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后的路走好 修好自己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向师尊汇报的内容是:
一、学好法
二、修自己
三、发正念
四、救众生
同时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学好法

学好法是修炼人的本份。修炼了十一年多,最大的体会是:只要学法就在变,只要学法就在提高。“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只有学好法才能正念正行,以法为师才能走正、走稳、走好最后的路;只有学好法才能从生命的本质上去改变自己而同化大法;只有同化法才能救度众生;只有全部同化法才能進入新宇宙。师尊给了我们一部上天的梯子——宇宙的法。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就是珍惜众生的生命。也是全宇宙众生都羡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唯一的选择。

◆背法

看到明慧网同修们一个个背法的体会震撼着我、激励着我。于是从二零零五年开始,我们周边的同修们也都开始背法。通过背法发现,不是为了背而背,是学法实修同化法的过程。明确了为什么要背法后,我的心静下来了,学法学進去了,可以背下去了。通过背法清楚的体会到,背法可以使法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上,边学边同化;明白法理的地方背的就快,不明白的地方就背不下来,明白了突然恍然大悟,在不知不觉中也背下来了。

背法的过程感觉对法的理解又深了,思路又开阔了,心性在提高,身体在变化。每一次都有一种对法从新认识的感觉,觉的离法又近了,本质上的东西被触及的特别频繁,而且有力度。就是不断的被震撼着、同化着、开阔着、冲破着、提高着,也是不断脱壳的过程。

◆背法和学习新经文及其他大法著作相结合

每天如有时间最好是除大块时间背法外,新经文及其他大法著作要结合着学,这样效果会更好,因为新经文及其他大法著作能够辅助理解《转法轮》,又能促使你加快背《转法轮》。隔一段时间看一遍新经文,对于坚定信念,对宇宙的认识,开阔思维,提高境界能够起到很好的开示作用。每隔一段时间看一次感觉又看到了新的东西,对宇宙又有了新的认识,其他方面又有了新的理解,原来没理解的又有了新的发现。用同修的话说:又看到“新”经文了。然后再背《转法轮》感觉理解又加深了,或者感觉:啊!原来《转法轮》里已经讲过了。“不管怎么忙哪,大家还是要学法,一定要学法。”(《芝加哥市讲法》)

“最突出的是许多学员被迫害的很严重也是自己的人心过重、正念不足造成的。解决的办法是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学法。这部大法能正大穹,能使人修炼圆满,那为什么不珍惜这万古机缘呢?而且这机缘瞬间即逝呀!”(《去人心》)

学法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学好法,溶在法中才能把最后的路走正、走稳、走好、达到标准,救度众生,才能圆满回归。

二、修自己

学好法修好自己是修炼人的本份,尤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好自己更为重要,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多的救度众生。那么如何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达到师尊对我们要求的标准在当前正法最后时期尤为重要。

◆归正自己一切不正的

记得九五年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多年失眠的顽症当即就见效了,并且从此所有的病不翼而飞。身心发生了突破性的特别悬殊的变化。觉的大法太好了,就是正!真是一块人间净土,净化心灵、净化环境、净化人类,正是我所追求所向往的美好。

可是,我对大法修炼的理解却出现了偏差。从此,除做好本职工作外(工作做的很出色),其它的都不感兴趣了。什么人际关系呀、走后门啊、升官、发财啊、与同学、老乡的联系啊、同事们的一些活动啊等很多常人中的事情都不感兴趣了。每天学法、炼功啊、修心性提高自己。至于其它与大法无关方面都不愿意做了,只愿意做与大法有关的事情,只愿意与同修接触,和常人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对于名、利、情全放淡,该舍的就舍、该放的放。家里几世同堂,那就是忍。孩子的学习也过问,但不认真负责任,只要修大法就好,片面的认为一切都有师父在管,我只管修炼。

自己根本的执著是:向往着因修大法而得到人世间方方面面的美好,而满足人的所谓美好的各种欲望。

那时觉的修的很痛快,执著心说放就放,特别快,很多东西真象快刀斩乱麻一样,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可不知为什么,冥冥之中有个感觉:难道修炼人就修的这么自私吗?为了自己的圆满。现在想来,那就是自己生命的本源知道为什么而修?为谁而存在。

