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好小同修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我的孩子在我肚里时就在听师父讲法了,如今四岁了,每晚睡前听师父讲法,也算“老弟子”了。我丈夫被恶人迫害有家不能回,我一直自己带着孩子。日子虽清苦,但我们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感觉无比幸福。我深知孩子是来得法的,给他什么也不如给他大法好。

师父讲过“人就像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精進要旨•溶于法中》)随着他长大,每天除睡前听法外,我还教他背《洪吟》,唱大法歌曲,讲修炼故事,看大法弟子制作的动画片。我有时背法背出声,他好象没听一直在玩,有时突然冒出一句:这段你背过了,还背。或看我不出声了,就说:妈妈,你接着背呀。孩子有时能说出师父讲法中的某句话或一个例子。

我现在也在教孩子读《转法轮》。孩子记性好,進步很快,他也愿意学。以前我知道有一个三岁孩子能通读《转法轮》,每天学法不是对孩子最好吗?小孩学法需大人引导、鼓励或讲一些其他小弟子的事以激励他。慢慢的他就会到时间主动要学法了。孩子有时和我一起发正念也能静下来一会,那时看他往那一坐,真纯净啊。我告诉他除恶救了很多人,他就很高兴。

有一次看我折真相资料,他就帮我装袋,问我是什么,我告诉他是救人的。后来又赶上帮我装袋,他表情严肃的告诉我,“妈妈,这是救人的”。有一次回家上楼时,孩子大声对我说:“妈妈,有一个小姑娘,她妈妈被恶警抓走了,她妈妈是炼法轮功的。”可能是说几个月前看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中的节目。孩子也是着急救人呢。当然他也知道修口,告诉他不能和常人说的他就不说。

在生活中遇到事情,我就用大法法理和孩子交流,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告诉他做坏事失德及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有时他也能指出我的不足:“妈妈,你就是没耐心”“你别老发脾气”。孩子腿磕了,手破了,我告诉他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没事。结果都很快好了。哪难受了,告诉他不想它,想就是求了。他都记住了。有时还告诉别人难受了,不想它就好了。孩子从小没打过针,没吃过药。偶尔出现流鼻涕或发烧了,多数是我这段时间心性差,爱发脾气或起安逸心了。我若动常人心,着急上火,想孩子是不是着凉了,孩子症状可能要持续两三天或几天,但通过修炼也都能好。我若当时想没事,立即向内找自己,发正念铲除干扰,并给孩子多学法,他一天、半天就好,甚至有时一念过去马上就好。是常人医疗方法无法比的。让常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人因此要学法,家里老人也由开始的不相信、担心变得理解、放心了。

但今年春天一个晚上给孩子洗澡后他就哭闹着说耳朵疼,我动了常人心就想是不是耳朵進水了,“正巧”白天听到有人说自己耳背是因小时候耳朵進水得了中耳炎所致。这下孩子哭闹的更厉害了,撕心裂肺的喊,让我心里很难受,以前从未有过。我意识到这不正常,一定是自己的不正念头让邪恶钻空子了。师父讲:“那为什么会出现那些比较重的呢?我告诉大家了,各种的邪恶的因素都会钻大法弟子还有执著和一时意识不到的常人心的空子。那么当前最大的、最明显的干扰就是恶党邪灵所起的作用。特别是现在,在其它邪恶被销毁得没什么了的情况下,明显表现就是那些恶党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目前的各种干扰与迫害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要严肃的对待、清除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马上归正自己的思想,坚定的发正念铲除恶党邪灵。邪恶一个劲往我脑中打“中耳炎”这个词,我都正念排除它。我想到师父讲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转法轮》)。我尽量晃悠孩子睡觉,他睡着就能安静一会,醒来又不停的哭喊。我持续发正念,直闹腾到后半夜孩子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一切正常,好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孩子也一点不记得昨晚耳疼之事,好象当时疼的不是他一样。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也让我更体会到“好坏出自一念”的理。

有一天,孩子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说他梦见自己和爸爸、妈妈还有许多大法弟子都穿着胸前写有“真、善、忍”的衣服坐着莲花飞到天上了,莲花上、云彩上都是“真、善、忍”,地上的很多没有“真、善、忍”的人都抬头望着这美丽的画面。

带好身边小同修也是我们的责任啊,他们都是和我们有缘份的。有的小同修被迫害成了孤儿,我们若有条件应该多关心他们,不能让旧势力把他们耽误了,这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