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有感——师父把我从常人中拔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最近看了同修写的《忆师恩》,点点滴滴令我震撼不已、感动不已。我参加过师父在广州办的第四期学习班,心中留存着美好温暖的记忆。由于自己的懈怠,和一些观念的阻碍而未动笔。现在补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1994年7月中,我听说师父要在广州办第四期学习班,而且此次办班只传法不传功,还听说办完这期班师父就会停止在国内传功。我突然焦急起来:我一次次听说法轮功在这里办班,在那里办班,我都没去听。其实我在93年一口气看完《中国法轮功》这本宝书时就深深被吸引了,而且心中的“结”立时解开了许多。我决心这次一定要去,不传功我去听法。

接下来的事出奇的顺利:领导通知我休半个月工龄假;几个月前补发的二千多元工资被我“忘”在抽屉里没存;又听说九江还有十来人要去,有伴儿。二、三天时间,一切准备就绪坐火车到了广州。

也是象同修们看到的情况,学习班地址老定不下来,还换了一次地方。不远处也有一个什么功在传。师父讲法时说“就看你進哪个门”。师父讲法时我听到的第一句是(大意):本来这次学习班只传法不传功,现在我决定既传法又传功。我听了很高兴:还好,没错过!当时我还是个常人,不知道师父无所不在,无所不知。后来明白我当时动的一念师父肯定是知道的。

学习班上师父给大家清理身体,叫每人想到一种病,然后听师父口令跺脚去掉它。我还没想起来,师父就喊口令了。“啪!”跺的那么齐。这时只听师父说有人还没想好,咱们再来一次。还有一次!可和上次一样我还是没想好又是“啪”一声跺下去了。我一点也不沮丧。我相信师父一定不会不管我的。

回到住处后,很多人都开始拉得拉,吐得吐。九江同去的一位功友见人家在厕所里進進出出忙活,她急了:“你们都在消业,我怎么没有?”话刚说完,她哎哟一声揪块卫生纸跑厕所去了。还是这位功友,师父讲“附体”问题后,她发现衣服前边接近下摆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动物爪印。她去问师父,师父告诉她“病气”。我的衣服上也出现了一个黄豆大的黑点,又黑又浓,厚厚的,洗不掉。因我以前曾接触过邪法,惹过附体,肯定也是那种坏东西被销毁时留下的。

广州四期学习班是7天。在整个听法过程中,师父要大家感受天目处“肉往起聚”,感受法轮在手心里旋转,我都没感觉到。学习班结束时,师父一边打大手印一边往里走时,很多功友都看到师父的大光圈,我还是没看到。可是我却从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给我们讲这些,到想起自己以往生活中的恩恩怨怨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常人中的一些事情我不感兴趣了。我明白是师父把我从常人的泥潭中拔出来了。所以学习班结束时我不想离开,我想飞到师父身边去,不走。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周围的人都在擦眼泪,都不愿离开师父。

从学习班回家后,我经历了一连串当时不易觉察的魔难,有一次真的很玄,差点误入歧途。师父一次次为我化解,慈悲呵护我走过来了。师父的苦度洪恩,我们唯有不断精進,兑现史前大愿才能对得起伟大的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