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包括两千年上北京,潜在意识中隐藏着怕不去圆满不了,曾经的誓约必须兑现。正法说不定哪一天要结束了,横下一条心,放下生死,放下名利情,亲人的暂时承受会得到永久的福报。毅然决然选择大法与大法同在。当时这也是中共邪党新闻及电视台攻击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个最大的把柄。而我们向亲朋好友讲清这个问题时,感到讲的也力不从心。的确以往发生的情况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

接下来在讲清真相的正法修炼过程中,找自己曾经几年都不见面的亲朋好友时,就明显的看出当时由于自己对法理解偏激而造成的负面影响,无形中已给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设置了障碍。

在师尊的一篇篇新经文指导下,尤其在二零零六年以后,逐渐的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及修炼状态以及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伟大意义。

通过学法逐渐的悟到自己在个人修炼时期在圆容常人这方面有些偏激。而且经历了七年多风风雨雨的红色恐怖,感觉自己好象人世中的另类,与人群隔绝了好几年,远离了尘世。其实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师尊曾经讲过,意思是如果没有邪恶的迫害发生,师父可以把一切生命都善解。师父又说:“天要变,谁也挡不住。”(《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因为宇宙在正法,一切不正的都要归正,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正常的生活、工作、学习。归正一切不符合法的想法和做法,目地是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救度更多有缘人,让你的亲朋好友、同事以及周围的人了解你、理解你、同情你、相信你,从而進一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给后人留下一条最正的路。

然而这并不是做常人中的事情,因此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不可能大步流星的就修过去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师尊安排大法弟子在提高呢。师父说:“我定下了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这件事情虽然开了最方便之门,不脱离世俗修成神、佛,可是大家知道,这常人社会的人心互相之间冲撞中的各种表现、社会现实中人在道德沦丧中的状态造成的难度却非常大。”(《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从新开始工作,需要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这么多年只和大法弟子在一起已经习惯了,已经形成了生活规律了,需要从新面对生活。当年是被迫离开工作岗位,没想到会在逆境中从新回到常人中工作。本来觉的常人中的东西我都放下了、不要了。可是一到常人中,一段时间围绕着孩子的情派生出一系列的执著,曾经已经修去的执著和观念碰到常人中适当的条件和温度又象死灰复燃般悄悄的从你没修好的漏中涌出来。什么孩子的工作问题、精神状态问题、家庭几代人生活问题、家庭经济问题等等,并暴露出自己曾经产生的各种观念:对亲朋好友曾经的印象;对婆婆家曾经的观念(看法)等等。其中最蹂躏我心的就是对孩子的情。

孩子从小就生活在各方面条件都比较优越的环境中,应该理所当然的顺理成章的上大学、好工作、好的未来等等。可是,这邪恶的迫害发生了,一切都打乱了安排。在人世中完全就是天上地下之差,孩子在一味的承受:我到北京上访孩子一次次承受生死离别;高考前一个月“六一零”突然闯入我家要绑架我(未得逞),从此造成孩子精神压力大不能学习,结果只考上了一个大专,孩子不去,又自费学大本。刚刚入了门,二零零二年“三零五”大搜捕,公安又住進我家,不许孩子上学,并强行绑架到分局审问,孩子的精神又一次受到巨大的伤害,而且每年都在承受着所谓的“敏感日”时派出所、街道无赖的骚扰。从此,又不能上课了,结果没有大学文凭,眼巴巴的看着同学们各奔理想的工作岗位,自己送走同学回到寝室放声痛哭。一般工作又看不好,整天泡在电脑上。

面对孩子的现状,我的心也在承受着痛苦的蹂躏与煎熬。有的时候多少个矛盾伴随着生死关接踵而来,真象师父讲的那样:“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我清楚的感觉到这种来自非同一般的干扰及考验的承负是如此的超常。我在人和神两种概念的认识中、互相的碰撞中在选择中修炼着,在艰难的脱着这层壳。

