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邪恶必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我去居民区发真相资料,被两个邪恶之徒发现,劫持我去派出所。

我当时产生了怕心,发正念也不起作用了。在去派出所的路上,两个邪恶之徒强行搜了我的身,其中一邪恶之徒毒打我,还跑到派出所找来了警察。这个警察我认识,原是我居民区片警,我想这下完了,干脆豁出去了。当我走到离派出所100米远的时候,心里突然告诉我,师父在上面看着你呢,我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主心骨、心里想,师父在上面看着我呢,谁敢动我。怕心逐渐少了,当我正迈進派出所门的时候,心里又告诉我,师父在上面看着你呢,此时此刻我心里非常激动,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给我信心和力量,怕心全无。我知道师父就在这儿,宇宙中无数佛道神都在看着呢,我认识到这次正与邪恶的较量非同小可,我一下信心百倍,恶警放电视干扰我,我心不动,调整心态,向邪魔烂鬼发出强大的正念。

一个恶警问我,资料是哪来的,我不吱声,恶警副所长恶狠狠的说、不说踢死你。我心里想,踢死我也不说,踢死我也不怕。这时片警过来叫我骂师父,说,骂了就放你回家,当面遭到了我的拒绝。此人几年来一直追随江××,仇视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很邪恶。我進派出所,顾不上想其它的事情,一刻不停的发正念,解体邪恶。在恶警副所长的授意下,恶警搜了我的身,一无所获。审问我资料是哪来的,我不承认自己有资料,片警在一旁插话说,关進去你就说(指监狱)。我心里想,你判不了我,关不了我,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不怕。

恶警又继续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修佛法、修佛、修真、善、忍,恶警瞅我愣了一下说:“你这不还是在炼法轮功吗?”我问他,庙里的和尚、耶稣、释迦牟尼,他们都是修佛法修上去的,我修真、善、忍佛法有错吗?恶警说“没错,是宗教信仰”,再往下他不敢说了,但是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就是“自由”两个字他没敢说出口,恶警还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我都回避了。整个正与邪的较量,我脑子里只有正念,只有大法,而且对答如流,我拒绝了签字,审问就这样结束了。

我不间断的发正念,恶警副所长从这屋窜到那屋,又那屋窜到这屋,不停的来回乱串,最后忍不住说,我今天晚上脑袋咋这么痛,我脑袋咋这么痛呢。他哪里知道是大法弟子发出的强大正念,打出的神通制约了他。这期间恶警两次去抄我的家,爱人没给开门,只凭两个邪恶之徒的证词和我没签字的审问记录匆匆忙忙去分局上报批捕去了。这时我心里想你批不下来,我又向分局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让他们的阴谋破产。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去分局报批捕的恶警回来了,把材料往桌子上一扔,全所的人都围上来观看,他们都不说话,我立刻明白,他们的阴谋破产了,我心里真的激动,是慈悲的师父呵护了我,我在心里说,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请师父放心吧,我决不向邪恶妥协,我落泪了。

邪恶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还不死心,又找来了我的小舅子和单位保卫科的领导,再一次去抄我的家。这时派出所只剩下一个年青警察和保安人员,警察问我法轮功是咋回事,我告诉他我过去患的支气管哮喘病、肝炎、肺结核,都是炼法轮功炼好了。不管他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诉了他。邪恶最后一次抄家又落空了,他们象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在椅子上。

这时恶警问我,想回家,想進监狱,就看你的了,写个字据放你回家,我问他,我犯法了吗?他苦笑了一下就走了。过了一会恶警又来问我,威胁说,你想回家,想進监狱,我严厉的反问他,我犯法了吗?他扭头就走了。这时小舅子、单位保卫科领导围上来让我写字据,快点回家,我严厉的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师父在给我加持,我正念很强,我周围的大空间场都是正的,我想在大法弟子正念、善念的感召下,他们找回了自己的良知。又一同事要求恶警放人,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邪恶的魔窟。

我是九五年修炼大法,当时自己没有认真修炼这部大法,对法认识也不深,太多的常人心放不下,只是认为大法好,对师父、对大法有一颗坚定的信念,但是没能在法上提高自己,在这七年多风风雨雨的过程中,我真是摔的跟头把式的,走过弯路,留下遗憾。总认为自己没修好,对不住师父,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一直没动笔,通过学法小组同修们在一起交流、切磋,自己认识到,全球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是互相促進,找出不足,共同提高,整体升华过程的机会,我们要珍惜。正法还没有结束,我只是想听师父的话,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师父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巨大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