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圆容了我的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当时婆婆身体不好刚刚做过两次手术,一次是无创伤心脏扩张手术,一次是乳腺切除手术,给她本来就很弱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还得化疗,并且医生对她身体能否好转也不抱有希望。就在第二次手术后,一位亲戚给她介绍了法轮大法。得法后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消去了很多业力。她也经常跟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真是比学比修,共同精進,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关。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不修炼的家人看到后,都为她高兴,更使不修炼的家人惊叹大法的神奇。有的帮着录制师父的讲法录音,有的帮着复印资料,再也没有了为求医治病到处奔波的烦恼。

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被恶毒的攻击,许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打。家中也多次被骚扰和恐吓。公公是经过多次政治运动的人,很清楚中共这些整人的招术,在邪恶恐怖和高压下,他于二零零一年被迫放弃了修炼。我也在一次发放真相资料过程中被邪恶绑架。

这些迫害给婆婆心理造成了很大的打击。由于当时对大法的认识上还是处于一种个人修炼的感性认识阶段,虽然嘴上也在说:“我不承认迫害”。但始终没能从理性上认识上来,难越积越大,师父一再的延长她的寿命,但由于邪恶的迫害,没有了修炼人在一起的修炼环境,她终究没能走过来,于二零零二年离开了人世。

当时我没认识到,这是邪恶对修炼人的迫害。处于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二零零四年初,幼子突然离开我们去世了。晴天霹雳,这个家一下子就象掉入了万丈深渊。丈夫和公公已无生活的勇气,对未来失去了希望,在儿子去世刚满一个月就出去赁房住了,虽然暂时离开了这个环境,却无法抹去心中的苦恼。休息日也是我们最痛苦的日子。

在那段时间里,我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多学法,牢记师父的教导:“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修者自在其中》) “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得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得很好。”(《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相信我家庭中发生的这些事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虽然我还不清楚这些事的原因,但我相信师父讲的话。我们遇到的事决不会与修炼无关,总有一天我会明白。在学法过程中,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理智的面对这一切,把干扰减小到最小。我也在不断的找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真是一关未平,一关又起。当我刚刚平静下来,丈夫的承受能力达到了顶点。家中接二连三发生的事,加上邪恶对大法造谣、诬陷对他的毒害,使本来就是从表面认识大法的家人对我修大法更不理解了,他们说:“既然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我们家为什么出现这么多麻烦?”非要我放弃修炼做一个常人,否则,就离婚。好象这一切都是因我修大法造成的。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离婚是现代人变异观念造成的、不负责任的表现,作为一个修炼人怎能随意符合呢。我多次想把真相讲清楚,却越讲憋劲越大。终于有一天他说:我们先分开吧。我想:也好,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了。就这样我独自一人回到了那个让人伤感的家。此时我已没有了怕和恨。

反思自己走过的路,只觉的自己对大法的法理理解的太少了,悟性差,才使问题变的复杂。因为“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矶市讲法))我开始觉的对不住家人,特别是儿子,出生在大法洪传之时,却没能引导他走入大法,失去了这万古机缘。这不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尽到责任吗?失去的已无法挽回,要珍惜现在每一个使众生得救的机会,我要用正念、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和无边的法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能承认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这一切来针对我的修炼。

此时,我已清楚的认识到这是另外空间邪恶势力对我的干扰和迫害。我再也不能只停留在个人修炼中,在它们给我安排的魔难中找自己。而是在找自己的同时,全面彻底的否定它。连它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决不允许它再利用任何形式来干扰、迫害我。

于是我又回到了他们身边,当天晚上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丈夫、破坏家庭环境的邪恶势力,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告知丈夫明白的那一面,无论我们之间在历史上有何恩怨,今天我在大法中修炼,你不要干扰我,一切都可以化解。因为:“大法尽解渊源”(《解大劫》)。就这样一夜不停的发正念,在发正念过程中明显的能感觉到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除掉。

第二天,他果然清醒的对我说:“从今以后,不再管你了,你愿意学就学,愿意炼就炼”。从此,彻底否定了邪恶企图利用家庭环境对我的干扰和迫害,同时也为家人在正法中能够正确摆放自己的位置而感到欣慰。

一年后,我们又添了一个健康、活泼、可爱的小宝宝,已满周岁。家中又充满了欢乐。我常和儿子一起经常听师父讲法。丈夫也在静静的听,有一次他对我说:“你师父讲的真好,是你做的不好。”“哦,”我说:“因为我还是修炼中的人,还有许多不好的人心在,不过,你看到后提出来,我会及时改正的。”

通过这件事,使我深深的感触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当你正念强,体悟到那一层法理的时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你化解、圆容了那些难。感谢师尊又给了我一个圆容的家庭,使我能够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中做好我该做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