师尊说:“我早就讲过,我说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的这种形式修炼,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形式修炼。那么这种符合常人社会形式修炼,必然带来这样的修炼的状态。这个修炼状态与历史上任何一种修炼方式、修炼状态都是不同的,参照任何一种修炼方式、任何一种修炼方法都对不上号,因为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也没有过正法这么大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成就过这么大的生命群与这么高果位的事情,而且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从来没有人修成过,那修成的都是副元神,而人要成神,这是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所以用过去的任何一种修炼方式都对不上号。”(《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所以过去那些修炼方式,在人类社会历史中留下的各种各样的修炼方式都是脱离世俗的修炼,他们不敢在这个世俗中修,他们认为在世俗中没办法修。那是因为没有大法,没有大法来指导修炼者。今天有大法指导,你们能够做到了,实践中你们也真的做到了。”(《2005年旧金山讲法》)

我问自己:面对物欲横流现实的物质利益、剜心透骨的亲情面前,在你的至亲遭受痛苦面前,你能不能修?我能修,一定能!这是我生命的本源在回答。问题暴露出来不是坏事,象扫垃圾一样都是好事,关键如何修。师父说:“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得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及修炼状态后,不能总是用人心加长提高认识的过程和多次反复在一个问题上,如何在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是选择人还是选择神。

在我放的比较藕断丝连的时候,师尊的法启悟了我:“修炼的人是反过来看问题的,把这些魔难、痛苦都视为提高的好机会,都是好事,让它多来、快来,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炼人就是往出推:你别来,来了就认为对自己有看法,就是不能叫别人说。你就是要好过一点,那是修炼吗?那能修炼吗?到今天这个观念还不能转过来,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知道你怎么样能够走向圆满。”(《2005年旧金山讲法》)

反过来看问题就是决裂人选择神。其实抓住这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是围绕着名、利、情,查其根源就是“私”这个祸根。

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讲法》中说:“为私是过去宇宙的根本属性”。在后天中我们骨子里形成了千百年来人的理和各种观念。而在宇宙正法中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将要成就新宇宙的组成体系,一切的一切都应该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全新的宇宙概念。因此这个“私”在垂死挣扎中被正法的洪流层层的清除着。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还说:“说白了,能不能得法、能不能修到底,不同的人干扰就不同,麻烦都是自己过去造下的,谁也别怨。谁能得法?谁能破开这个壳?谁能真正的理智的认识这个法?那对众生来讲,从这一点上看那就是公平的。”

“人要修成神,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的这个过程中,大家想想,人会表现出什么来?什么都可能会表现出来。意识到了,能改,为什么能改?不是为了常人做个好人能改,而是为了修炼圆满而改,(鼓掌)那就是神圣的,那就是走在神的路上。”(《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修炼是严肃,当在法中悟到的时候就没有了“蹂躏啊、煎熬啊”等感受,冲破了自己的束缚,没有轰轰烈烈,没有豪言壮语,只有平和的心态了。

◆在整体协调中修自己

随着正法形势的深入,师尊的不断开示,我逐渐的体悟到大法开在常人中的博大内涵。因为宇宙在正法,宇宙中的大神们——大法弟子要在这次正法中圆满。因此,每个人来的天体不同,境界不同,当然路也不同,更不能大帮哄。未来宇宙是由无数天体组成的,大法弟子要成就新宇宙,因此,大道无形的形式是成就大法弟子修炼的基本形式。只有顺应宇宙特性而行,并随其自然的遍地开花,大道无形有整体。

在二零零六年,没有那种轰轰烈烈,没有那种有形的整体,我们却共同成功的营救出一名被非法判九年的同修。

当时听到消息的同修,心在法上都动起来了,各自根据自己的条件、环境、能力,确定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实修位置,随其自然的佛性的一面同时运转起来:有的马上征求家属(修炼人)给邪恶曝光;即使曝光后警察直接威胁家属,也没有被假相所吓住,大法弟子整体运转的机制已经形成。有主动向家属讲真相、树立正念的;有陪家属要人的;有写信的;打电话的等等。大家不约而同的无声无息的都在动,他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当我听到消息时,从被迫害同修家属期待的眼光中看,需要我陪着去要人,当时我有怕的物质,就回避了。回来后自己直接针对这颗心主动修,去掉它,心里踏实下来后在法上达到了标准。第二次见到家属我对她讲:需要我的时候就找我,我就去!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在这件事情上,知道消息的大法弟子同时都摆放了位置,有的能够及时的协调周围的同修;有的制作各种资料的;一时间各种真相资料全部不约而同的都有营救该同修的报导。很多同修坚持不懈的发正念,围绕整个这件事形成一个强大的能量场。不长时间同修出来了。

