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中共邪教的毒素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市自今年七月份,邪恶“六一零”在市区很多地方布置“反邪教文明画廊”:有展板,一米五见方的黑体字在墙上写着“关爱生命,反对邪教”,还有横幅。

这些画展是共产邪党为配合它们在电视上对法轮功的恶意中伤,進一步含沙射影的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达到其煽动仇恨的罪恶目地。在和同修的交流中,决心整体配合,清除邪恶毒素,救度世人,我们约好,晚上十一点多,同修协助发正念,我发着正念,骑车子去一个小巷,这巷子临繁华的路边,是个过道八十米转弯,右边墙上是邪恶展板,左边是两家旅社,亮着灯,把小巷照得通亮,门里各有两个值班的,路上行人不时的来往。我想,师父早就赋予我们功能,我们是助师的法徒,清除邪恶宣传是我们的神圣的使命,不准出现任何干扰,我虽然关着修,也能感到自身射出强大的能量,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我旁若无人,一边骑车,左手边用刀划画幅,来回几趟,迅速撤离,同修甲天亮前又進行了第二次清除,一个小巷的邪恶展画可谓稀巴烂了。

天亮前,我带上准备好的墨弹(鸡蛋壳装墨汁)来到大街上,此时行人不断,我发着正念,看准长条幅,顺手抛出墨弹。效果真好,以后那里没有再出现。第二天,报纸登出有邪恶画展的报导,同修高兴的说:“正是那地方被清除了。”

一个月左右,邪恶把破碎的展板又换了新的,背面加了硬板,刀不好划了。为了清除邪恶,同修们同发正念,就近散发真相小册子,贴不干胶,用粗记号笔写真相标语。在交流中,同修乙说:“××党八大邪恶基因决定了它邪恶的本质,它是真正的邪教,既然反邪教,咱就让世人都知道××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就针对性的粘贴或书写“天灭中共邪教,退党团队保平安。”在乒乓球上用记号笔写,向市政府院子里扔,纸币上也写上相关的内容。

为清除邪恶对世人的毒害,前半夜,我去散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接近后半夜两点,先发半小时正念“去粉碎邪恶阴谋,清除一切干扰,所到之处一切顺利,请师尊加持”。然后就顺利的将两处展板上各写了六条“天灭中共邪教,退党、团、队,保平安”的内容。一号巷的内容保持了一周,二号巷在第三天被油漆涂的一块一块的,邪恶因此加紧了监视,我经过时,听到监视之人正和他们局长打手机。

经过近几次正念清除邪恶,为什么邪恶很快就有相应的对策?查找自己的原因,觉的自己正念不纯,掺杂着人的做事心:挑拣字与画的间隙写真相标语,在微观中就给邪恶以可乘之机,常人被操控着用油清洗,这就是被邪恶钻了我人心的空子。我们是助师的法徒,神在人中,除恶务尽,不能给邪恶任何喘息的机会,于是又一次我以很纯正的正念直接把“天灭中共邪教,退党、团、队、保平安!”写在邪字和邪画的上面,字大醒目,附近墙上也写上贴上,这次所有内容都保持了下来,至九月三十日,“六一零”在墙上布置的大黑体字“关爱生命,反对邪教”被解体了,后边“对邪教”三个字用石灰泥住了。我看了以后,知道是同修整体配合,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被大量清除,世人开始觉醒。

根据我本人的经历,深知××党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东西,一套强盗逻辑,穷凶极恶,变着法儿的抢劫杀人,还逼着给它唱颂歌,否则,被杀者就是你的下场,邪党窃取政权后不是安抚百姓,而是高举血淋淋的屠刀杀死八千万善良的民众,用淫威镇天下,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竟成了它不关门的集中营,个个都是它的人质。今天又把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众非法关押在秘密集中营里,作为它盗取器官牟取暴利的活供体,已被国际调查认证,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真是灭绝人性,把中国人民杀得发抖,人人自危,几十年的流氓洗脑,逆来顺受也就司空见惯了。

人人都知道××党是中国的祸害,标准的邪教,“天灭中共邪教”顺应民心,邪党更清楚,它高喊:“反对邪教”是“贼喊捉贼”的流氓伎俩,想瞒天过海。一旦世人都知道“天灭中共邪教”时,它看到邪教两个字都象触电了一样,赶紧用石灰盖住以掩盖恐惧。

全国各地同修也会有同样感受,大家在反迫害救度众生的洪流中都做的很好。把我不成熟的想法写出来交流,旨在抛砖引玉,引出更好的经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