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正念 病业关解体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鉴于我们地区近期出现了一些老年同修病业非常严重的情况,我把自己近两年来曾经历的情况整理出来,供同修借鉴,希望对过病业关感到困难的同修能有一些帮助。

在二零零五年的春季,我突然双腿从膝盖以下到两脚背出现很多小红点儿,奇痒无比。初期比较少的时候,我没有把它放在心上,认为是旧势力的迫害,就发正念铲除。心想,这么点小事儿自己想办法把它处理掉,不能让它干扰了我证实法的大事。于是用“硫磺硼砂乳膏”洗过两次,可是无济于事,这时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是九六年就得法的老学员。修炼前是患了绝症、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以前个人修炼时期身体曾过了很多次病业关,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不把它当作病,不管它,很快都过去了。可这次我怎么用了人的办法了?我这不是把它当成病了吗?于是我立即放弃一切人的办法,甚至连洗都不洗,尽量不去管它。

可是话说起来容易,那双腿痒起来那个滋味,真是钻心的难受。实在忍不住了,我就抱双腿使劲儿挠一阵子,结果两腿全都挠破了,滴了不少血。虽然这样,我并没耽误做“三件事”。可是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天了还没好,自己一时找不到原因。这时从《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位开着修的同修写的。大意是:凡是做了对大法不好的事,没发表严正声明的或者是严正声明漏登的,在另外空间是被铁链子锁着,挣也挣不开,旧势力哈哈大笑“你们没有办法,你们是归我管的”。我联想到我的严正声明,好象问题出在这儿。因为当时写的有含糊其辞、蒙混过关之意,所以我便从新郑重、严肃的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将以前在哪儿、在什么情况下、怎么写的或签了保证书,声明统统作废。声明发出后,我的腿很快全好了。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我突然开始咳嗽,开始时我也没往心里去,因为以前也曾有过类似这种“感冒”的状况,只要不把它当作病,六、七天就过去了。可是,这次一个星期过去了,不但没好,反而咳嗽的更厉害了。午后三、四点钟至前半夜发烧,浑身难受,全身无力,走路每挪一步都很费劲,夜间盗虚汗,早晨起来背心全是湿的。总之,就象常人的肺结核似的。这样逼着我再次把它重视起来,象以前一样发正念,加强自己的正念,但还是不行。我心里有些不托底了。旧势力怎么就是抓住我不放?我就和它们说“今生今世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的修炼道路是我师父安排的,其它的安排我都不承认,也不要。如果在来之前我和你们签过什么约,现在一律作废,我就走我师父安排的路”。

虽然身体很虚弱,但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不能误。我坚持出去发送真相传单,救度众生。回来时通身是汗,内衣都湿透了。每天早上起来照常炼功,白天背《转法轮》。可是,一学法,发正念或者是与同修切磋时,便咳嗽的更厉害,旧势力就是想干扰我。我心想,它越是干扰我、不叫我做的,我就偏要做。就这样,时好时坏的持续了很长时间也过不去,咳嗽的胸痛,人也明显瘦了许多。

这时,我冷静下来开始向内找,自己哪儿没做好,哪儿有漏,叫旧势力钻了空子?可是找来找去总觉的自己还挺精進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时我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是不是有部份同修讲真相时,总好举我的例子(某某某炼功癌症都好了),这样旧势力想,你叫人看他,那就把他弄死,看你还信不信、还学不学了,也许是这样?如果是这样,我也走我师父安排的路,你让我死,我就死吗?我越发振作起来,更加努力的去做好我该做的三件事。就这样好一些,不发烧了,但还是咳嗽,夜间出去时还是一身汗,走两个楼梯口就开始出汗,但我不去管它,三件事照常做。

就在我感到很迷惑的时候,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发表了,这法就象针对我情况讲的,我捧着师父的法激动不已,我一连看了四遍。师父在回答如何过好病业关时的第一句话“在强大的正念下做也挡不住。”我心想,难怪我一再加强发正念效果还是不明显,原来还有深层原因。师父不但告诉了我们“关”都能过去,而且还教给了我们怎样过关。我看了师父这些话,心里一下子就稳了,也有了底了,我真的把心一放到底。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

这次咳嗽还没完全过去,随后身体上又出现了新的情况,就是肝胆区域出现了肿胀、疼痛,我明显感到那地方有一肿块,很硬,坐车颠得不行,弯腰、笑、打嗝都会剧烈的疼痛。这时如果稍一动人心,去医院一查,那不是肝硬化、就是胆囊肿或者是什么癌的,此时我的心中有法,不再被其迷惑,心里更稳了,我知道这又是对我的所谓“考验”——在更严重的情况下,看你是不是还信师、信法,会不会动摇。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曾说过“只是悟到了还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正念正行,就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四月下旬,虽然我的状态还不是太好,疼痛的还很厉害,我没在乎它,正常的去了女儿家。到那儿之后,当天午后亲友约我们去海滨游玩,往返要走十几里的路。我心想,反正也不是病,去就去。在往回走时,每走一步都很痛,亲友可能看出来了,就问我:“咋的了?”我说:“没事。”就这样回来后,又到菜市场买点儿菜。晚上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感觉好多了。炼完功之后,我就开始改字,什么都忘了,一心一意改字,等到晚上什么都好了,什么肺结核、肝、胆的全都好了。五月二日,我随亲友又去了沈阳“世博园”(新建的游乐场所),走了一天,什么事都没有,好人一样,我终于闯过来了。

我的亲身经历,使我深切体会到了师父讲的“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洛杉矶市讲法》)的内涵。近一两年来,我所遇到的每次病业关都象面临生死一样。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彻底转变人的观念,严肃对待修炼,才能顺利闯过这一个一个难。

老年同修们,希望我的经历,对你有所启悟。修炼是严肃的,机缘只有一次,赶快放下人的观念,从人中走出来,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