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志强被非法从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直接绑架进洗脑班

揭露琴断口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武汉市硚口区大法弟子吴志强,被非法关押三年半后于2006年8月3日期满,却又被邪恶非法从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直接绑架到位于汉口二道棚的江汉区所谓“学习班”洗脑迫害

吴志强一直坚持对大法的正信。2003年2月4日晚,他在武汉市汉阳区被巡逻的恶警抓了,说是看到他在贴不干胶真相标语。当晚他就被送到武汉市汉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吴志强一起被抓的还有另外三名同修其中有两人不久便被“转化”,一个叫张全浩,一个叫宋刚(注:张全浩被转化后成了被邪恶利用的特务,出卖了很多大法弟子,连他自己的亲弟弟也被其出卖被抓进监狱。目前这两人情况不详)。

吴志强和另一名叫王劲松的同修,一同被判劳教(约一年)。他俩在劳教所不配合邪恶的安排,在劳教人员吃饭前集体唱完邪党歌曲(劳教所惯例)后,一同高呼“法轮大法好”,并带动了其他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一起喊,极大的震慑了邪恶。邪恶害怕的取消了唱歌的规定。后来,因为邪悟者张全浩的出卖,交代了更多事情,他俩又被送到汉阳看守所关押。重审后,吴被判三年半,王被判三年。2004年下半年,两人被送到琴断口监狱的十七监区的入监队。

他们被迫参加奴工劳动,手工装配打火机的电子打火器。该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管恶警姓王(队长);被恶警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犯主要是贩毒犯杨梦祥(绰号歪歪,因其口、眼、脸歪斜)、贩毒犯万福生(万矮子)、经济犯刘驰。

2005年农历新年前,王劲松被分到三分监区做监狱宿舍清洁卫生,吴志强被送到了十五分监区被迫从事重体力劳动----将做建筑桩基的碎青石,用铁锹铲入翻斗车中。他每天要铲几吨重的碎石,一两天双手就已经磨得都是血泡,苦不堪言,人累的烈日下倒在石头上马上可以睡着。以前吴志强没有从事多少体力劳动,这种超体力的活他难以承受。吴志强找到当时十五分监区主管恶警指导员刘文胜要求调换工种,刘文胜不给换(后来因建筑方破产,此工作才停止)。

恶警刘文胜正是琴断口监狱中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立功受奖的。此人一副皮笑肉不笑、阴险狡猾的嘴脸,犯人私下称之为“牛魔王”。他在2003年底调入十五分监区之前是在十七分监区任指导员,主要工作就是迫害大法弟子。他手下培养了一批穷凶极恶的打手。那时被非法判刑送到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在湖北省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一般被关在三个监狱:琴断口监狱、湖北沙洋的范家台监狱、女的是关在位于汉口汉西的女子监狱)都要从刘文胜手中经过,几乎无一例外的被毒打、折磨。刘文胜很阴险,看人的目光都是阴毒的。他躲在背后发号施令,贩毒犯梅剑锋(已刑满释放)、杨梦祥(此人现在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等是他迫害大法弟子的忠实恶狗,他们打人、整人的方法狠毒,下手重:用木头凳子去狠打人的背部,只三、二下凳子就七零八落散架了;私藏钢管,一棍子能把人打的背过气去;巴掌、拳、脚、膝肘齐下,将人打得鼻青脸肿,浑身青紫;冷不防当胸飞出一脚窝心脚,把人踢个仰面倒地,喘不过气来,还命令你快点爬起来……大法弟子被打得整个胸口、背部青紫,呼吸困难、胸闷肺疼、严重内伤,躺下痛的翻不了身。即便这样每天还得照样参加劳动。

大法弟子的劳动比刑事犯重,睡觉也比刑事犯少,晚上经常通宵不让睡觉,早上又要提前起床,还要被迫给那些所谓的包夹人员铺床、叠被、洗衣服、打饭、洗碗,一应事宜全包干,刑事犯们还授意大法弟子出钱给他们订菜(监狱称为“营养餐”)、买东西。这些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折磨的手法还有:在烈日下跑步,不停的走操,面壁站立,离墙两步立正、背手,以头抵墙角训站等等,这些对大法弟子的类似的随意惩罚在2003年还很普遍。其它的如脚尖点地吊铐,不让睡觉,挨打等更是寻常事。在监狱各个分监区,大法弟子永远被逼到生产一线并成为干脏活,重活的主力,还经常受恶警和恶犯的种种欺压、打骂……大法弟子被恶警安排两个、三个或四个专门犯人进行所谓“包夹” 监管。恶警刘文胜调入十五分监区当指导员,依然负责迫害法轮功。同时它在入监队留下的邪恶打手及系统还在运转着。