在不断的修炼提高中我们悟到整体协调的方式和特点,我们法轮大法开创在常人中,符合常人社会这种形式修炼,人人都有一份工作、学习、生活……。行行业业都有大法弟子,可是大法弟子担负的使命却不同,本质上不同。我们无论做什么,想到的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经过大家交流一致认识到多看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有了新的正法形势的变化要及时互相切磋在法上认识、共同提高。

比如三月份曝光“中共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之后,经过切磋大家马上意识到这样残忍的暴行被揭露出来是正法又到一个新的阶段。既要全盘否定迫害,又要全面曝光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進一步讲清中共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相。我们广泛的发《九评》及揭露中共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的真相;会上网的同修只要看到当地的各种消息就应及时的传达到不会上网的同修并及时准备好各种资料,比如各种不同的劝善信、各种电话号码、小贴、不干胶、传单等;营救方面的真相就应越快越好,只要有同修被迫害就本能的做出自己的反应,做自己应该做的。

至于当地综合消息随着周刊一起发。人人都是协调人,而所有听到消息的同修自己怎么修,你要达到什么标准,你能修多高全靠你自己了。在这神圣的整体中没有责备,只有宽容,默默的、慈悲的圆容。有法的标准,每个人按照法的要求自己动,大家都在各自的层次、各自的环境、根据各自的条件及能力主动的动,人人是协调人。全世界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无私无我的心是相通的。

正如师父所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无论大家集体做事还是自己单独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这就是整体。都在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具体上做事不一样,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同理,三件事都这样去做,世人就会大量的被救度,邪恶也就无处可存了。

还有一个例子,小高的丈夫要离婚。听说此事,大家在法上一致悟到:法中没有离婚,这是迫害,不承认,讲清真相救他。

然后小高破除各种顾虑向丈夫讲清真相,对方还是不接受。这期间同修们不约而同的写信、发正念、面对面讲等各尽所能,把这件事当作证实大法的事情来对待,当作大家共同的事。知道消息的同修在这件事上形成了一个场。同修们各自发挥着作用,并连续几次切磋法理。最后一次大家一致悟到:虽然是迫害,可我们没有漏它迫害不了,还要找我们、找自己。我们是为他的生命,可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处处为他人着想了吗?让他明白真相固然重要,可是我们首先一定要修好自己,看自己,然后才有对方接受真相的空间哪。

大家共同找到了心性上在家庭不圆容的做法及法理上的不清,小高也悟到在法理、行为上应该归正的地方,救他的心坚定了,找到差距了。当我们悟到这里的时候,非常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这方面的物质已经化解了。

然而,就在离婚这件事最后要结束的时候来个小高潮。本来对方的态度都有了缓和,可在法院传唤的最后一天,突然对方提出上法院。当时小高眼泪噼里啪啦的下来了,然后她说:大法让我们做好,以前是我没做好,你不要对大法有看法,这样对你好!我不同意离婚,你执意要做,你自己看着办吧。对方沉默了……

这时的小高全放下,只觉的对方很可怜,心里平静的象没发生什么一样照常的每天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在归正着自己,圆容着这个家。事隔两天,对方突然告诉:撤诉了。

为他着想,为他着想什么?真正慈悲的为他的生命着想,那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

◆在否定迫害中修自己

师父说:“这旧势力就象走向更新、解救众生的最大的一个最难推开、最能迷失方向、真假难分、最不可穿越的障碍,新穹体诞生之际的生死存亡的锁、更新的大关。”(《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把最后的路走正、走稳、走好很关键。走过来的路可以看出旧势力给我安排的很周密,什么下岗、流离失所、亲情的干扰、病业的干扰、都没有得逞时,旧势力就虎视眈眈的盯着,无孔不入。关键时就给你来个毁灭性的检验。

