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在法中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

师父好,同修好。

很高兴有机会与大家交流,谈谈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

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说:“所以我说现在的人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除了病业还有其它业力。所以人就会在生活中有苦有难、有是非,只想求幸福而不还业那怎么可能呢?人到了这个时候业大得时时处处都泡在业中,时时处处都有不顺心的事,一出门就有不好的事在等着你。”

但魔难来时,有时没思想准备。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有位大法弟子要带我去劳动两天,在她家,由于我的粗心,不小心右脚踢到了位于室中央壁炉的台阶上,当时就有点麻木了,我也没在意。午后乘车去纽约,路上脚有点胀痛,我就把这只鞋脱了,到达纽约时,我发现鞋也穿不上了,把袜子脱了一看,右脚的脚趾都发紫了,脚背肿得很高,也很痛,怎么办?我明后两天还要劳动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这个关我是能够过得去的。晚上两位同修都来照顾我,不让我干家务活,我就学法,同时与他们一起炼静功。早上起来发现脚肿消下去好多,疼痛也减轻了。早餐后,我搭车去了菜园劳动,拔草,清理菜地,挖石头,只是把清出的垃圾推到坡下,由别人代做了。当天晚上,仍继续学法、炼功,发正念。第三天早上一看,脚趾的青紫退了,脚肿全退了。我全身心的投入菜园劳动,拔草、移秧苗、浇水、除垃圾等,样样都干。我知道是师父帮我调理了伤痛,才使我这么快就康复了,大法威力真大!

七月八日晚上快九点了,发生了一件事,我不小心右手食指第一节被窗子重重的压了一下,顿时鲜血直淌,指腹靠关节处有一个近一厘米长的大口子,我快速去厨房撕了一张餐巾纸裹上,这时我很痛,在厨房兜圈子,口里不停的讲,没问题,没问题。我想到人的一念很重要,有什么念,就有什么结果。洋女婿一看这么大的口子,肉都翻出来了,指甲及指甲上皮肤都发紫,伤口还在滴血,马上给女儿打电话,叫她带我去医院缝针。我告诉女儿,没关系,血基本上止住了。可能手指的动脉血管破裂了,随着脉搏的跳动血也一下一下往外渗,手指肿得很粗,但我心里一点也不怕,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没问题。第三天,我就开始试着写信,寄九评,只是速度慢一点,没受多大影响。第四天开始好转了。七天以后手指肿也消了,伤口也缩小了,现在完全康复了。

事后想想,自己什么地方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检查一下发现自己三件事没有真正落实,学法每天一章做不到,有时只学几节,发正念早晚两次常错过。陪小外孙睡觉,有时就睡过去了。讲真相只是每天发三封寄九评的信。以前常打电话给国内劝三退,现在打的也少了,也不动脑筋了。自此以后,自己给自己常常敲敲警钟,不管怎么忙,三件事都要抓紧,否则有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去年十一月份的某个星期,波士顿市区有个新唐人记者与海外华人企业家协会歧视案公听会,这个官司打了很久了,这次很需要大法弟子到场发正念。此会好象是四天(周一至周四),我很想参加。但我只能去一天,(因小外孙周二、周五去幼儿园)我跟女儿讲能否把周五这天换成周三或周四,我就可以再去一天听证会。女儿说,不行,幼儿园老师讲床位都满了,我也只能作罢。周二我去了一天,晚上女儿接回外孙对我说:幼儿园校长告诉她,明天(周三)幼儿园小朋友拍照,叫她把孩子送去幼儿园。这天我又参加了听证会。周三晚上,女儿接回小外孙,又对我讲幼儿园的老师告诉她,校长搞错了,小外孙是周四拍照,叫她周四再把孩子送幼儿园,这样,我连续三天都能参加听证会发正念。这使我想起师父讲过的一句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这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我内心真的谢谢师父。

记得大外孙读三年级时,有一天,突然头一歪,眼睛向上一白,他说眼睛不舒服,医生看后,配了点眼药水滴滴,放学回来还是老样子。第二天放学回来后,我对大外孙讲,我说:你知道法轮大法好,好多人炼功不久后身体都好了,就是没炼功的人,反复默念法轮大法好,身体也好了,你也试试吧!我要他先念三十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老老实实边念边记,很认真,念后摆头的频率低了,我要他多念,后来果然好多了。第三天早上,他已恢复正常了。这真是大法的神奇。

我有一位同事,以前关系很好,给她打电话一直没人接,作罢了。但隔了一段时间,一天下午二点多(我这里半夜二点多)打通了,是她先生接的电话,告诉我,他妻子三天前得肺癌过世了,现在正在忙丧事。我心里很难过,要早点打通多好呢!可能还有救度机会,现在来不及了,我安慰了这位先生,过后我打了二次电话给他劝三退,自救保平安,他马上用化名退了队、团。并要帮他孩子、孙子辈退。我说首先要征得他们同意,否则不起作用的。第二次电话,他讲通了,他有五个孩子,加上配偶十个,还有四个成年的孙子辈的,共十四人,全退了。这一大家子得救了,我真为他们高兴。

打电话受到的干扰确实也不小,电话有监听,讲到九评、三退之事时常有电话敲击声,回声等。这时我有意多讲真相,让他们也听听。告诉他们善恶有报,要多积德,有时再讲下去就无杂声了。监听者也听到真相,给他一个救度机会。

去年底,我小妹妹来电,叫我不要再给国内打电话了,你就自己在家炼炼功算了,她讲:你现在国内每月工资有二千多元,意思是你打电话怕将来有人给你找麻烦,工资怕不保了。后来我知道是国安队,通过居委会找人要我妹妹转告我,别再向国内打电话了,否则要扣压我工资。一次,我妹妹打电话给我,正好女儿接电话,我女儿告诉我妹妹:“没有工资不怕,我养我妈!”我告诉妹妹,不用怕,我说工资房子就是全没了,我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没人能阻挠我修炼。你要知道,我讲真相、劝三退是在救人呀!

由于种种原因,小外孙天天晚上要我陪着睡,一累也睡过头了。早晚二段最佳打电话的时间错过了。再加上其它事情干扰,打电话也受到一些影响。只要有机会,我还是要坚持打。打通一个算一个,能救一个是一个。最近通过向国内打电话,知道我有两个学生在美国,一个在旧金山一个在洛杉矶,通过电话联系,她们也都退团退队了。他们还帮自己的父母也退了。

这些年来,通过修炼,确实使我在心性方面提高不少,但离师父的要求还远,与同修比起来差距还很大。总之还要抓紧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在修炼的路上不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

(美国新英格兰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