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在闯病业关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回想起自己在得法一年后消病业的经历,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把它写出来,以便和还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共勉。

在常人中,我的身体也是属于比较好的,修炼了一年也没有什么消业的现象,轻松的过去了一年。二零零零年农历新年期间,我正在家抄《转法轮》。那是我第四遍抄《转法轮》了。那个假期我利用了十八天的时间工工整整的抄了一遍。因为休息,我每天早晨四点就拿起了笔,一直到晚上十点以后,中间累了的时候就地毯一躺,稍许休息。

而就在这个期间,我出现了消大业的状态。正月初九那天,我感到浑身不适,当我意识到了的时候,我几乎就是全身象散了架似的。满脸的面部神经,每一部份都非常的疼痛难忍。首先是头疼,接下来的就是牙疼、鼻子疼、眼睛疼、后脑疼、嗓子疼……

几天过去了,我的意志受到了很大的消磨,身体也感到支撑不住了,就找来了体温计,一量体温计一下子就到顶了─四十二度都过了。当时我痛苦极了。我没有认为是病,只是觉的对我的考验真的是很大很大的。当时我痛苦极了,我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知道我这不是病,是消业,可是怎么就是不好呢?

尽管这样,我还是继续在抄《转法轮》。我坚信,我会闯过来的!

一天早晨,我扶着墙到了起居室,准备炼动功时,我的心里没有了一点容量了。就象一块压缩饼干放到了心里,被水泡涨了后而无间隙膨胀的那种感觉。我对师父说:师父啊,今天我要是上医院,那我就是常人了。得了法的人怎么能是常人呢!

我无力的打开了录音机,里面传出了师父的声音。就在我随师父的口令“弥勒伸腰”的一霎那,我感到了、也看到了:我的身体就象一个无比巨大的大沙子山一样,簌簌的往下落着大沙子。我知道那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师父正在给我往下消呢!我的全身在淌着大汗(那时正是三九天)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的睡衣也湿的透透的。我无法抱轮,就脱下了睡衣摔在地上。

孩子的父亲醒来看到我精神十足的样子,以为我发烧烧傻了,揪着我转圈看。我对他说:“我消业过去了,今天早餐我来做。”他还是不信,摸着我的头,感到确实是正常了,他才笑了。我就此和他讲真相。我说:“就我那样子,打吊瓶至少也得打三天,可是我几个小时就好了,你说神奇不?”他由衷的信服了。从此以后,他非常支持我学法炼功,一直到他离世。在我流离失所的时候,他都在支持着我,帮助我。

师父告诉我们:你不管遇到好事或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这是千真万确的。我的业力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师父给我拿掉了,是因为我在最痛苦的时候,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在当时也确实是放下了生死。但是现在看就没有那么正了,因为法理是不断升华的。但是我从病业关中走过来了,从生死关中走过来了。就是到了今天,每当我想起那次消业的经过,我都是泪流满面的。

事情过去好几年了,看到我身边的同修很长时间被病业缠身,我很着急,今天把它写出来和同修分享,赞颂师父、赞颂大法。并希望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