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军营中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在台湾,成年的男子都要服一次兵役,这也是台湾法律规定台湾男子应尽的义务,最近刚入伍,对于人生目标又有了新的认识。人生来的目地就是修炼,返本归真,助师正法,那么,我现在在这儿,又是为了什么呢?这问题我也思考了良久,结论当然还是修炼。只是修炼的路与环境不同,形式不像外面一样,但是对于心性的提高,一样是不含糊的。那么具体来说,我应该以何种心态与方式来对待现在所谓“当兵环境”呢?我的心得仍是:做好三件事情。(当然也要圆容好常人的事情--当兵)。三件事情: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我利用中午午休时学法;晚上睡前学法、炼功;平时排队、集合等做不需要动脑筋之事时,就多背法与发正念;每天都固定背《论语》,《越最后越精進》,及《洪吟(二)》。至于讲真相则是比较不足,有待改進,我现在唯一的讲真相方式与管道就是和朋友聊天时聊到真相,但这方面我还是做的很少,故急待改進。

在当兵之中,方方面面也体现出自己的不足,而且我发现有许多的不足是在我当兵前就发现的,但是迟迟不去的,如:我在当兵前,主要是以维修电脑软体硬体为讲真相服务,因此时间也都花在此;所以没有特别的面对面讲清真相。而现在当兵这个环境就恰恰相反了,你要讲真相,就要面对面的去“短兵相接”,直接触及到我那个“不好意思”、“怕别人对我有异样的眼光”、“怕别人觉的我很奇怪”、“怕被贴上标签”、“怕别人有相反意见”、“怕别人不想听”、“怕别人给我不好的脸色”等等,我明白这是我应该去的怕心,我也一定要且会突破的。

另一个不足就是来当兵前常拖拖拉拉,做事慢慢来,自己的房间、书桌不擅整理,来到这儿什么都要求迅速,时间很紧绷,常常集合时都是跑最后一名,在这方面,我看到了自己和别人的差距,也一直在向内找与改進。

除此之外,还看到许多自己的不足与执著,如在军中的弟兄,常是“出口成脏” 的(说脏话之意),或是常抽烟,偏偏我入伍前所待的环境都是这两种人极少的,故我非常的不习惯, 甚至自己内心里会嘀咕、心烦。后来我了解到能不能对“脏话”、“烟味”不动心,这也是修炼层次高低的体现。“心不在焉,与世无争”(《洪吟》〈道中〉)这句话是我此时应该要做到的标准,除了不动心之外,对吸烟与骂人的人,还要一视同仁的与其接触,交朋友、讲真相,这也是我认为该做到但却未做到的。

还有自己对睡觉的执著。因为现在我都是利用晚上睡觉时间来学法与打坐,开始几次做的还不错,但是后来就变成学完法,但还没炼功就睡过去了,不然就是炼完功还没学法就又睡着了,我明白这是意志不坚强的行为,这个现象也不是入伍后才出现的,只是在入伍后,这个不足被特别的突显出来了。如果要学好法、炼好功,那么就要尽快的将这个不足去掉--意志不坚、贪睡觉、怕困、怕累等等。因为一旦此时不学法与炼第五套功法,那么一整天所剩下学法炼功时间,就少之又少了。

在这儿晚上学法,只能用手电筒,以不太舒服的、趴着的姿势来学法,弄的肩膀很酸。晚上要炼功也只能在床上炼第五套功法,白天时难得有空可在单杠区旁炼一、三、四套功法。在这儿炼功,都无法听炼功音乐与师父的口令。这一切让我更加的体会在入伍前学法与炼功环境之可贵,不能学法、炼功之苦,真是难受。

劳动肢体,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都比不上不能得到法的苦啊!所以将此心得与大家分享,希望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学法、炼功的时光(当然还有学法组,和同修交流的机会,还有看明慧网的时机)。

也有很多时候,是大家放轻松,看电视、电影的时候,此时也是考验我能否把握自己,不看电影而做自己的事,如:我现在写信时,大家就正在看电视。所以能否放下看这些常人所谓“吸引人的东西”,也是对我一个很直接的考验。

这封信是我在军营内写的,透过寄信的方式,请同修帮我打成文字,寄给同修们。希望对大家有所促進与提高。多珍惜:学法、炼功、交流、学法组、上明慧网的时光,那都是很珍贵、难得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