内讲真相中也有同样的体会。刚开始的时候在一些建筑专业网站上贴一些退党和九评的图片。当时心里想,我做几个漂亮的设计,再贴上真相图片,用常人中的能力来帮助讲真相。实际过程中发现帮助不大,讲真相是靠自己的心和正念,常人的能力可以帮助证实大法,但讲真相中执著于任何自己的兴趣特长只会适得其反。

当从退党服务中心的角度去协调声援退党活动时,更要圆容的做。不是这件事自己或我们地区做了就行了,也不是先动员、大家去做就够了,而应从其他学员的角度多考虑,如何整体去做,在当前紧张的人力和时间下,协调好整体的法力才会强。自己有时不愿花更多时间去交流,觉的有难度,宁愿自己闷头做。我想根本原因是自己“善心”不够,没有像其他老学员一样更多的去关心考虑其他学员,及配合好其他学员,以致学员可能有一些想法和意见,自己却没有意识到或没有重视。真的觉得是只有放下自我,放下证实自我的心,才能促成整体的提高。

做“九评和退党”的过程也是一个扩大心的容量、提高心性的过程和机会。自己在做的过程中会遇到、听到很多不同的看法、意见,有积极正面的,也有看上去“负面”的。刚开始的时候自己会受到影响,意见多了有时做事的时候有些“畏手畏脚”。这时就需要自己多学法。尤其像“退党”的项目,需要很强的正念,又不能带强烈的人心,甚至在矛盾的冲撞中去做好弟子该做的。有一次矛盾来时,自己本能的向外找:“这个学员意见太多,那个学员支持不够,那个学员观念太强…”有时还向太太抱怨。太太当时对我说,“你总说这件事别人怎么不对,可听来听去我看到的都是你自己的执著。”我此时才猛然惊醒。现在回头看时,其实很多学员都可以看见他们在法上的提高,想起自己的执著真的是惭愧。说是这么说,可是下一个矛盾来时,嘴上不向外找了,可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个修炼的过程就是这么反反复复。其实等矛盾过后再看它,小的什么也不是,不值一提。可当时就象山一样堵在胸前,无论开车、吃饭、睡觉,一不留神它就跳出来。有一次听到学员在交流,总觉的在说我做的不够,哪些地方什么都没做等等。后来我还忿忿不平的和学员说:“你怎么知道什么都没做?你没看见就是没做?”这回晚上睡觉都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这件事,以后的几天心里堵的受不了。大法的事做不好,可不是小事。这个学员怎么这么说?自己既然做的不好,下次还是少做点吧,一时间满脑子乱七八糟,正念全无,有时还真的觉的勇气不够,少做一些受累不讨好的事。有时又想,我可不在乎你怎么说,我还是要去做成……。自己在常人中是有一些不愿服输的劲儿,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和学法,逐渐清醒下来,意识到自己方方面面都需要提高,但首先是修炼。自己怕别人说之心竟然如此强烈。没有做好就是没有做好,想办法多和学员交流,大家一起做好,而不是单单自己做去证实什么,做不好还会影响整体;另一方面,自己也不能太看重一件事而引起执著,哪怕是太想做好一件事也会不自觉地动了人心。在修炼中有时觉的自己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不想,可能倒是一种好的状态,该做什么做什么,不去求结果,脑子里没有了自己,效果反而会好。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既然大法弟子修炼就是这样一种形式,这个形式能够造就大法弟子,这个形式能够成就将来的巨大果位,离开这个形式,或者是不符合这个形式,对你的修炼都会造成障碍,其实那都是执著造成的。”

我理解正法的安排是非常有序的,师父每一步都给弟子们安排了提高最快的方式,过程中弟子们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目前全面推动“九评退党”大潮,无论在西方社会还是中国大陆,都需要更强的整体正念和具体支持。和讲大法的美好与殊胜来讲,讲“九评退党”表面的难度要大一些。其实自己感觉迫害刚开始时,讲“法轮功”真相的难度比现在讲“九评”还大多了。经过七年不懈的努力,过程中学员的提高和世人的觉醒,现在我们人人都可以“自豪”的去讲大法的真相。和一年前相比,退党的形式在中国和西方社会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从当地的一些活动也能感受到。如上次的声援退党集会,虽然我们有不少学员因其它项目未能参加,但从讲真相的角度看,是最好的一次。不但有很多人都长时间驻足倾听,有的拍照,有的叫好,有的与集会者交谈,详细了解。平时很难请的记者也有一家到场。邀请的VIP虽然不能来,但也有的马上来电通知,不像以前那样总等我们去电话询问,否则就“石沉大海”。其实这次一千四百万退党机会我们只有一周的准备时间,按常规时间来讲是不够的。我想是因为学员的心都动起来了,参加的和没参加的同修都正念对待,师父的正法洪势也到这了促成的。

相比以前,自己也能感受到这种学员间整体配合的成熟和救人的急迫。随着我们自己充实正念,用生命最大的善念去引导常人退党,唾弃中共邪灵,就会使更多的世人在师父和大法的洪大慈悲中得救。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美西秋季国际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