以往发生的情况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当你学法不好的时候,你就符合常人,你就麻木、懈怠,你就只想自己……它逐渐让你适应,让你符合它,你一再不醒悟。它就给你安排,你就走了它安排的路。

“事最后还没有做完,对于个人修炼来讲,每一步可能都是每个大法弟子能不能圆满的关键。我想不管最后到什么成度,干扰再大,或者正法中使你们自己完全明白了,也要堂堂正正的修炼,不要受任何正反两方面事情的干扰,千万不要被形势带来的转机或者出现的什么形势干扰。”(《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面对名、利、情,面对孩子的亲情、面对家庭及各种观念、面对切实利益、面对你应救度的人的各种人心,看你的心动不动。我动了,而且动的很大,想挣钱将孩子安顿好等。一段时间陷的很深,甚至与家人发一次脾气。结果之后不到三个小时,有确切消息说:公安在找我呢。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棒喝”,然后瞬间,这一段时间自己的各种心全浮现在眼前。明知故犯,大法弟子一定要被棒喝吗?

“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的确,在现实利益面前、在各种人心的诱惑下,你能时刻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为众生而忧,为众生所想,成就为他的生命,你真的就是一个得道者。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路真的是很窄,面对常人的一切一切你能透过现象看其实质,破开迷团,出污泥而不染,而又在迫害中发出本质上的慈悲救度众生,这样的生命谁也动不了。师父说:“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的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这次的难是我自己求来的。中共恶党的××到我地区前就被曝光了。当天晚上,全城暴风骤雨、炸雷四起,敏感的常人都感觉到天上正邪大战呢!邪恶为曝光一事特别恼火,扬言要查明此事。听到此消息我的第一念就是:“第一个被查的人一定是我。”其实已经在默认的前提下清除,已经在它划的框框里爬行了。果然,十天后,开始调查我。

这时我清醒了,原来真的進了旧势力的圈套。然而,这也不是偶然的,查其根源,自己的心里深处一直对否定迫害是有条件的,也就是否定的不彻底,法理不清晰,信师信法有差距。就象正见网的一个故事:一个和尚在深山老林里修炼,而深山里蚊子特别多,影响打坐,一天他想释迦牟尼的弟子当年都能喂虎,这只是蚊子,于是脱下衣服打坐,蚊子怎么咬也不动。他实修的心感动了佛祖与观音菩萨,于是准备让他圆满,圆满前要進行最后一次考验,观音指物化物变只白额老虎,他正在打坐,忽然觉的一阵呼啸的风,睁眼一看来的是只老虎:啊!食客太大了!撒腿就跑。实质的问题就是信师信法没达到标准。“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病业问题也是同理。我的心定下来了,不摇摆了,多学法,多发正念,归正自己一切不正的物质,从心底发出强大的坚不可摧的正念。真是象师尊说的那样:“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洛杉矶市讲法》)这时感觉到发出的正念象一种冲击波一样穿透宇宙,一切邪恶因素连同自己的一切执著全部连根去掉,荡然无存。

其实,是自己冲破了自己的束缚,对修炼人来讲这是至关重要的,师父就要信师信法这颗金子般的心。总结修炼以来的每一关、每一难否定迫害、找到执著,最后只要心坚定到法上,真的就是“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三、发正念

发正念是师尊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殊胜使命,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殊荣。進入二零零六年自己在方方面面都严肃而又严格要求自己,每一个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的时间我都努力的做到,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基本的悟性。同时只要有时间、有条件、有特殊情况都能够充分的利用发正念。更主要的是能否修出时时保持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才是师尊对我们发正念的要求标准。

◆看明慧网发正念

在明慧网上看到国际上的各种与正法有关的大事,当时就发出正念。比如首恶出访;联合国涉及大法的大事;新加坡同修被迫害等等,只要我看到,在我的空间场我就不承认旧势力安排,一念就打出去灭尽邪恶因素。看到国内大法弟子的各种各样的遭受迫害的真相,一念就打出去解体邪恶因素。所有发出的念都是责任——义不容辞!

