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并去执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针对我们一些人对人世人心的执著,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里曾提到:“在神眼里看这里非常险恶肮脏,到处都是业力,人身上的业力多的走路都往下掉,邪恶的情魔、烂鬼又充满人世,都是最低层物质变异的东西”。

每次师父的法都是对集中反映突出问题及事态严重性针对所讲。其实无论在哪个地区、什么时候,我们都必须严格按照师父每次所讲的法去严格要求自己,对照自己,同时在看到身边同修出现问题时我们都要注意去提醒、帮助或默默圆容,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助师的法徒,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近来在所接触同修中反映较多就是在对情关上的执著与过关问题了,借此也谈谈我个人在过情关上的体会。

我所执著的情是在与同修做大法工作时反映出来的。因为需要技术支持,在同修介绍下与一位男同修相识,目地一个是做好技术配合,同时两人都是单身,可以考虑做男女朋友,当时介绍人与对方都有此想法。几个月后介绍人见我还不明白,有意点了我一下。这时我才明白,而当时我只缺技术人员帮忙做工作,没考虑婚嫁之事。后来在做工作时感到一个人有些力不从心,这时介绍人提出可否再让那位同修帮我,这次去请时因为很忙,顾及不过来,同时也听到有关他谈婚论嫁的消息。

在听到这消息时,没想到从心中会涌上一种很强烈被情带动后与后天各种观念夹带在一起所形成的烦、乱、痛、扰。导致看书静不了心,发正念时胡思乱想,更关键的问题是:自己为什么还会产生这么强烈的执著?为什么不能很好的发挥力量,将这些念头抵制与清除了?当时一种很清楚的认识就是这种物质来源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与自己早已分割的旧势力加大强加给我的,利用我的一些人心,不断的加强、扩大。我感受到被这种物质紧紧的束缚着、压抑着、捆绑着,一直拖着往可怕的深渊中去。好在马上意识到清除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可具体在清除时却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第二天欢喜心上来,情的东西被加持的越来越强,等到第三天就更严重了,立掌所起的清除作用都无法达到效果,心里觉得很苦无奈,求师父加持。很快,感觉到那些物质去掉了很多,虽后来偶尔的会冒些男女之情的念头(抓住一思一念去修),但总是能被我马上意识并能很快的清除。我意念中让全身的细胞念大法好,很有作用。

经过了这一次过情关,我从中认识到:当同修看到自己执著表现出来时会以法的标准衡量让你注意到修去,过程中也会与你一起协助加强正念让它解体,但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实行者就是自己的主体思想,你想不想和它分割、想不想铲除。向内找,自己是最清楚自己的执著的。

在拘留所、劳教所里经历过了前夫跟我离婚、再娶,孩子、房子、财产都被他霸占后还对我做落井下石的事。我前夫的所作所为,连那些恶警都看不过眼,我都痛痛快快的过完了那些关,最后连那些恶警都说佩服我。我自以为过完了情关,以致同修提醒我说很多人都在过情关时,我都不以为然。其实法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高,有那个不好的物质在,就必须修去才能圆满到我们先天的位置。我早就知道有这点执著,但不重视,以致积压下来才成此大关。

还有就是,遇到这些事不是口号式、强为的说我要去掉这个执著,而是要从法理上去认识、提高心性才能去掉这些执著,应该主动去修而不是人为的逃避,而且出现这些事就要意识到这是在我空间场范围内的物质,就是我自己的责任,必须清理掉。(色关我就是这样发正念清除的,现在几年都没有浮现过色的念头了。)

在过程中还有一个怎样才能让自己神的一面起来了,首先分清这不是我,我当作这是粘在我身上的不属于我的脏东西,而且它干扰了我做好三件事,我认为无论在历史上我欠过谁,都不成为干扰我证实法的理由,我立掌清除这利用男女之情干扰我思想正念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念动正法口诀,持续长时间清除,这样很有效,感觉压力少了、清爽了很多。

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