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亲见师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我含着眼泪看了好几遍同修写的“随师万里行”的文章,如同亲眼见到师尊传法救度众生吃了无数的苦。便想起我自己亲身的经历,一个永远不能忘记的事情。每次想起时都难过极了,从而更加思念师尊。

那是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间,我多次写信给亲朋好友、同学、老家的乡亲们讲真相,揭谎言,后被恶人举报,亲戚来电话说他们家被抄了,家里翻个底朝天,我家的电话被公安抄去了。恶警逼得很凶,亲戚把我供出来了。她通知我马上离开家。我放下电话,简单的收拾一下就离开了家,去了几处亲戚家,她们都不敢收留我们,只好千里迢迢投奔远处的亲戚。一進门,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有一个条件,在这里住可以,但是你带的大法书和大法有关的资料全部烧掉。”当时我的脑袋就象炸开一样,差一点昏倒。我想,我是修炼人,一定要冷静。于是我就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当时他们一点也听不進去。她告诉我:“必须得按照我的条件做,防止被公安发现,我们也被牵连。”此时此刻我的态度非常明确,我坚定的对她说:“我和大法的书同在。”

为了保护大法书,我决定走。她大喊:“你是精神病,你是疯子,你冻死饿死没人理你。”我慈悲的告诉她:“这不是一般的书,这是天书,是宝书。他能使人道德回升,能使人心向善,能使人返本归真,返回人的先天本性,你千万要明白真相,不要被电视、报纸那些谎言毒害,迷失方向,头脑一定要清醒,分清是非。”她反而大叫:“你才不清醒,你才糊涂,你是傻子”。我老伴在一边不但不帮我反而也训我:“你想走你走,我不走,你是人吗?你才不是个人哪,一進门就跟人家吵,你就不能放弃你的想法,按照人家说的去做?跟你走到哪里脸丢到哪里,去了两家人家都不敢收留你,也不把你当人待,你还有点人味吗?大冷的天,我可不跟你受那个罪,愿意走你走,我跟你丢不起那个人,有家回不去。”

我强忍着不听话的眼泪,我是大法弟子,眼泪不能在他们面前流。我拉开门,迈开大步向黑夜里走去。又冷,又饿,泪流满面。我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此刻我加倍思念在这个世界上最能理解我的师父,比任何亲人都亲的师父。我的心一直在呼喊着:师父,您在哪里,弟子好想您呀!

十冬腊月,天太冷了,夜也太长了,我背着一个装着大法书和大法资料的大包,为了给自己取暖,我来回走动,边走边想,她们说的对,我不是人,我是神,神必须得维护宇宙大法,我选择的路是对的,我坚信师,坚信法,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师父讲法时那洪亮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边走边听师父给我讲法。不知什么时候身上不冷了,感觉越来越暖和。一九九四年参加师父在凌钢讲法学习班的情景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当时我做了一件傻事,一想起我就觉的对不起师父,学法修炼后才知道,当时的想法不是我,是思想业,是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当时师父就把这些坏东西给清理掉了。这是我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只能用心感谢师父的救度,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

记得九四年那天早晨,我去听师父讲法,去的特别早,可是广场上已经人山人海了,我一看这么多人来,肯定这气功师很好,看来我是选对这气功师了。因我常年有病,一身的病去了多少大城市的医院也没治好,听说气功能治病,抱着治病的目地就来了。另外这回的气功门票钱还挺少,才五十元一张。我入场后坐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着气功师的出现。当时我想,治病得找年龄大一些的医生,年龄大的医术才能高明。这气功师也一样,年岁大的好。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讲台,不一会,一个大个子年轻人走上讲台,一身干净深色西装,内穿白色衬衣,戴着领带,虽然西装旧了点,但整个人显的干净、得体,给人一种随和的感觉。

这位年轻人走上讲台,自我介绍说:“我就是传法轮大法的气功师。”我一看就傻了,“这么年轻能治病吗?”这气功师讲了一会,就讲到了“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听到这,我身体上的病马上就加重了,特别是头疼的很厉害,气功师再讲什么我根本就没有听着。好不容易等到气功师讲完了,又来一个年轻人走上讲台教炼第一套功法。“哗啦”一声人们都站起来跟着炼,我也站起来了,但我根本就不想学了——这功也不治病,学了也没用。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生气的看着“气功师”的一举一动,心想:这是什么世道?谁也不敢相信了。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什么坏思想都来了。这“气功师”从讲台上面带微笑看着讲台下的人学功。慢慢的“气功师”的眼神移到我这里,他面带祥和的微笑看着我,亲切的示意我学功。我左右一瞅,楼上楼下几千人都在炼功,只有我傻呆呆在那站着不动。“气功师”瞅我时,我感到身上的病痛消失不少,特别是头不疼了。后来我才知道是师父把我的病拿掉了。这时我才仔细的看清师父的肤色与众不同,白里透红,发亮有光泽,看人的神态亲切随和,平易近人,动作稳健。在那一瞬间感到我与师父那么熟悉、亲切,好象认识很久很久了。从那时起,我对师父坚信不疑,谁也改变不了我对师父和大法坚定的信念。此时奇迹出现了,我全身感觉非常舒服,一身轻松,第一次尝到了没有病是啥滋味。我非常激动,一切遵从师父的安排。

这时天快亮了,我的亲戚他们小俩口出现在我面前。他们象忘记了这场不愉快,高兴的说:“总算老天指引我们找到了您,冻坏了吧?”我说咱先别说这个,你们给我提的那条件我是不会答应的。他们说:“您只管放心回去,谁也不会动您那宝书。”我一听放心了,就跟他们回去了。看着他们很冷的样子,可我身上热乎乎的,我对他们说我身上还出汗呢,不信你摸摸我的手,全是汗。他们说是不是冻感冒了,发烧了,神志不清,去医院看看吧!你摸一下我的头和手心就知道了。她一摸我的头暖乎乎的,还出汗呢。她好奇的说,你穿那么少,大冬天,在外面站了大半夜,怎么还会出汗呢?我告诉她:我的师父一直在给我讲法,我也一直在听法。她说:是真的吗?我告诉她是千真万确的。不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今天这一夜我就冻成冰棍了,哪能还出汗呢?常人永远也理解不了修炼人,除非修炼。常人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事,确确实实的展现在眼前,如今她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恶党的邪恶组织。

在师父讲法的日子里给我留下了无限珍贵的回忆,师父对所有的人都一样,总是笑呵呵的,和大家合影时,天气那么冷,人也多,师父总是笑呵呵的一组一组合影照相。我们那么多学员都舍不得离开师父,绕来绕去的围着师父,师父再苦再累总是那么慈悲,笑眯眯的看着大家。

师父走到哪里,很多学员跟到哪里,不用问为什么我们今天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参加学习班的人有常年卧病在床的,还有得了不治之症的,参加师父办的学习班之后全都好了。我也是其中一个,过去百病缠身,现在非常健康,九四年得大法,到今天整整十二年了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比起同龄人显的很年轻,全家人和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说“大法太神奇了”。

回想师父传法那段时光,我亲自感受到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这件事情只有我一个人在做。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这样传下去。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写出这段珍贵的经历,希望我和同修共同精進,永远不忘师父的苦心救度,幸遇这千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也不枉来尘世走一回,一定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助师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