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获重生 却遭恶党长期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从小就多病多灾。一次,我难过的象死了一般,我妈吓得不敢抱我,并一脚把我踢到炕角,等我爸回来后,我妈告诉我爸说我死了,让我爸爸出去把我扔掉。我爸用手摸摸我的胸口说:“没死,还有气呢。”就用棉花把我包起来。我在棉花里暖了二十多天,活了下来,但身体很不好,瘦的皮包骨头,经常流鼻血,头痛、肚子痛。有一次得了肺炎,家人叫来医生给我治疗,听说医生给我打针时是提起皮往里扎的。直至现在那些了解我情况的人见到我还笑着说;“没想到这女子能活到现在。”

我十八岁就结婚。婚后怀第一个孩子时,经常流鼻血,反正我从小到大经常流鼻血,也就习以为常,索性不去管它,可后来走路都困难,一脚踩不稳,腿一抽筋就下跪。当时听人们说可能是胎里带的,也不管它。生完孩子,正逢过年,我妈回家了,没有婆婆的我只能靠丈夫伺候月子。丈夫不会做饭,饥一顿,饱一顿,有时没太煮熟也不懂,这样我又得了结肠炎,上厕所就痛。因孩子小没人照顾,离县城又远,又没交通工具,就医困难,也就没医治。

九四年由于生活中一些不顺心的事,生病发高烧,烧到四十度,请来村里医生输液,才发现尿是黑的,医生说:“你可能得了其它病,赶快到县医院检查去吧!”第二天到医院一查,是慢性肾炎,还有脂肪肝,结肠炎。我有这么多麻烦,又没钱,丈夫急得团团转。拖了很长时间,东挪西借凑了些钱,结果治了两三年,也没治好。本来家境贫寒,这一闹两三年,更是雪上加霜。丈夫整天愁眉苦脸,俩口子时常暗自落泪,忍不住了干脆俩口子抱头痛哭,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有时,我就一个人想,我是不是死了合适,这样下去会把这个家拖垮的。我想过喝老鼠药;想过栽水缸;想过上吊,但每次看到两个年幼可爱的孩子那么懂事又心软了(那时,他们碗里只要有一点肉,一点鸡蛋,都要挑出来给我吃)。他们不能没有我,哪怕是个半死的妈!我哭了……。

九六年,我浑身发软,心情低落的我无意中走到邻居家,看到女主人正在看《转法轮》。我心里酸酸的想,人家活的清闲,还看书,我却活的什么心思也没了。谁知女主人就给我说起了大法的神奇,能祛病健身等。

我听了她的话还半信半疑,但一看她炼功,我忽然来了兴趣,也模仿着她做了起来,顿觉身上来了劲儿,不再那么发软了。与她交流中,我不知不觉的会开心的笑,我心想:看来我的药罐子该扔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学法炼功,终于有了活下去的信心。我得到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东西,上天的阶梯——《转法轮》。他是一本宝书,他让我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想我这辈子不能离开这部法了。那是我们全家告别了痛苦的日子,我们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与欢乐之中,对大法对师父的感激真是无以言表。

然而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了,邪恶的中共对“法轮功”及伟大慈悲的师父進行铺天盖地的诽谤,诬陷,象天塌下来一样。那时我心痛无比,比病痛时的痛苦还大,眼泪不住的往下流。“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们不知道‘法轮功’的美好吗?我得去告诉他们。”

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一个没出过远门的农村女人,首次随同修到北京上访。我只想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美好,不要迫害法轮功,我的师父没有错,他叫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提高心性,并通过修炼祛病健身。你们不能诬陷我的师父,你们不能不让我们炼功啊。

不料上访被抓,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的身心痛苦和折磨难以尽言。

我妈身体不好,也不知什么病,头颈僵直不能转动,四肢严重萎缩,手跟鸡爪子似的,两只胳膊只能在胸前窝着;走路时两脚只能挪动半尺远,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在我得法后不久,妈看到我的变化,也学炼了“法轮功”,人从此变得精神起来了,肢体活动也比较自如了,并且还能自己做一些家务活,可以自己出去走动。在我被劳教期间,妈心理受到严重的伤害,加上乡政府、派出所的恐吓骚扰;常人的讥讽嘲笑;亲戚朋友的埋怨;每天跑七八里路到乡镇学习班被迫接受转化……,重压下她开始不能吃饭了,到后来根本咽不下饭,在学习班期间经常糊涂的找不到回家的路。开始村里的人还照顾一下,后来由于乡镇的恐吓说我是危险分子,村里人连我妈也不敢接近了。我爸担心我妈,只好每天到乡镇去接。可年过六十的爸也因女儿被关,老伴又蹲学习班,心里受到刺激,也有点痴呆了,有两次回家时本该往东走,他却向西走,别人问他去哪里,他说回家,人家告诉他,你走错了,应该往东。原来爸也搞不清方向了,气得老泪纵横,嘴里不住的叨叨:“这倒霉女子……”在邪恶的迫害下,妈承受不住身心的痛苦,终于倒下了(得了胃癌)。

那天孩子来劳教所看我,说漏了嘴,我得知了妈的病情。悲痛交加,再次旧病复发。

零零年十月底,我被释放回家,一看躺在病床上的妈,强忍着心里的剧痛,娘俩都没敢流泪。妈病重了,我为了尽一点孝心,在娘家住着伺候妈,其实那时我妈已经滴水不進了。就这样派出所还又到娘家找我,说是怕我跑了。我妈再一次提起了刚刚放下的心,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三,妈在长期的迫害下,含冤去世。

妈走了,我的身体好象又出现了病症,我就坚持在家炼功,不想派出所又来骚扰,正好撞上,他们就又把我拉到派出所,两天后又被判两年劳教。对于恶党的这种手段,我已没有了惊慌,只是担心爸能不能承受的住,两年的时间怎么瞒得过?还有村里的同修,他们要知道我又被劳教,会不会吓得不敢炼了?我可怜孩子怎么办?丈夫怎么活呀……

我思前想后,最后横下一条心还是要坚修大法。于是我就静下心来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不能被判刑,我不能被劳教,我要回家。恶警的车把我拉到劳教所,我蹲在楼道里,这时来了一位上次管我的女警,她把我拉到一旁问我,你怎么又来了,我就简单的告诉她原由。我说,你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你如果能证明我的身体情况,你们不收我,我就可以回家。女警听了转身走了。检查身体轮到我的时候,一个警察科长叫道:王小小(化名)!还没等我走到跟前,他就怒气冲冲的嚷道:我们这里不接受这个人,你们明知道她有病,你们不敢担责任,让我们担,不接收!快!快!拉回去!并连拉带推把我和送我的警察推出门外。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呵护了我。

于是我回家了,这样过了一年,公安局又一次来骚扰我,说是要收监,让我去检查身体,如果没病了,就要再住一年劳教,我去医院拿了病例证明,他们不信,就硬拉我去地区医院進行检查,结果还是有病,我又回来了,隔了几天,他们又来说是上次检查的不彻底,要我再去检查。这次我坚决不配合,我说;“你们这算干什么,医院的证明你们不相信,那你跟你们领导说清楚,如果这次检查出了我确实有病的话,你们得给我治疗。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这么折腾我,非得把我折腾死才算吗?”那警察说:“不是不是,我得回去向上面请示。”

从此邪恶就没再来骚扰我,而且我还要回了以前被邪恶以罚款的名义拿走的钱。感谢慈悲的师父保护我。我从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一定做你的弟子,不辜负你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