2004年琴断口监狱有一个邪悟者叫吴嘉川,被恶警刘文胜利用,将刚从十七分监区分到十五分监区的一个学员王玉林“转化”邪悟了,现在还没清醒。在邪恶的带动下,拿“表扬”获减刑。恶警刘文胜为此又记了一“功”。

刘文胜将十五分监区的环境变得很邪恶。他规定,大法弟子(当时该队有6-7个大法弟子)互相之间不许接触,不让说话,还让大法弟子每月额外交2份所谓的“思想汇报”。吴志强和其他几个学员整体抵制邪恶的无理要求。为了分散大法弟子的力量,恶警刘文胜将其中一个学员李国华调到了五分监区,其他的学员依然不配合邪恶要求。刘文胜最终还是无计可施,若采用暴力,大法弟子是决不会让步的。

恶警刘文胜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吴志强怀恨在心。2004年8月8日,他突然要求十五分监区的所有的人去操场走队列(这种情况在平时是不会有的)。到了操场,老病弱残的在旁边活动,吴志强说胃疼,不能参加,恶警刘文胜说:“胃疼与走队列有什么关系?走队列是要你的脚动,腿动。”刘强行要求吴志强走队列,吴不走。这时十五分监区恶警胡艺(20多岁,矮胖),冲上来对着吴志强的腿连踢了几脚,问吴志强走不走,吴答“不走!”又连踢几脚。这时有其他大法弟子站出来,制止胡的暴行,但胡依然要踢人。此时十五分监区的干警张绪权也在场,队长陈金明本来在场见这势态后走开了,同时又有十七分监区进行入监队列训练的犯人和警察鄢某在场,没有其他的人站出来制止胡艺的恶行。恶警怕大法弟子的不配合,使他们在众人面前没面子,刘文胜就把吴志强带到监舍,同时又把另外的学员也分开带走了。吴志强走在路上高呼“法轮大法好”,喊得恶警害怕。到监舍后,恶警刘文胜要求吴志强认错,吴说自己没错,坚决不认。刘便打电话叫监狱特警队把吴志强送到了监狱专关违纪犯的重管队。

到重管队,吴志强吃了不少苦,受到了以恶犯(所谓协助管理的事务犯,实际上是狱方豢养的打手)李敏为首的多个犯人的殴打、折磨。在重管队不准他购物,不准订菜。牢饭牢菜是难以下咽的。因为监狱服刑人的生活费,多半都被贪污了,所以菜是水煮,无油,米饭多是霉米,坏米,多沙,因而犯人不得已只好让家人送钱来,订监狱高价低质的所谓“营养餐”,或买点酱拌菜,增加点油水,以此勉强度日。狱中的日用品也是些价高物次的东西。监狱重管队是监狱犯人熟知的“黑位置”,普通犯人如果没有“关系”(即同重管队的事务犯或恶警的私交),进去就被打的受不了,致伤、致残的,留后遗症的,皮肉外伤的常有,可以说是司空见惯,还要经常被罚面壁、反省,很晚才让睡觉。

当时殴打、折磨吴志强的是重管队恶警秦某(人称“秦胖子”,曾在入监队同恶警刘文胜共事,一同迫害大法弟子)指使的恶犯李敏(32岁,武汉市汉阳区人,身高一米八多,看起来很壮实;其兄叫李靖,曾是十五分监区的犯人,2005年10月3日刑满,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狗、小人)等一帮人。

这一帮人也是2006年迫害从琴监四分监区送到重管队的大法弟子周建刚、冯震的恶警、恶犯,他们将大法弟子周建刚迫害重伤致残,送往医院抢救(后来情况不知,但直到2006年7月底,周建刚一直没有送回琴断口监狱,有传言说他调换监狱了,生死未知,请知情者提供线索。)后冯震又被重新送到四分监区关押。而迫害他们那帮犯人多被调整,邪恶为了掩人耳目将恶犯李敏调到琴监十九分监区。

