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去学校送资料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为了让更多的老师和孩子能得救,我悟到应到学校去送真相资料。悟到就要做到。

二零零五年夏,一个阴天的深夜,我背了满满一大包的资料去一所学校。我先是很轻松的翻过两米多高的院墙進入操场。校园里一片漆黑,公路上偶尔有汽车呼啸而过,校园又恢复了寂静。我绕过警卫来到教学楼下,又慢又轻的拉开一扇窗,轻轻的跨上窗台。正准备跳進去,却突然发现前面警报器灯正闪闪的对我亮着。刹那间,我觉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似的,头皮发紧,头发都立起来了,胳膊上全是鸡皮疙瘩。我面对着这闪烁红光的警报器愣了,反应过来后急忙缩回窗下,惶恐的四处张望。那颗本来就绷紧了的怕心与各种人的执著心就象开了闸门的洪水,一下全涌出来了。“怎么办?发不发?”不平静的心就这样翻腾着,后来终于下定决心:即使被抓也是明天以后的事,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一定要做完该做的事。(现在悟到当时的心态不对,没保持强大正念,没求师父加持)于是,硬着头皮又進入教室,来到报警器下,抬头一看,原来全是自己的执著心与观念在做怪。那个所谓的“警报器”竟是日光灯的调泡。由于开关没关,灯管接触不好,调泡就这样一闪一闪的象警报器一样的亮着。想起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真是别有一番感受。

这几个教室送完了,来到一楼大厅,一片漆黑,我蹑手蹑脚的走着,就在一转身的时候,抬起的腿僵住了。因为突然间我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直直的在盯着我,最可怕的是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在我毫无准备、毫无知觉时出现在不足一尺远的面前。自己怦怦的心跳声,急促的呼吸声都能听见,我不动那人也不动,就这样互相盯着、僵持着。我慢慢撤一步,他也动一下,我抬手,他也抬手,我再仔细瞅瞅,唉!原来是一面大落地镜,那人就是镜中的我,原来是自己吓自己。

写出此文不是显示,而是近几天与同修切磋时,同修建议写出来是因为我们这个地区学校里还有许多的学生不明真相,没有三退,还被逼着在血旗下为恶党颂歌,甚至签字反对大法,还有教师,我们也就应该救度,学校不能是撒资料的空白区。

通过自己的几次去学校撒真相的经历,我觉的自己正念很强时做证实法的事,真的象师父所说的那样,想用什么师父就给我们什么,缺什么补什么,例如:我从未特殊训练,可是举手才能够到的高墙,我能不费事就能翻跃。有一次只发一念,让他们忘记锁门,而平时锁着的教室门大部份都没锁。

另外,出发时尽量不选择月光很强的夜晚去做,临做前多发正念,换一套颜色深、行动方便且不会发出声响的衣服,再就是对所去的地方先了解清楚地形。

其实写此文之前又冒出一些怕心来,怕因写此文而招致邪恶迫害,但转念一想:师父在正法,邪恶都将灭尽,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只要我们正念正行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谁又能、谁又敢迫害我们呢?

个人所悟,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