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说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曾经因对气功感兴趣却练的落下毛病,不知病痛何时能了。遇到大法后,我不禁感叹:得遇大法,得遇恩师,我竟是如此的幸运。

那是一九八二年的夏天,我的一个同学从书摊上买来一本气功杂志,我俩如获至宝。经过比较,觉得硬气功的功法不错。在此之前,我俩只是练些武术套路,对气功知识知之甚少,想练却无处求。现在行了,练好硬气功,再加上现有的招法,和别人打架就不会吃亏了。

在这个想法中,我俩便认认真真地苦练半年多。练功中或只要意想一下,小周天的循环感应油然而生,这种感觉当然是很舒服的,但左腿膝关节有时出现疼痛现象。这期间,我俩还学了其它几个刊物上的一些武术套路,技击招法。

再后来,左腿膝关节的痛感不但没减,而且越来越重,尤其是运动量大时,痛感也大。如每天全校晨跑时,痛得几乎不能坚持到终点。我终于明白了,这是实实在在地出现偏差了。如何纠正偏差,没人指导,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只有放弃练功。

几年后,小周天感应逐渐消失,膝关节也慢慢地不疼了,但却添了一个新病――气管过敏。严重时闻到一点异味也不行,经常有象木针(牙签一类地东西)扎气管一样的感觉。我不吸烟,就是别人吸烟我都得躲远远的,每天早上似乎有吐不完的痰。年纪轻轻的我经常跑医院,医生开了些止痰消炎之类的药,吃药就好,停药就犯,家人也非常着急,生怕我得什么病,催我去医院做全面细致的检查。

我先后在几家大医院拍了七八张X光片,CT胸检做了两次。结果是什么病都没有检查出来。医院查不出病来,我这里难受却是实实在在的。就这样,发病吃药,停药又发病,反反复复持续了二十年,我心里在想啊,这何时才是终点呢?大概只有等到两眼一闭了。

大约在二零零六年二月,我的一位同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让我看一看。心想,法轮功我以前也听说过,不就是练气功吗?我也练过气功,还吃了个大亏呢,再加邪党欺骗宣传,当时很有戒备心理,但碍于情面,就看一看吧。

开始看书时,总想在里边挑出点毛病来,这样断断续续地看了一半,什么毛病也没挑出来,倒是书中许多道理让我信服。就在这时的一天,我猛然想到,自从看书到现在这一个多月,没吃药,怎么也不吐痰了?!奇迹,真是奇迹!果然如同事所说,这是一本奇书。

接下来,我认认真真地看起书来。书中讲的法理以前闻所未闻,真是大开眼界,令人耳目一新,真是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这正是梦寐以求的东西,珍贵无比的东西啊!

在接下来的学法炼功中,给我感受最深刻的是第一次炼第五套功法。在悲苍的音乐声中盘腿打坐,心中如万马奔腾,不能止息,腿痛如刀刻,难以忍耐。朦胧中,一个灵魂在千难万苦中苦行在回家的路上,朔风吹在身上,雨水打在脸上,远处雷声隐约,黑沉沉的天空中似乎有一个声音把他呼唤。此时此刻,真是无以言表,从来信奉“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的我,不知怎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地滚落……

我常想,因以前无知瞎练,引病魔缠身几十年,正是走进这一法门才得以解脱,师尊不但给我调整好了身体,还给我这么大的法理度化人,而我自己欠下的业债却由师父承担,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师父给我付出的太多了,弟子只有在修炼的路上,不怕任何危险真正的按照师父的教诲去做奋勇精进直至圆满,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