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呵护我走在回归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大法在我身上显奇迹

我今年七十六岁,九七年十一月得法,得法前不识字,两眼患青光眼,动过两次手术也看不清,关节炎、胃病等都很严重,浑身没有舒服的地方,真是身心疲惫,生不如死。得法不久,不但一身轻了,大字不识的我,不用戴眼镜能把师父所有的经文和大法材料都读下来。

我孤身一人生活,每月有六百多元的退休金,除了每月租房子的钱外,每月从生活费中尽量省下来,自己从来不买鱼肉,把省下的钱全都拿到资料点用于救度众生。

有一次,我一下拿了五百元,同修心疼我说:“你行吗?”我说:“哎,如果我不修炼,每月这点钱也许还不够我吃药的,我连命恐怕都没有了,这点钱算什么,只要是为了做救度众生的事,我怎样都行。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我怎么做,也报答不了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证实法 讲真相 一路师父慈悲呵护

九九年四二五,我与同修们一起到北京上访,并在北京车站大厅炼了五套功法、向人们洪法。“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本地站长被抓,我与同修一起去市政府上访要求放人。九九年十月,我又与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抓拘留。

二零零零年,在我住的地方,同修都得不到经文和真相资料。一位同修对我说,她有个亲戚是大法弟子,在大城市能接到材料,她可以给我俩联系。就这样我承担起了传递资料的责任,炎热的夏季,为了尽量多带资料,把材料都捆绑在身上,虽然经文和真相资料量少,同修多,但取回来以后,经文可以互相传抄,解决了本地看不到经文的难题。每次往返在火车站上,在检票口,一次又一次的正邪较量,一次次的正念显神威。逐渐的真相资料来源也多了,我也不用到外地去取了,在本地和同修传递,同时和同修一起想出各种办法证实大法。与此同时,在我家成立了本地第一个学法小组,并不断把掉队的同修一个一个往家找,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很快都提高上来了。

从此我与同修经常在一起配合挂条幅,发送真相资料,到处留下了我们证实法的足迹。

记的有一次,我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那是一个封闭小区,我就想,我发正念,谁都看不见,我很坦然的在四周把真相资料发完了,我才发现有个保安不知什么时候在跟着我。我看着他,当着他的面就找个合适的地方坐下,像什么事没有似的,其实我心里在发正念,求师父帮我。他看着我,不知怎么就走了。后来我知道那个小区原来安了好几个监控。事后感到,如果不是师父在保护,我能做什么呢?

每次我与同修在一起去农村各大集市去挂条幅,送真相资料,每次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完成。这些年我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可是在这么多年来,我从未停止过脚步,我会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直到法正人间。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