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过家庭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几次拿起笔来,想把自己修炼中的小故事写出来,但又觉得自己文化基础差,表达不出来,在修炼中又没做出什么大事来,写了几次的草稿又放在一边。昨天看到明慧征稿通知,再一次鼓足勇气向明慧投稿,把自己在修炼路上碰到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九八年得法,在没认识到是怎么回事时,迫害就开始了,当时只知大法好,经常泪流满面不知道如何做。我炼功后身体得以净化,又生了个小女儿,整天看孩子做饭,完全过起了常人生活。后来我搬了家,经同修介绍,我找到了近处的炼功点。据说这个炼功点在迫害严重时也没间断过,她们学法炼功都很正常,我与她们相比拉开的距离太大了。在她们的帮助下,我认清了修炼的路和我的责任,很快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回忆这几年的修炼经历,时时都在师父慈悲的呵护、点化下走了过来。

从《九评》出来以后写起吧。《九评》是让中国大陆民众认清邪党的九把“利剑”,从而退出中共,选择生命的未来。当我把《九评》拿回家,让我爱人看时没什么大反映,当我提出让他退党时。他气的暴跳如雷。我清楚他是被邪恶操控,退党刺到他身上的邪恶因素。在一次吃饭中我看他心情很好,我就象对其他众生一样,让他明白我们的所为完全是为了众生得救,没有其它所求,把他心中的疑惑解开,他很情愿的写了退党声明。

事后我讲真相他不表示支持也没反对,渐渐的我把讲真相救人的事在饭桌上讲给一家人听,他让我注意安全,女儿说妈妈真了不起,有这样的妈妈感到自豪。讲真相中我爱人家务活帮我干了不少。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这时我就感到家庭环境开创出来了,没意识到生了欢喜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次我刚进家门,他就气势汹汹的胡说:“我叫你救人,我把你娘几个都掐死,叫你自己都救不了自己”。凭着自己的修炼基础和对法的坚信,我坐下就发正念,他一看更来气了,拿了一条毛巾勒我的脖子,我想起了师父的话:“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没动心,他松开手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回来围着我悄悄的转圈,并没有动我,而后洗澡去了。回来后我还在发正念,他的气也就烟消云散了。在后来的几天里他逼着我说今后不救人,否则没完,我就是不说这句话,因为我已明白自己的使命。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也就过去了。后来我丈夫经常向我道歉,他说出我修炼后的变化和他们的间接受益,并说对不起师父,请师父原谅。过后我感到修炼是多么严肃的大事,含糊不得,应时时的向内找,认真学法,不断修正自己。

现在我感到修炼的路更清楚了,谢谢师父拨亮了我心中的明灯,我决心珍惜这万古机缘,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合格弟子,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