◆当地的整点发正念要重视

当地的整点发正念要重视,是当地不可忽视的能量场,及时协调当地发正念的内容比如:解体洗脑班;解体转化学员的邪恶因素;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的邪恶因素及不可救要的恶人;应急的营救同修的发正念。通知的办法是一种无形的形式,那就是以明慧网为准,看见网上有消息及时告诉周边的同修就可以了。因为现在上网基本遍地开花,而且学法小组也遍地开花。只是遍地开花的同修自己要修出协调人的素质和责任感。那么集体发正念的能量场就强大了,因为那是大法弟子的心组成的。

◆特殊事件发正念

最近,自己亲身经历的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清楚的强烈的感觉到周边的同修帮助我发正念的强大的能量场,其气势震天地泣鬼神,感觉我的空间场前所未有的天清体透。同修那颗金子般的心让我无以言表。同修们告诉我:姐,啥都没有了!可清了。我悟到了,只差我自己这颗心了。我马上想到师父说:“我马上可以叫你达到“三花聚顶”,可是你一出门功就掉下去。”(《转法轮》)而每一次都要自己坚定信念,信师信法,冲破自己的束缚,没有过不去的关!“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周边类似这样的修炼故事到处都有:小王(被通缉)去单位要工资。事先小王在法理上悟明白了,否定迫害,工资应该给我。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对你们的生命不好,在这件事上摆放你们的位置。之后,放下人心,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心态去了单位。自己所在的学法小组大家共同发正念,结果,负责签字的科长(上过恶人榜)边签字边说:我不让你炼也不可能。就把字签完了,几万元的工资都发了。

◆时时保持正念

“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时时保持正念是大法弟子应达到的标准和修炼的基本素质。面对“人世浑浑,珠目相混。”(《精進要旨)〈悟〉)的常人社会。面对各种欲望、各种人心、各种观念、错综复杂变换各种形式的名、利、情,并且邪恶还存在。在这物欲横流的大千世界里,人们仍在照常的上班、工作、学习、享受生活……。在这茫茫的人海中,有多少是大法弟子?你却是沧海一粟。你能不能时时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时时想到自己的责任及使命。面对这一切,心不动,这就是正念。就象师尊在《道中》讲的那样。

四、救众生

大法弟子都知道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是亘古以前向天上万王之王的无上王发下的洪愿。只有真正慈悲众生才能救度这么洪大愿望的众生,因为宇宙在正法,很多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宇宙的主和王。

◆利用一切形式救度众生

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形式救度众生,因为心里想的就是救度众生,所以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围绕着如何救人,工作、学习、生活等等都离不开救人。亲朋好友的婚丧嫁娶、同学、同事、同乡的集会。遇到的各种事情都与救度众生有关,包括哪里出现问题那里也都是应该讲清真相的地方。

利用各种方式有计划的去实施救度。把自己曾经的同学、同事、亲朋好友、名字都排查一遍,有计划的去实施救度。

根据自身的条件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及可利用的各种方式讲清真相:寄信、送资料、面谈、发正念。

利用自身可利用的一切条件救度众生,自身的智慧,自身的能力,调动自身的一切可利用的条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真正心性的尺度在救度众生中检验

前面更多谈到的都是如何修好自己达到师父这个时期对我们要求的标准。那么这个标准就是做“为他”的生命。在我修炼的历程中尽管曾经涌现出那么多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观念、执著,实质上我在努力的修好自己,使自己修的执著无一漏从而达到标准。真正的我很清楚心底应该想的是什么:就是修好自己,慈悲众生救度众生。而真正心性的标准又在救度众生中被检验着。

你的心出来了,很多机缘师父就自然安排了。很多有缘人送到你面前了,这时只看你能否放下人心救度世人了。的确,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只要救人这颗心。那么,如何把最后的路走好,修好自己救度众生,成就为他的生命。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应达到的标准。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