吴志强在琴监重管队被关押了三个月。这期间他妻子曾去接见,但恶警刘文胜说在重管期间,不让见面。十五监区其他大法弟子要求刘早日把吴接回十五分监区,但刘以吴志强拒不认错为由不答应。在这期间,恶警刘文胜还亲自整理文字材料,歪曲、捏造、夸大事实,给吴志强套上所谓“不服管教、不懂礼貌、不通人性……等罪名,上报监狱狱政、党委部门,无非是为他严重破坏吴制造借口。其他大法弟子与监狱纪委书记高勋廷约谈,要求处理此事,而高某只是敷衍,不作处理。直到2005年10月8日吴志强才回到十五监区。此时吴志强被迫害得面容黑瘦,脸色憔悴,腿脚浮肿,明显营养不良。

此后数日,恶警刘文胜因迫害大法弟子屡屡有功,从十五分监区任指导员(二把手)而升职调回十七分监区(入监队)当队长(一把手),依然是迫害大法弟子急先锋。那些刚刚被非法判刑被送入监狱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对新到的环境不熟,往往就会承受更大的身体迫害和心理压力。前文所提到的恶犯杨梦祥,是恶警刘文胜以前培养的走卒、恶狗,刘回到入监队后,他又回到了刘文胜的身边,此外还有恶犯毛维国、刘驰等也是刘曾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现又被刘调到一起。请大法弟子正念除恶。

琴监十五分监区在刘文胜调走之后,由该队队长陈金明负责迫害法轮功。陈金明又重操刘文胜之故技,对大法弟子提出了种种无理规定和要求,如:不让大法弟子相互接触,增加安排专门的所谓“包夹”人员(有明有暗)寸步不离的跟着,调队分散大法弟子整体力量等。但大法弟子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并揭露他们的非法行为,如对于监狱犯人打牌、赌博、喝酒、打架闹事、赌球、打手机(监狱不让打手机)等该管的事不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故意放纵,再从中收受贿赂、罚款来谋利;靠买“奖励”给犯人减刑,来赚钱,这些事本是见不得人的,但监狱犯人、警察无人不知,且通行于其邪恶的各部门。恶警自己可为,却不让人说。说要给他们曝光,恶警还是有所顾忌。在这种邪恶场合,得出一个规律就是:你越配合邪恶的要求,它就越对你控制的牢固,并且不断加重加大迫害;你越是不配合它,破除它,你的环境才能更宽松。所以大法弟子要形成整体,发挥更大力量,击中邪恶要害。

2006年5月下旬,琴断口监狱把其它各分监区的大法弟子共25人一同调入了十五分监区统一关押(十五分监区原有5名),后又调走3名,另外在三监区(包括4个分监区一、二、四、十)有10名大法弟子,十七分监区也有几名。邪恶如此调动原因可能有:阻碍外界组织调查;对大法弟子封闭,阻止监狱内的迫害黑幕对外界曝光。

恶警陈金明可能怕吴志强在十五分监区关押时间长,熟悉环境,造成影响,就他调至十二分监区,闵长春调入十一分监区,从三分监区调去的大法弟子胡志刚又被调入十分监区。而且邪恶对十五分监区关押的大法弟子增加了所谓的“包夹人员”,由一个增加到二个;并且对大法弟子采取了限制接见、逼迫大法弟子在进接见室时喊“报告”,否则不让接见等。请接见大法弟子的家属抗议、破除此非法限制。

大法弟子吴志强是从琴断口监狱十二分监区释放后遭邪恶绑架的。在释放前几个月监狱恶警就在从正面、侧面了解将要释放大法弟子的家庭情况、社会关系、思想动态等,并曾透露出要对所谓“未转化的”大法弟子送学习班的风声。所以大法弟子遭绑架,邪恶事先就做好了充分准备。

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需要保持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时,外面的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电话、信件;找到恶警的家属制恶;找到他们的上级司法系统(虽然是一体,但他们还是有些压力)控告;做通大法弟子家属工作,配合制止邪恶,反对迫害等,确实有力的揭露、巨大的震慑了邪恶。在谨此代表被非法关押于监狱、劳教所、学习班等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向给予支持的大法弟子深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