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美好的回忆历历在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这些天,每每拿起《忆师恩》这本书,就仿佛回到当年师尊的传法场上,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之中。一时间,激动的心情、感动的泪水、颤抖的双手、那世界上最美好的回忆就象昨天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历历在目……。

师父安排让每个有缘弟子得法

一九九四年十月的一天,我们一起炼功的一弟子说:“师父要在广州办最后一期传法班。”得知这一消息后,我下决心一定去。然而我和丈夫一提,丈夫马上说:“没听说过练气功还要去千里之外的广州,得花多少钱?”我说:今生今世哪里都可以不去,不去广州将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我去定了。丈夫见唬不住我就说:“有人给你报销你就去,自己花钱走了就别回来!”巧的很,第二天我的一个同学来了,他有一定权力。我和他说了此事,他爽快地说:我给报销。我如愿地参加了师父最后一次传法班。

去广州参加传法班的前一天,我在单位三楼开会,为了做好充分的准备,我提前离开会场。从三楼下来,原本不打算回二楼的办公室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不由自主地就進了办公室。见桌子上撂着电话,我问值班人员:谁的电话?值班人员竟说:不知道。我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拿起了电话,里面竟然是妈妈的声音:“原来和你爸商量,刚集资买房就不打算去广州了,可你爸主动说让我去。”我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因为我清楚妈妈自己是去不了的。是师父又一次亲自安排每一个弟子与师父结缘。我激动的边哭边下楼,好象要见久别的亲人那样急切。

我和妈妈看到法轮了

一九九四年八月我第一次看完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有很多不解的问题,和一个老同修聊了一晚上,就在那天晚上睡下快醒时我真真切切在右眼的右上角看到了像电风扇一样的小法轮,虽然很小,但很清晰、很鲜艳。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信了!

在广州班的第三天从班上回到驻地,我和妈妈都睡不着,妈妈咳嗽的厉害,震的胸疼,连翻身都痛。我也像得了重感冒一样,我们知道师父在为弟子清理这个污浊的身体,是好事。就在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妈妈说她看到了象一面墙一样大的大法轮,又漂亮,还在转哪。

这次真的遇到真佛了

在广州班上,因为我的座位是在师父背后,就想离师父近一些就好了。班上第六天在去厕所的路上,发现有一空座位。我就想暂时先坐一会。坐下后发现我旁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哭泣的很厉害。我就问她怎么了,她对我说:她的天目开了,看到体育馆的顶上有天兵天将在护法,还看到一群一群的仙女。她说以前不信鬼神,这次信了,这次真的遇到真佛了!

不失不得

从广州传法班回来后没几天,一次我上街,在我明明白白的状态下,竟然有那么几分钟就象被定住一样听人家任意摆布,等人把金项链拿走后,我才反应过来:我自己被骗了。后来一算,这个金项链的价值和我去广州参加学法班时通过别人走后门报销的钱正好相等。“不失不得”,我不能为学功占人家便宜,从而失德。师父为了弟子真是操尽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