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常人中破坏讲真相的邪恶因素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五年的春天参加同事孩子的婚礼时与故交老冯(化名)相遇,谈起共产邪党,他慷慨激昂。列举邪党条条腐败罪状。最后他说:“共产党的腐败是世界之最,完全可以上吉尼斯记录。”我问他看过《九评》吗?他说还没看过,我问他想看吗?他肯定的回答:“看!”

一个星期后他找到我,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成了另样的人,说《九评》是法轮功搞的政治。我说法轮功是修炼,没有政治纲领,没有建国方略,因为他对政治权力毫无兴趣。《九评》只是客观的、真实的将邪党的状状罪行向世人全面揭露出来,你说哪条不真实?他承认都是真实的,他家就受过邪党的害,但是他又说《九评》宣扬迷信,他是无神论者。我说天灭中共是客观存在,中共不是总讲实事求是吗?你看贵州省内的有“中国共产党亡”字迹的天然巨石已有五百年的历史了,这不是天意吗?共产党的头头有几个不供神的?他无言以对。

可是自此后,他在逢人骂邪党时又向人们宣传说:“练什么都行,就是别炼法轮功。”云云。有一天我上街,他指着我后背告诉其他人:“你们注意他点,他反对某某党。……”当时竟有人响应说:“我是某某党的坚定拥护者。”有的邪悟者威胁大法弟子说:“某某是不是让你退党了?别听他的,早晚要倒霉的。”有的街道干部不断扬言要惩治法轮功。在我们地区刮起了一股反对《九评》、诬蔑法轮功的阴风,原本宽松良好的环境变的紧张起来。

面对邪恶操控常人的无理智行为。我们通过学法悟到:随着正法的快速推進,邪恶越来越少,它也就“叫嚣的越欢,越所剩无几它就越歇斯底里”,从而说明邪恶对我们讲真相、传《九评》掀起的退党、团、队大潮怕的要死,而对我们来说正是救度世人、讲清真相的大好时机。

根据我们地区的环境情况,在整体发正念清理邪恶的同时,進行面对面的讲真相。具体做法是:参与其中,不拘形式。就是主动到老冯等常去人们聚集休闲的活动的地方,在参与他们的休闲活动中消除由邪恶的间隔对我们产生的戒心,做到与老冯等人面对面的讲真相,这有利于清除他们散布的邪恶因素。讲真相时,或长或短视当时的情景而定。现在的人在一起谈起话来大多是指控邪党的罪行。在他们骂邪党时,或给予肯定,或适当补充予以佐证。这时一个简单的“对”,“是这么回事”都会产生很好的效果,这会加强他们自信心,在这样的群体中讲真相还有一个好处,你说几句,他说几句,逐渐的形成以大法弟子为主的讲真相群体。虽然来去的人多,抱什么心态、目地的都有,但只有溶于其中才会被认可,邪恶无空子可钻。

有时与人们在谈笑中溶進讲真相内容效果也很好。

一次我当着众多的人讲了一个听到的笑话:朱某某、李某和江蛤蟆外出视察,被驴挡了路,朱、李怎么说驴就是不动。江蛤蟆过去只说了两句话,驴扭头就跑。你们猜它说的啥话?谁也没说对。我说江蛤蟆说的是:“你要不躲开,我就让你入党。”

大伙哄堂大笑起来,于是我向对《九评》、退党持反对态度的过去的同事说:“我们过去拼命为××党抬轿子、吹喇叭,做了不少坏事,到头来落的个连驴都不如,再抱着共产党大腿不放,真是无法见‘江东父老’。”

保持善念,不急不躁。对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我的体会是,讲真相时总是保持慈悲慈善的心态,就会形成一个大的能量场。人们在这个场中会心里感到舒畅,对我们讲的真相非常喜欢听。即便遇到个别人说出刁钻、刺耳的话,都能够不急不躁、理智、智慧的做出令对方无言以对、甚至满意的回答。

例如老纪(化名)每年都被评为先進××党员。我讲真相,他常在旁边听,经常接下茬:“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又说:“神、神的,哪有神?我怎么看不见?”有时边踩着树上掉下来的虫子边说:“还不杀生,人哪有不死的,当皇上的、当大官的哪个没死?”看着他有趣的样子,我打趣的说:“你这个无神论的先進××党员竟想让神来讨好你,那怎么可能呢?不信,就不让看。有看见神的,那是信神的人。不死的人也有,但你说的这些人中没有,只有修炼的人中才有。”我列举中外古今的例子,他哑口无言了。后来我俩相遇时,我劝他退党。他哈哈大笑说:“退了。”他见我有些怀疑,又说:“我真的退了。”

如果遇到任何复杂的情况都能不急不躁,就会增强善的力量,使越来越多的常人站在我们一边,为我们说话,甚至成为传播真相的活媒体。

不卑不亢,针锋相对。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我们怕邪恶,是邪恶怕我们。对散发邪恶因素的人,你怕他,他就害你;你退让,他就威逼你。实际上他们心虚的很,就象穿着一身纸糊的衣服,装鬼作妖,你捅破它,他就丑陋全显,邪气立即收敛。所谓针锋相对,就是面对一切邪恶的东西,要正念正行,敢于揭露他们,制止他们行恶。

有一次我劝老冯退党时,他激动说:“我是反腐不反党!”我笑了,说:“你反腐就是反党。××党的本质就是腐败,你反腐不是在要它的命吗?”我问他:“如果每月多给你长几千块钱你还反吗?”他支吾不语。我接着说:“老兄,你觉得为××党卖了几十年的命,没有给你个公平待遇,所以你要反腐为自己争利。××党垮了,你又会说:‘我一直在反对它。’哪边都有你的好处,是吧?”他不自在的笑了。也许我说的狠了点,我走后他向在场的人述说自己过去如何清白。这些人中大部份是他过去手下的骨干,对他了如指掌,纷纷当场揭他的底,弄的他非常尴尬。

有一天我俩交谈后,他说:“看来我得下十八层地狱了?”我说:“何止十八层地狱?”他问:“那只能这样了?”我说:“有一个办法能救你;一是不能再反对法轮功;二是退出恶党。”这种被邪恶操控无理智的人,自以为很了不得,一旦他们背后的邪恶被清除,思想中的因素失去了支撑,就象泄了气的气球没了精神,这样会使他们慢慢清醒过来。

重视常人讲真相。我们社区越来越多觉悟了的常人也参与到讲真相中来。例如,“七•二零”后,面对恶党媒体的造谣诬蔑,人们对法轮功产生误解时,不炼功的老韩(化名)就提醒身边的人说:“我了解法轮功,不象它们说的这样,咱们还是往后看,慢慢会清楚的。”从那时起,老韩一有机会就讲法轮功真相。

象老韩这样的常人都是人气好,在群众中有较高声誉的人,与群众之间没有间隔,讲真相容易为一般人接受,所起的作用、产生的社会效应是很大的。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势必有助于清除邪恶因素、净化环境、救度世人。同时也为他们自己走向神奠定非常好的基础。常人讲真相有一个提高过程,不能停留在一个水平上,这就要尽可能向他们提供真相资料;向他们传递真实准确的有关信息;在与其交往过程中要智慧的从法理上加以引导,以便他们思想不断得到升华,但是一定要平和稳健,循序渐進,千万不可超越他们能够理解承受的成度;在他们没有诉求时,不要操之过急,叫他们修炼法轮功。

以上为我们讲真相中所悟所行,写出来供同修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