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丧事


【明慧网2005年10月29日】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时候,那种难以割舍的情是无法形容的。

我的儿子今年43周岁,突然死于心脏病。当知道这个噩耗时,我首先想到我是修大法的,一切应该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去做,所以我没有哭,在众人面前表现很大度,并理智的去处理儿子善后的一切事宜。同时也在想:虽然旧势力这样安排了,但通过这事也是在考验我能否把常人的情去掉,去干净。“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转法轮》140页)。

我很后悔当初给儿子讲大法真象太少,所以至今他还是一个常人,对大法不太坚信,使他这么珍贵的肉身失去了,不知何时再成机缘。

整个办丧事的过程中,有时也有不愿过关和想儿子的心,但都在学法和正念加持下闪电间过去了。在学法炼功都照常進行的情况下,更没忘记在这样人多的情况下讲大法真象和“三退”来救度众生。儿子去世近半月了,总结一下,我做了如下事情:

一人退党;三人退团;一人想入党,不入了;一人“十一”后叫我教她炼功;约有五六十人听到了“法轮大法好”;也在更多的人中圆容了大法。当然有些常人对死者看得很重,不免会有些相反的看法。

师父说:“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他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磨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转法轮》205页)。我是一个炼功人,决不会上旧势力的当,在修炼这条路上一定跟师父走正最后的修炼路,直到圆满。

丧事开始,同修都担心我过不好关;常人也劝我要顶住,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了,谢谢你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