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正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个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四十天才得法的弟子,那时因为我男朋友身体不好,有一位同修为他请来了一套《转法轮》宝书,让他学大法。当时我抱着一种好奇心翻开了书,结果我把《转法轮》书一气看完。当时我的感受很大,就感觉腹内有东西在转,书上的字都闪着金光,我看到了师父、菩萨,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原来以前电影、电视里那些神话故事都是真实的,人也有这样的本事。从此我对《转法轮》爱不释手,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修炼的大门。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当时对我冲击很大,我痛苦过、徘徊过,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没有错,我要跟师父坚修到底。

紧接着,各种压力接踵而来。当时我开了一个烟酒门头做买卖,我的隔壁邻居做小吃生意,本来我们相处的也很好,结果他们夫妻二人看我卖东西轻快、干净,而自己的小吃店又累、又脏,就把门头也改成了烟酒门头,和我对着抢生意。结果我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几乎到了亏本的地步。

来自家庭的压力也上来了,我小叔子说我学法轮功做好人不和人抢没有买卖,婆婆说我败家子、不担财。在这痛苦中我持续了一年,我只是一味的忍。那段时间,我切身体会到了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了大法弟子净莲。净莲对我帮助很大,她和我一起学法向内找,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气恨、委屈,一味的忍受,现在想来那只是做到了常人之忍。师父说:“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接着师父的正法口诀下来了,通过发正念、学法向内找,我的环境也慢慢变好了。

二零零零年后,许多老弟子進京证实法,也有许多老学员由于怕没有走出来,那时真相材料也有了,我就和净莲一起结伴发资料、贴不干胶。我们负责的片区就我们两个人年轻的,其他都是上了年纪的同修,贴不干胶她们都走不远;一有资料、不干胶我们就多拿。那时我们俩人就感到压力很大,状态不好时,我们就在家学法、发正念;状态好我们就出去发资料。

那时邪恶还很疯狂,我们都在晚上发。一开始我们在城里发,靠城边的农村发;后来因为城里大法弟子多,资料也不缺,我们又去偏远的农村发。我们去过农村的娘家、亲戚家,反正能去的我们都去了。一路下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有惊无险。发资料时我们俩正念都很强,在漆黑的夜晚,在农村的巷子里,我感觉象白天一样,什么观念也没有,身体轻飘飘的,走多远的路也不累。

当然,也有不顺的时候。在城里发资料目标容易找,去农村有时走很长的路也找不到村子。有一年夏天,我们走進了一片玉米地,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呼呼的风,我们俩人走在小路上,我产生了一种怕,那种怕当时压也压不住,只感觉四周庄稼地里有不好的东西,我紧紧抓住净莲的胳膊;我们一句话也没说,走出了那片庄稼地。

零四年后,我们又结识了大法弟子香莲和清莲。《九评》出来后,我们四人结伴出去发。后来认识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我们感觉轻松多了。我们几人有时也发生矛盾,意见不一;但我们在师父的法理指导下向内找,都能迎刃而解,没有什么困难能难住我们。今年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曝光,我们几人更没有懈怠,传《九评》、劝三退,曝光邪恶,沐浴在师父的法光之中。一开始我就有一个很强的正念,做证实大法的事任何邪恶不配来干扰我们。

写到此,我想起了师父,弟子很想见到您,我代表我们四人向师父问候:师父您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